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古蜀都邑遗金沙

阿里巴巴的宝库?$$  2001年2月8日,成都平原寒雾笼罩。蜀风花园大街的修建工程正热气腾腾地进行着,工地上的民工,谁也不曾想自己手中的锄头将改写古蜀文明史。$$  下午,开挖下水道,大量象牙、玉石器、铜器出现在人们眼中。民工们惊呆了,谁念了“芝麻开门”的咒语?阿里巴巴的宝库不是只在神话里出现吗?于是,还是有人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看看是不是在梦中。当一切被证实之后,便出现了抢宝场面。还是有人比较清醒,意识到挖出来的是文物,哄抢文物是犯罪,就打电话通知了110指挥中心。很快,110指挥中心人员便和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人员赶赴现场,按规定责成施工单位暂停施工,并保护现场。$$  2月9日,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派出14名工作人员进驻现场,对挖出来的浮土进行翻查,清理出1000余件珍贵文物,包括金器、玉器、铜器、石器、象牙器和数量众多的象牙、陶器等等。金器30余件,其中有金面具、金带、圆形金器、蛙形金器、喇叭形金饰。金面具与三星堆青铜面具造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四川日报2001-12-07
《音乐探索》2019年01期
音乐探索

当代古蜀乐乐队建制构想

A CONCEPTION ON THE ORCHESTRATION OF ANCIENT SHU MUSIC引言“之为国,造于人皇”。蜀,是古代先民对四川盆地为核心的广大地域的总称,也就是今天的四川省。从地理位置上看,其东邻重庆市,南接贵州、云南,西毗西藏,北达青海,自古以来就是西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核心区域。历史上,先后有多个独立政权在这一地区建立,而蜀的名称就来自于先秦时期在该地区建立的独立政权蜀国。北宋时期该地区设置四路,益州路、梓州路、利州路以及夔州路,简称“四川路”,元代合并四路,设四川省,并沿用至今。蜀地历史悠久,特殊的地理环境孕育出多彩灿烂的文化。除汉族之外,在该区域生活的主要还有藏族、羌族、彝族与回族,并在地理分布上形成川西甘孜藏族聚居区,川西北阿坝藏羌聚居区以及川南凉山彝族聚居区。而上述三个少数民族聚居区则与藏东、滇西北地区一起,以横断山脉的特殊高山峡谷地理特征构成了一条自北向南的“历史—民族”地理文化...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史杂志》2017年03期
文史杂志

论蒲江“成都矛”解读中的几个问题——六论成都得名是在秦统一古蜀后

关于“成都”这个名称的来历,笔者已经写过五篇论文,从诸方面论证了“成都”这个名称的内涵。“成都”这一得名是在秦统一古蜀后是由征服者所取,它的意义更主要体现在军事上。[1]最近,成都蒲江战国船棺墓的出土,将大量战国时期巴蜀的生活物品、作战工具带入公众视野,激起了成都民众和学术界对“成都”这个名称的再一次热烈讨论。然而,其中的一些说法却是似是而非的,有必要进行正确的引导。一、“西控成都,沃野千里”不是出自《战国策》蒲江战国船棺墓的发掘最引人注目的是发现了一把青铜矛,上面刻有“成都”二字。一时间,所有的新闻媒体都被这条消息震动了:中新社成都2月17日电:(记者徐杨祎安源)记者17日从成都市蒲江县文体旅局获悉,该县盐井沟船棺墓群M32号墓近日出土一柄附着淤泥的青铜矛。经过清理,该柄青铜矛上刻有“成都”二字,……西汉时,刘向《战国策·秦策》云:“西控成都,沃野千里”,这是“成都”两字在文献中较早出现。[2]必须指出的是,这条由权威的新闻媒...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东方企业家》2017年02期
东方企业家

金色佛国 缅甸四景

逗留在缅甸的时间不长,烟云飞渡只七日,记忆却氤氲不散。我曾醉心于研究西南丝绸之路,心中书里曾数次神游丝路,而缅甸正是南丝路的终点站,这条上古道路,从盆地中心成都出发,经雅安翻越大小相岭,过西昌、大理、邛海、洱海,最终到达缅甸,是为古蜀地与外界文化交融的唯一通路。如今不用再翻山越岭就能抵达这片金色佛国,想象一下古蜀子民历经艰辛来到这里时曾受到的震撼。时至今日,这里除了保有东南亚的风情之外,还留存了许多唯此间独有的胜景。文、图/刘炯这世界日新月异,已经容不下旧时四个地方令人记忆深刻。代。而缅甸却仿佛一个时空隧道,让人得以追忆历史的逝水年华。当全世界都虔诚的马哈木尼寺在天空中飞翔的时候,只有缅甸,独自缅甸全国事佛,虔诚的朝圣者都有停留在佛光的金泽中,踟蹰在时间的停一个必访清单,而曼德勒城南的马哈木顿点。尼寺一定是其中的翘楚。初入寺内并不偏巧是这种比全世界都慢两拍的节觉得有什么特别,直到踏进马哈木尼金奏,让缅甸成为了一个涤荡灵魂和震撼色...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大自然探索》2017年07期
大自然探索

读者来信

那天,爷爷正在看《大自然探索》杂志(2017年06期)中《古蜀故土的坚守者》一文,他看得津津有味,还叫我也来看一看。我过去一看,立即就被吸引住了。哇,在蒲江刚出土的具有2400多年历史的战国时期的文物中,有一件精美而又重要的文物——“成都矛”。这个青铜制成的矛上面居然清晰地刻有篆体“成都”二字。考古专家说,这件“成都矛”的发现,把成都的历史再向前推进了200年,而且,说明成都在2400多年前就叫“成都”。好神奇!于是,我头脑一热:干脆做一个“成都”矛的模型?以前我就经常用胶泥做各种文物模型,做过咸丰通宝、刀币、布币等。而且,我对篆体字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学》2016年01期
国学

論黄帝其人其事之存在性與淵源

一、黄帝傳説的質疑與辨析黄帝是中華民族凝聚力的象徵,尊爲人文初祖、原始楷模、精神母題乃至“三位一體維新結構的人格全息”,均無不可。黄帝還是多民族的共祖,不但漢族崇爲遠祖,而且周邊民族也多奉爲始祖。1《史記·三代世表》有褚少孫的補語:“蜀王,黄帝後世也”;《史記索隱》引《系(即世)本》“蜀無姓,相承云黄帝后。”可見古蜀族自稱是黄帝後裔,連鮮卑族也這樣説2,類似情况還有不少。既然是各族共祖,必有一個原型,即邃古的英雄人物。縱然有些族人祖先是圖騰動物或崇拜神靈所化,但總不至於所有民族的祖先皆屬空中樓閣;華夏先民傳説的黄帝,是遠古部族領袖之一,比較接近事實。文獻中最早記載,是《逸周書·嘗麥解》周成王祭祀時的講話,説黄河流域有兩位領袖得到天命,一是赤帝,一是黄帝。赤帝似居主導地位,安排蚩尤和少昊管理天下,但蚩尤不服管教,在涿鹿與赤帝争鬥,赤帝鬥他不過,請黄帝幫忙,殺了蚩尤。由這段叙述分析,少昊之居偏於東方,赤帝和蚩尤位於中原,黄帝之居則偏...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学》2016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