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金阳:“三三制”模式推进农村经济发展

本报讯 近年来,四川金阳县从关键环节入手,按照“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总要求,推行“三三制”模式,加快推进新农村建设步伐,促进了农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   “三个集中”促进农村生产力发展。一是引导农业向适度规模经营集中。金阳率先在全州制定并实施“三带”经济发展战略,以农业规模化、基地化、产业化为主线,凸显外向、高效、生态和绿色,大力实施“一村一品、一乡一业、一带多业”工程促农民增收。加快农产品标准化建设,抓好“十大”特色产业示范基地;二是逐步推进乡镇工业向派来工业集中区集中,推动产业聚集,促进传统工业向新型工业转变;三是引领农民向城镇和农村新型社区集中,创建了“丙底移民新村”模式,形成公共设施齐全、社会事业配套、环境绿化美化的农民新社区,逐步推进农民向市民转变。“三个集中”促进了该县农村生产力布局合理化、生产要素配置最佳化,实现了生产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职业教育》2019年16期
现代职业教育

“三三制”培养模式的电气工程及自动化专业建设探讨

一、安徽信息工程学院的“三三制”培养模式安徽信息工程学院主要是以当今社会急缺的工学类专业为主,并将电气信息技术与机械电子、艺术设计、管理工程类专业融合,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工科为优势学科专业,从而形成有特色的多学科和专业的协调发展。学校面向产业、行业、企业和职业对人才能力要求为培养方向,以职业为导向重构专业方向,优化实践类课程,探索构建“三段式”“三明治”“三学期”的“三三制”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即“三段式”:“学科基础和核心专业课程”+“专业实训和项目实践”+“企业实习和毕业设计(论文)”;“三明治”:即将各类实验课程、课程设计、实践与实训、项目工作、企业实习和毕业设计等融入理论课程教学之中,形成理论与实践的螺旋上升;“三学期”:即增加第三个“夏季小学期”,开设专业技能、实践训练和项目工作等实践类课程,已成为培养学生实践能力的品牌。二、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现状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主要是研究电能的产生、传输、转换、控制、储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6年12期
学理论

论“三三制”原则在陕甘宁边区廉政建设中的作用

抗战时期的陕甘宁边区,可以说是中国新民主主义国家的雏形,它所实行的“三三制”原则是为适应当时的抗战形势而建立的一种新型政权形式。学术界对“三三制”原则和政权形式的研究都已经比较系统了;对陕甘宁边区的廉政建设研究也比较多,但将二者结合起来,研究“三三制”原则在陕甘宁边区廉政建设中的作用的学术成果还比较少,本文拟在学界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结合自身认识,对“三三制”原则在陕甘宁边区廉政建设中的作用,提出一些拙见。抗战期间,为了在中共领导的敌后政权中切实地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团结更广大的力量参与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提出了“三三制”原则,达到了团结各抗日阶层、争取中间力量、孤立顽固势力的目的,最终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更重要的是,提出并执行“三三制”原则,不仅发扬了民主之风,避免了共产党“把持包办”,吸引了各党派人士和广大群众参政议政并监督政府工作,还对边区政府的廉政建设具有重要的作用。一、“三三制”原则的贯彻,为抗日民主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上海党史与党建》2017年01期
上海党史与党建

“三三制”政权下陕甘宁边区基层党建与乡村民意的互动博弈

“三三制”是中国共产党在建设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权中的一个重大创造,政权结构的变化对共产党的领导权提出了很大的挑战。适应形势的变化,陕甘宁边区基层党组织以广泛争取乡村民意为切入点,通过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扩大乡村民意的覆盖面,拓展乡村民意的表达空间,成功地将民意支持转化为政治优势,赢得了党在边区的领导地位,也赋予了边区政权以浓厚的“民主”色彩。一、“三三制”政权下的乡村民意与政治优势(一)“三三制”政权与党的政治优势和领导地位。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最终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开始由工农苏维埃政权向抗日民主政权性质转变,但直到“三三制”实施以前,边区抗日政权中“民主”精神的发扬仍受到很大的限制。1939年1月边区第一届参议会在延安开幕,经选举产生的各级民意机关和政府机关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共产党员,难以反映广泛的民意诉求,抗日民主制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对工农苏维埃政权的继续。鉴于1938年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的严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7年04期
湖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论抗日根据地“三三制”民主的特色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的民主政治建设表现出伟大的创造性,政治上实行“三三制”就是其生动而真实的实践。对“三三制”,狭义的理解是指敌后抗日政权中人员分配上的比例关系,即在政权的人员分配上,“共产党员占三分之一,非党的左派进步分子占三分之一,不左不右的中间派占三分之一”[1](P742)。但“三三制”又是“敌后抗战最好的政权形式”[2](P8),是一种“真正的民主制度”[3](P161、253)。也就是说,“三三制”应该包括三种内涵,即“三三制”政策或者说是政权人员分配原则、“三三制”的政权形式和“三三制”的民主模式。学界已有的研究大都集中“三三制”的前两种内涵,即“三三制”政策和“三三制”政权,而对作为一种民主模式的“三三制”论述不多。这方面的研究主要有荣敬本等著的《论延安的民主模式》(2004),储建国撰写的《毛泽东的混合政体思想》等。作为一种民主模式的“三三制”有怎样的特色,本文就此作一些探讨。一、“三三制”民主是一种“新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年01期
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陕甘宁边区“三三制”政权研究综述

陕甘宁边区“三三制”政权研究是中国近代历史研究尤其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历史研究的重要课题。其史学研究发轫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囿于特殊的时代背景,最初举步维艰,一度停滞。改革开放之后,国内关于“三三制”政权的研究迎来了春天,逐渐实现了从服务于现实的政治性研究到依据史学逻辑的学术性研究的转变。本文不以全面介绍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为目的,而是从“三三制”政权与中共民主理念关系的角度检视学术界关于这一课题研究的基本过程和演变逻辑,希望藉此对推动“三三制”政权研究不断深化有所裨益。一、1949—1979:起步阶段——艰难酝酿期建国头三十年,由于原始资料的匮乏,陕甘宁边区“三三制”政权的专题研究成果寥寥。人们关于陕甘宁边区“三三制”政权的认知主要源于《毛泽东选集》,官方的历史文献汇编和涉及这部分内容的通史类读物。如1953年4月出版发行的《毛泽东选集》第三卷,其中有毛泽东在抗日战争后期,即1941年3月至1945年8月所作的31篇著作。...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