分享到:

师生互动管学校 促进三风展新颜

近年来,宣汉县胡家中学不断进行管理创新,构建“师生互动”的管理模式,实现了学校管理的规范化、制度化、科学化。$$抓班级建设,实施全员育人:该校建立了一支具备“爱、勤、细、实”精神的教师队伍,实施副班主任制度,科任教师为班级管理责任人,学校对教师的评价与班级管理挂钩,把大家捆在一起,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全校形成齐抓共管的格局。班级管理中,实行清查制,每节课,科任教师对缺席、生病学生进行清查并上报班主任、学校;实行晨检晚查制度,每天早上和晚睡查班时,班主任对学生情况认真清查登记,真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石家庄理工职业学院学术研究》2011年01期
石家庄理工职业学院学术研究

石家庄理工职业学院2010年“三风建设”与经营总结表彰及2011年经营工作展示大会

~~石家庄理工职业学院2010年“三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福建教育》2017年32期
福建教育

让“一训三风”回归本真

校训是校园文化精髓的高度提炼,是学校办学思想、办学理念、办学风格、办学目标、办学特色的最凝练、最简洁的表达。由校训衍生而成的“一训三风”体系彰显了学校的历史传统与文化积淀,是全校师生员工的精神统领和行为准则,也是学校的形象与品牌。透过它,我们可以感受到学校的精神特质,甚至可以触及治校者的思想灵魂。走进许多小学,都可以在学校最醒目的位置看到“一训三风”,可见学校的重视。但是对每所学校的“一训三风”认真细致地思考一番,我们就会发现当前学校“一训三风”存在的一些问题,很值得商榷。1.大而空当前一些学校的“一训三风”过于空泛,脱离实际。如某乡村中心小学的校训是团结勤奋、求实创新,校风是团结守纪、勤学向上,学风是勤学苦练、团结向上,教风是忠诚严谨、奋进创新……这类“一训三风”,目标太大、太空,没有自己的特色和辨识度,类似口号标语一般,要是把学校的校名去掉,你都不知道是哪所学校的。这样的“一训三风”作用和效果短期内难以达到预期。2.虚而糊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教创新导刊》2011年35期
中国科教创新导刊

高校党建工作促三风建设的有效途径和方法

1当前高校三风建设中存在的现实问题当前我国的高等教育已转入大众化阶段,高校的招生规模逐年上升。数量上的迅猛增长带来了高等教育质量下滑等一系列现实问题,同时也给学校的管理和教育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1.1部分教师教风不严,师德弱化教师素来以学识渊博、追求高尚受到广大群众的尊敬和爱戴,但是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价值观的多元化,部分教师没有重视自身思想认识的提高,丧失了一名人民教师、灵魂塑造者应有的崇高品质,少数高校教师缺乏责任感,上课敷衍了事,答疑走过场,强调个人利益。这些现象直接导致教学风气下滑,从而影响了高校的教学质量。1.2敬业精神趋淡,治学态度不够严谨少数高校教师不注重思想修养和理论学习,导致在本职工作岗位上敬业意识淡薄,治学态度不严谨。个别教师在接受教学任务的时候,挑选好讲的课程,对于难讲的课程借故推诿。这些不良现象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学生的学习风气,学生对部分课程产生抵触厌恶情绪,学习热情大大下降。1.3学风不浓,考风不正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1期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坚持三风建设 推动学校内涵发展

一、三风建设关乎地方高校的长远发展一所学校的风气,看似虚,实则实;看似无形,实则有形;看似摸不着看不见,实则时时处处能够感受得到。教风、学风和工作作风优良,则整个校园风清气正、精神振奋、人心向上。从这个角度来看,三风建设关乎学校的长远发展。首先,教风是地方高校作风建设的主导。高尚而富有魅力的教风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教科书,就是一股无形的强大的精神力量,对学生的影响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受益终生。“亲其师,信其道。”渴望尊重、关心、爱护、教诲是学生普遍存在的心理需求。有了困惑和麻烦,学生第一个想到倾诉和求助的对象就是老师。著名科学家、教育家竺可桢强调:“大学实施教育,教授人选最为重要。”“教授是大学的灵魂,一个大学学风的优劣,全视教授人选为转移。”“有了博学的教授,不但是学校的佳誉,也是国家的光荣。”[1]老牌和名牌大学办学历史表明,优良教风能够滋生和培养良好学风,不良教风则助长不良学风。教师肩负着传播人类文明,启迪人类智慧,塑造人类灵...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03期
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邶、鄘、卫三风的称名之异及编次意义

一邶、鄘、卫三风在“三家诗”中合为一卷,在《毛诗》中则一分为三。《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季札观乐,乐工为之歌邶、鄘、卫,季札总称其为《卫风》,《襄公三十一年》北宫文子也径称《邶风.柏舟》为“卫诗”,《成公二年》曾引《鄘风.桑中》,杜预注此也谓其为,“卫风”之诗。所以当代学者程俊英、蒋见元先生《诗经注析》即将邶、鄘、卫合为一卷。[1]但据《汉书.地理志.魏地》来看,周初本有邶、鄘、卫三地三名,至于“武王崩,三监叛,周公诛之,……迁邶、鄘之民于洛邑”后,邶、鄘之地才总归卫国所有,但诗仍以原有地名加以区分,所以传世本的分法是有其依据的。不过,在具体的编篇问题上则又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毛诗正义》卷二孔颖达疏《邶鄘卫谱》即言:“编篇之意,或以事义相类,或以先后相次,序注无其明说,难以言之。”可见在孔颖达时对于其编次为何有异的问题即因“序注无其明说”而感到了困惑。朱熹《诗集传》卷二干脆称道:“其诗皆为卫事,而犹系其故国之名,则不可晓。”顾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