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昆虫版“寻敌记”

科学研究发现,每一个物种至少有五个天敌,它们能够在某一个适合时候,相互置于死地。$$  正是如此,多年前,科学家们开始利用人工手段,寻找并培育出各种有害物种的天敌,从而实现消灭害虫、减少农药使用,达到保护生态环境的目标。四川有害昆虫天敌繁育中心,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近段时间来,我省的巴中、南充等地又先后爆发了蜀柏毒蛾虫害。日前,记者赶赴四川农业大学,探访这个动植物界研究中,略带神秘色彩的地方。$$  A 川硬皮肿腿蜂“受命”$$  就在今天,30万只像蚂蚁一样的小虫子,将不用扇动它们的翅膀开始一次接近300公里的远足:乘坐卡车,从雅安的青衣江畔赶赴绵阳市梓潼县。$$  一个月前,从梓潼县林业部门传来消息,当地的千年古柏正在遭遇一群名叫粗鞘双条杉天牛的入侵,而任凭当地人使用何种武器,都难以撼动这些钻入古柏身体内部的敌人,形势相当危急!$$  消息传来,一支有30多万成员的“敢死队”很快集结起来。只要它们赶到,就会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四川日报2010-06-25
《照相机》2019年07期
照相机

镜头下的昆虫隐私揭秘

一、艺术家气质的螳螂螳螂,因前肢发达有力呈镰刀状,又称刀螂。在我们的印象中,螳螂一直都是以凶猛著称的猎食昆虫,甚至还背有“谋杀亲夫”的恶名!但是一般来说,雄螳螂交尾后大都能平安地离去,交尾时,雌螳转头吃掉雄螳的情况虽然有,却不常见。科学家认为,雌螳吃掉雄螳的头,可能只是一种想避免自身被吃掉的反应方式。不过大家不用担心,即便是没有了头的雄螳螂还可以继续与雌螳进行交尾,因为其躯体中残存的神经组织依旧能支配生殖器官的功能。图1中那只一身洁白晚礼服的小丝螳犹如一位著名的指挥家,正在激情澎湃地指挥着一场声势浩大的丛林音乐会,为我们展示了螳螂家族优美而文雅的一面。一种昆虫,都是整个地球生物链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昆虫之美,不仅在于它们的漂亮,多姿多彩,形态各异,更在于它们对自然界的作用和对人类的贡献。而它们独特的习性,更让人类叹为观止。下面,我就用镜头下的昆虫照片,来揭秘一些昆虫鲜为人知的隐私吧。图1 艺术家气质的小丝螳图2 咬不断的铁线虫...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9年23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人性与虫性——《昆虫记》导读课

一、初步交流,把握学情(课堂伊始,抛出问题,了解学情,把握阅读状况。)【屏显】关于《昆虫记》,如果你还没有读过这本书,你会有怎样的猜想和期待?如果你已经读过了,你最想和别人分享什么?(讨论略。再走一步,说“最”,看“虫性”。)师:同学们读了书,现在我们再来说一说“最”(屏显··说“最”)。可以说你最喜欢的,也可以说昆虫的特点,比如团结等。我们可以商量商量,小组之间、同桌之间互相说说看。把你读过的说出来吧。(生思考,小组内分享)师:可以交流了吗?刚才没有发言的同学,手可以举得更高一点。我们这两个班啊,语文基础很好,你们大家在发言的时候都能说出一大段很完整的句子。生: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昆虫是萤火虫。因为萤火虫给人感觉外表是非常弱小的,然而它却是一种不折不扣的食肉动物。它在捕食的时候,是用自己的毒针麻醉昆虫,然后捕食,方法还挺残忍的。师:你感觉到的是最不可思议的。还有吗?生:我认为,蟹蛛是最伟大的。因为它产下后代以后,就一直守在后代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创作》2018年06期
创作

卑如草芥,心似花开

初读《昆虫记》时,委实提不起兴趣。整册书,讲述的是昆虫的习性和生活,也包括作者法布尔与昆虫相伴而觉悟真理享受宁静的美好过程。但他所写昆虫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相交也让我颇为印象深刻。全书的昆虫能引起我们很多思考,有螳螂捕食中雄性信守:"因为爱,所以坚强”的婚俗史;也有圣甲虫"珍贵是内心的安然与豁达”的境界。这炙热之夏,蝉想必是无人不知。作者所写的蝉是宽容坚韧的,也是身世悲惨的。.晚唐诗人李商隐说:"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这句对蝉鸣的描写比法布尔的语气更为感慨。诗中,就婢说,责怪树的无情是无理,而就寄托身世遭遇说,责怪有能力者虽可庇护,但是无情,却又是有理的。这显得蝉有多么无奈和愤慨。对于蝉的清高、无助,法布尔详细阐述了它在夏天如何小心翼翼保护自己,千方百计保住自己小命。这个夏天,对蝉而言,是存活的渴望与失败的胆战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创作》2018年06期
《小学生必读(低年级版)》2018年Z2期
小学生必读(低年级版)

吱吱吱,嗡嗡嗡,夏天的昆虫

○文/付金生图/韩利辉吱吱吱,嗡嗡嗡,夏天的昆虫@付金生@韩利辉夏天到了,很多昆虫在夏天开始了它们的成年生活。大部分昆虫成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读写月报》2018年35期
读写月报

奇妙的昆虫世界——我读《昆虫记》

轻轻地从书架上抽出这本《昆虫记》,吹去封面上的灰尘,打开书页,我立刻感受到了来自田野的风。那混杂着稻谷与鲜花芳香的风,吹拂在脸上,我从中嗅出了一丝昆虫的气息,如此质朴,如此自然。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法布尔拿着放大镜蹲在地上的身影,因为我不仅痴迷于探寻奇妙的昆虫世界,还醉心于探寻那些鲜为人知的昆虫世界的另一面。辛苦打“井”的蝉,好不容易喝到芬芳的树汁,可没过多久,这口“井”就被一群强盗夺去了。可恶的蚂蚁们甚至肆无忌惮地在蝉的背上散步,有些还狠狠地咬它的腿,不耐烦地将蝉轰走,再去争夺那有限的树汁。蝉却无怨无悔,再飞去下一棵树,再打下一口“井”;但好景不长,新的强盗们又涌上来了……这样的画面颠覆了我小时候对蝉的印象,曾经我以为蝉是一种贪得无厌的昆虫,是一种自己不工作,专门讨吃的懒惰的生物。依稀记得儿时读过的寓言《蚂蚁和蝉》,那篇文章里描绘的蝉向“辛勤工作的正把麦粒搬进洞里储藏”的蚂蚁可怜兮兮地求一颗麦粒吃,并一直保证“明年春天还”;但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