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四川保路运动

1911年(宣统三年)5月以后,正当民主革命风声激荡,清王朝统治摇摇欲坠的时刻,湖南、湖北、广东、四川发生了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其中以四川的运动最为壮阔,它促进了武昌起义的爆发,加速了清王朝的覆灭。$$  保路运动是因英、美、德、法四个帝国主义国家勾结清政府夺取已准归商办的粤汉、川汉两路路权而激发起来的。借用外债修筑两路的谈判从1908年起已开始进行,由于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到1910年5月它们才达成借款协定。1911年4月清政府代表、邮传部尚书盛宣怀与四国公使议定了借款合同细节,等待各该国政府批准后就要正式签字了。$$  要批准这个出卖路权的合同,必须将商办铁路收归官办。于是,清政府在5月9日下达了“干路均归国有”的“上谕”,5月20日正式签字借款合同。$$  首先起来反对“国有”政策的是湖南。继湖南之后,湖北群众也行动起来,上书抗争,集会声讨;广东人民在得知“国有”政策后,反应异常强烈,也起来进行斗争。$$  “干路国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四川文理学院学报》2014年03期
四川文理学院学报

论绅商与地方政府在四川保路运动中的合作与纷争

近代中国,资本主义的萌芽和国际国内环境的巨大变化,使大量的官员和士绅开始从传统观念的“不屑为业”转而开始重商,中国传统的社会结构也随之发生变化,“士”和“商”这两个社会阶层开始结合并相互渗透,在晚清形成了所谓的“绅商”阶层。费正清曾指出:“绅商既可指官员和文士,也可指商人,这是两个不同的并列范畴,同时又不同于‘民’和‘官’。”[1]19世纪末,四川资本主义经济开始发展,地方政府因清朝中央政府“提倡实业”,也极力扶持本省现有工业和倡办新工业,一些具有改良主义思想的士大夫开始发表文章,来鼓吹发展工商业,绅商阶层在四川亦开始产生。这个新兴的社会阶层,在晚清各省区的收回利权运动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在四川保路运动中亦是如此,绅商阶层在谘议局、川汉铁路公司、保路同志会中始终居于不可替代的领导地位。一百年前,在四川保路运动中,绅商阶层与四川地方政府即合作又斗争,最终使得这场运动轰轰烈烈地发生,从而引发了覆灭清王朝的辛亥革命。本文拟探讨绅商与地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5期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从社会运动视角解读四川保路运动的爆发

1911年,在中华大地上爆发了一场震惊中外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就是以孙中山为首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革命派领导的、广大工农群众参加的、在中国历史占据重要地位的辛亥革命。濒临崩溃的清王朝就是在这次革命洪流中轰然倒塌的。被朱德誉为“排山倒海人民力,引起中华革命先”的四川保路运动就是辛亥革命时期最突出的历史事件之一,它为武昌起义的爆发创造了条件,提供了机遇。百年之后,我们从社会学视角再来评析这场社会运动,仍然可以窥见其爆发的深刻原因。根据赵鼎新先生的观点,在化解社会矛盾比较弱的国家,社会运动或革命就比较容易发生,而且国家-社会关系也会影响社会运动发生的时间和程度。[1]基于这样的一种观点,笔者认为,从根本上来说,导致四川保路运动爆发的原因主要有近代社会剧烈的社会变迁、清朝政府的结构及其行为方式、近代社会的社会结构及其社会行动者的结构性行为、在四川保路运动的进程中所产生的规范以及意识形态和文化等。本文对此作一理论探微。一、近代社会剧烈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重庆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5期
重庆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近三十年来四川保路运动研究综述——纪念四川保路运动100周年

记载四川保路运动的资料主要集中在报刊、方志、史料汇编等方面。依据这些方面的资料,近三十年来,专家学者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主体涉及川汉铁路国有、立宪派问题、革命派问题等,在这些方面研究取得了一定成就,但也存在不足之处。笔者拟对近三十年来四川保路运动研究的相关论著文章,依时间为序进行系统梳理,以便理清四川保路运动研究现状与不足,以推动相关研究走向深入。一、四川保路运动四川保路运动在辛亥革命前影响甚大,因而学者对于四川保路运动的研究也很广泛,成果颇多。其研究主体涉及川汉铁路国有问题、立宪派、革命派等。(一)川汉铁路国有问题在四川保路运动研究当中,川汉铁路国有问题是研究的焦点,它涉及到路权所有、股款处理、邮传部尚书盛宣怀等问题。1.路权所有路权即国有还是民有,官办还是商办,这里涉及到的核心是铁路国有政策问题。受传统革命史范式的影响,长期以来学者更多的是对清政府的铁路国有政策给予严厉抨击,而认同铁路商办。对于路权问题,保路运动史研究专家隗瀛...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南交通大学
西南交通大学

四川保路运动前期各阶层心态分析

清朝末年,随着铁路干线收归国有政策的出台,社会矛盾逐步尖锐,四川保路运动是其中的一个缩影。纵观保路运动的整个过程,最初不管哪个阶层都不愿看到事态的失控,但冲突难以避免。心态史学是借鉴和运用心理分析手段,对历史人物和群体进行心理研究、考察历史上人们精神状态和心理状态的一种研究方法,它注重对历史人物和群体的心理研究;重视人们的精神活动和精神变化;重视它们对历史进程所产生的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从心态史学的角度研究四川保路运动,可以了解相关各阶层最基本的内心想法,为我们重新认识保路运动开辟了全新的视角。本文以分析代表中央大吏的盛宣怀为开篇。盛宣怀是邮传部大臣,是铁路国有政策的直接推手。站在统治者的立场,盛宣怀认为商办铁路毫无成效,而铁路一旦收归国有,将有助于解决其管理的汉冶萍铁厂路轨的销路问题。20世纪初清政府筹资修筑的铁路有将近一半由盛宣怀经办,因此盛宣怀对川汉铁路四国借款合同可谓信心满满。谁料合同一出,招致众人反对,盛宣怀妄图凭借手中...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研究》2013年02期
社会科学研究

辛亥年“赵屠户”名实蕴涵初探

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术界对于赵尔丰其人的评说,不再坚持以前所持否定的趋向,转而趋于彰显他治理川边地区的政绩,肯定他对四川保路运动的同情及其后的交出政权,乃至于否定他在四川独立后发动“成都兵变”。①但是,对辛亥年(1911)“赵屠户”之于赵尔丰的名实蕴涵,笔者尚未见到国内外学术界有专题研究,故以本文试作初探。②一、“赵屠户”诨号的由来和语用辛亥年赵尔丰被杀时64岁,〔1〕但其得有“赵屠户”诨号,并非始自辛亥年。据冯煦著《蒿叟随笔》一书的记载,赵尔丰署永宁道时“凡三月,所诛者几三千人,以苗沟、古蔺二地为多,其手戮者317人”,故而当时人“目赵为屠户”。〔2〕冯煦1902年至1905年秋调任安徽布政使前曾任四川按察使、署四川布政使,为省级高官,且为川汉铁路公司1904年1月开办后的首任督办,对赵尔丰当年杀人内情应有较多了解,所记应非只是道听途说。但由于冯煦①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第三所主编:《锡良遗稿》第1册,中华书局,1959年,...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