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大突破见证民族地区教育事业飞速发展

本报讯 (记者 江芸涵)今年是《四川省民族地区教育发展十年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实施的第9年,记者10月21日从省政府获悉,通过实施《行动计划》,我省民族地区教育步入了历史上最好最快的发展时期,教育发展的内外部环境显著改善,基本实现了从“要我办教育到我要办教育、要我读书到我要读书”的历史性转变。具体体现在以下五个突破———$$    义务教育普及快速推进,基本实现了由普及小学教育到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历史性突破。到2008年底,民族自治地方51个县(市)全部普及了小学教育和基本扫除了青壮年文盲,48个县(市)基本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7-12周岁学龄儿童入学率提高到95.3%,“普九”地区人口覆盖率提高到了95.6%,各级各类学校达4053所,在校生124万人,比2000年增加了36万人,其中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比2000年增加了28.9万人。$$    投入不断增加,办学条件显著改善,基本实现了学校建设由“一无两有”(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四川日报2009-10-22
《西南科技大学高教研究》2015年04期
西南科技大学高教研究

少数民族地区教育信息化建设的问题与思考

2014年3月25日,中央电视台《新闻1+1》栏目报道: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四季吉村共有学龄儿童120人,其中一半辍学去广东打工。当媒体曝光以后,学生很快就被送回家乡。但是现实却是很多孩子并不愿意回到家乡继续求学,而更愿意留在工地。出现这样的结局,不得不引发人的深思。孩子是民族的未来,少数民族的孩子更是少数民族在多元文化格局中前行、发展的根基。美姑县四季吉村作为典型案例被媒体报道,但是纵观全国民族地区教育现状,还有十个、一百个乃至成千上万个四季吉村,民族地区教育亟待加快发展。美姑县是大凉山区最后完成普九的县,直到2009年才完成普九教育考核,2013年才出了第一个大学生。在采访过程中,美姑县教育局长摆出了现状,美姑县四季吉村只有一个村小,共13名学生,1名老师。老师也只能勉强教到小学3年级就无法继续了。之前来的任课教师也看着破旧的校舍而掩面离去,代课教师也仅仅是每月400元的微薄工资。学生如果再想上学,就只能到最近的乡中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18年11期
贵州民族研究

民族地区教育资源公平化配置的策略研究

一、民族地区教育资源公平化配置的重要性教育公平关系重大,不仅影响阶层人员流动,也关系社会公平,影响社会稳定。教育公平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教育资源的公平,这里所说的教育资源泛指教育机会、教育物质条件等各种资源。少数民族地区大多地处偏远,交通不便,且通讯不够发达,经济基础薄弱,有的地区地理环境条件较为恶劣,加上民族地区教育发展的先天不足,很多民族地区教育资源匮乏。虽然国家采取了各种措施来促进民族地区的教育公平,但是民族地区教育条件先天不足的现实,使得少数民族地区教育资源很难做到公平化配置。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公平直接使得有的民族地区缺乏教育机会,有的民族地区缺乏教育基础设施,也有的地区在教育发展上缺乏上升空间,加上民族地区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合理等等各种情况直接影响了民族地区教育的公平化发展。[1]首先,从国家整体发展来说,在现实阶段,其能够向社会提供的教育资源是有限的,因此,才生成了东西部地区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均衡,以及区域内部学区和非学区的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4期
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新时代民族地区教育优先发展的法治保障探讨

2017年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报告庄严宣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盾。优先发展教育事业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新的历史方位。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提高保障出的发展要求,作为国家强盛、民族复兴、社会发和改善民生水平,需要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建设教育展的基石性工程,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发展有助强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解决。“为政之要,莫先于用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人,尚贤者,政之本也”[2],教育能够为国家和社会满意的教育[1]。在新时代,民族地区应当重视教育培养出大量的优秀人才。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优先发展的重要战略意义和主要制约因素,应当为的十九大报告中所强调的,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抓教育优先发展提供充分的法治保障。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既量力而为,又量力而行。对于国家而言,教育能够为一、新时代民族...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7年08期
中国民族博览

“互联网+”视域下民族高校智慧教室研究

引言智慧教室作为一种典型的智慧学习环境,是学校信息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内在诉求,是当今智慧学习时代的必然选择[1]。民族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必然要求与之配套的教育和信息技术的辅助,目前“互联网+”的大浪潮推动给各民族地区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改变民族地区教育发展程度严重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必要手段之一就是改变传统教育教学模式与教学环境,智慧教室建设成为教育信息化发展势在必行的重要工作内容。一、智慧教室教学模式改变(一)课程组织形式的改变传统的课堂教学是以传输知识为中心,以培养理论型人才为目标,教学组织形式的突出特征是知识的单向传授,教师采用传统进度、统一难度授课,教学方式相对单一[2]。民族教育有着不同空间层次的文化背景以及不同的文化类型,和主体课堂教学相比,民族教育具有鲜明的民族同一性或民族自身属性,民族教育要区别于传统教育,更要因地适宜研究和设计民族地区教室的功能与建设内容。民族地区的少数民族人口占有一定比例,因主体文化教育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小学数字化教学》2018年07期
中小学数字化教学

以“痛点”思维破解边远、民族地区教育难点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教育是根本,边远、民族地区教育是关键。面对山高谷深、经济文化发展滞后、信息闭塞、学校分散的国情,边远、民族地区教育到底该如何发展?在2015年举办的国际教育信息化大会上,教育部杜占元副部长将成都七中在民族边远地区开办的远程“网班”教学“四同步”模式,作为中国推进教育信息化运用的六个典型案例之一介绍给各国代表。这种全日制远程教学模式,给我们带来许多启示。该模式取得成功的主要经验是:瞄准边远、民族地区教育发展中的“痛点”,通过卫星、网络等信息技术,将城市优秀教师智慧辐射到偏远地区,重塑当地教育生态,让大山里的孩子与城市名校学生成为“同学”,“异地同堂”共享优质教育资源,从而使其教育实现跨越式发展。近年来,痛点思维成为“互联网+”时代的热门词汇,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多数人希望解决的问题或有待实现的愿望。在利用信息技术促进农村、民族地区教育均衡发展的实践探索中,我国逐渐形成了体现两种不同思维方式的运行模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