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铜印和金带的叙说

什邡历史古老而悠久,当我们一走进什邡市博物馆,便不由得任着性儿发那思古之幽情。陈列于此的各种金、银、铜、铁、玉、陶等器物以及一具具大型船棺,证明着什邡深厚的历史;其中堪称珍品的要数“十方王”铜印和十二生肖金带,史学家梁仲旭说,前者对“研究什邡地名、补充什邡历史起到了无可取代的重要作用”,后者给今人以无比广阔的猜想空间。$$    “十方王”铜印$$    “十方王”印章出土于1992年2月。位于什邡城西的丝绸厂在建宿舍楼时,发掘到一座船棺墓葬,该印章便杂陈于棺内的随葬品之中。$$    该铜质方形印章,其边长3.6厘米,厚0.5厘米;印面为饰纹,印背才是文字;印背中间有一隆起的鼻纽,出土时纽面已坏只见孔道;与棺内另4件葬品一样,右下角均有一个小孔,可以推断物主用一绳带悉数串起便于携带。铜印出土后,吸引了国内专家包括本地学者对它进行反复考释,其见解有几个方面———$$    什邡何时进入文明时代。船棺及其包括铜印在内的随葬品,从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四川日报2006-11-03
《考古与文物》1950年30期
考古与文物

甘肃康乐出土的古代铜印

甘肃康乐出土的古代铜印侯丕勋1987年,甘肃省康乐县五户乡曹家沟门村,出土古代铜印一方,同时出土的还有少量瓦片。这方铜印印面3.15×3.l厘米;印体薄厚不一,一角厚0.3、其对角厚0.2、另两角均厚0.25厘米;印有鼻钮,钮净高0.9、下宽1.1、上宽0.9、厚0.2厘米,钮孔圆形,似钻制而成,钮腰两侧有残损小口;印背部有明显凹陷,边缘有点状突起;印面有边阑,但宽窄不一,宽边0.2、窄边0.l厘米。就整体而言,印基本完好(图一)。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文物》1999年02期
四川文物

巴蜀铜印浅析

巴蜀符号,学术界争论较大,或称巴蜀图语,或称巴蜀文字,或谓巴蜀图腾,从说纷经,所以说巴蜀符号,是迄今仍未解开的巴蜀之谜。巴蜀符号,主要镌刻在巴蜀墓葬出土的铜兵器(如戈、剑、矛、铱)、铜乐器(如钟、5享于、怔)、铜工具和生活用具(如瓶、罐、壶、)器物以及铜印章上,本文所要探讨的正是铜印上的这种符号。中国的古印,是指秦以前的官私势印。目前传世的古印,则大都是战国时期的遗物,它是当时政治关系的凭证和经济交往的信物,对研究当时的历史和汉字的发展有很重要的价值。中国过去研究古印的主要是中原地区,对一些边睡地区如巴蜀,很少涉及。只有少数几万巴蜀铜印曾出现在龚心制编的《瞻麓斋古印征》和《宾虹草堂藏古到印})等话录中。195O年以来,在四川巴县冬笋坝、广元昭化宝轮院、荣经县烈太乡和同心村以及曾家沟、新都县马家乡等巴蜀墓葬陆续出土不少巴蜀铜印。文字里记录语言的符号。文字是由物件记事、符号记事、图画记事三类记事方法引导出来的①。不管那种记事,这些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档案》1970年20期
中国档案

高港村与元代铜印

高港村与元代铜印山东东营市档案局■王学哲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高港村,在村中修路挖土时,发现元代铜印一枚,现由东营市档案馆征集收藏。此铜印边长51.5×50毫米,厚14毫米,碑状纽高28毫米,总重420克。印面铸有九叠篆文,通体布局匀称,笔划遒劲曼妙,凡三行一十二字:“宣差提领所委差荒字号之印”。印背平缓,左刻“癸卯年二月ㄣ(原印如此)日造”,右刻“委差官印”,印体上侧边面刻“荒字印”,碑纽顶面深刻一“上”字。经专家考其印文书体、刻款形式、职官名称,此为一枚元代官印,铸制于元成宗大德七年(癸卯),即公元1303年。有关专家还介绍,自至元8年以后的元代汉字篆文官印,计此在内,约共存有4方,而唯此印有明确的出土地点和相关的遗址存在。该铜官印,有以下特点:一、印文作汉字九叠篆。此多见于宋金时期,元印则以八思巴文为主。元八年(公元1271年)正月,元世祖忽必烈专就八思巴文的学习和使用颁发了一道圣旨,规定“省部台诸印信并所发铺马子并用蒙古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文物》1992年02期
四川文物

华蓥市高兴镇出土一方古代铜印

1989年10月,华鉴市高兴镇谭家桥村农民吴启全,在自己的屋宅前取土制砖时,距地表约1米深处发现古代铜印一方,现由华婆市文物管理所征集收藏。 铜印为方形,上下边长为5.7厘米、左右边长为5.5厘米,通高3.2厘米。印纽高L7、宽2.7、厚LI厘米。印身厚LS厘米。铜印重290克。印背右上角和左下角均刻阴文一“上”字,印文为“冯氏图书之记”六宇,为九叠篆书体、阳文、无年代疑识。印纽顶部阴刻铭文已残损难以辩认。印文说明.此印是一方私人藏书之印。印文所反映的“冯氏”其人究竟是谁?无从考证。古代官、私印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考古》1980年06期
考古

山东滕县出土两批铜印

1979年春天,滕县城东的桑村公社小马庄大队社员,在盘筑砖窑时,发现铜印二方(图一),调查后得知,印章出自一座墓葬中,该墓(编号ST79M01)距地表约30厘米,是在先挖成的土扩竖穴底部以砖砌叠的,由墓道、前室、甫道和后室四部分组成,墓道在整个墓的南端,长128、宽11。;前室长2斗3、宽220:甫道长65、宽105:后室长315、宽195厘峭衬分百平 图一墓葬位置示意图米。由于遭受破坏,仅知后室西壁以长方形砖错缝平砌,至120厘米后以楔形砖起券,券高为60厘米,后室通高180厘米。砖长”、宽18、厚6.5厘米,墓室内的一侧、模印“五株”钱斜方格与乳钉相间的纹样,墓内底部以长方形砖铺成人字形(图二)。葬具已腐朽无存,前室和后室各发现尸骨一具,虽已零乱,但尚能辨别出头向南。 墓前室出土的有陶罐一件,通高17、最大腹径20厘米,直口短颈,球腹平底,肩置四耳,泥质灰陶,可复原(图三,3)。铜镜一面,残破较甚,直径12.,厘米。料珠三粒...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考古》1980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