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加强嘉陵江污染防治

本报讯:随着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进一步推进,水污染问题日益严重。特别是嘉陵江的水资源仍存在进一步恶化的趋势。据民盟省委的调查:某市2004年向嘉陵江排入工业废水40万吨,生活污水228万吨,其中COD(化学需氧量)3549.6吨,氨氮273.5吨。究其污染源问题原因:一是生活污水直排污染严重。生活污水中的COD是工业废水的4.7倍,氨氮是2.6倍。二是规模畜禽养殖大肆直排污染突出。三是工业废水仍有问题。四是船舶污染难以消除。五是农药与化肥污染。同时存在以下总问题:一是部分企业业主、个别领导及广大群众的环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南交通大学
西南交通大学

嘉陵江流域四川广元段污染综合治理研究

随着“十三五”期间广元市人口总量的持续增长,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污染物产生量将继续增加,环境约束将日趋强化,嘉陵江流域(广元段)水体污染问题仍然亟待解决,沿江水环境风险防范问题依然突出,嘉陵江水污染防治工作仍不容乐观。本文在嘉陵江水环境现状调查基础上,认真分析流域目前存在的环境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流域水污染防治和主要水体污染物削减措施,并提出切实可行的治理项目,强化保障措施,确保嘉陵江水环境持续良好。针对嘉陵江流域(广元段)的水环境污染问题,结合四川省的流域环境防治规划,采用实际监测、调查的方法对嘉陵江流域(广元段)的各断面水质进行了深入的评价,根据监测统计数据,全面的分析了嘉陵江流域(广元段)的污染控制措施有效性;基于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增长模型对嘉陵江流域(广元段)的水环境污染负荷状况进行了全面的预测评估,根据评估结果确定工业污染源、生活污染源和农村面源是嘉陵江流域(广元段)主要污染源,主要水体污染物是CODcr和氨氮;...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作家》2019年08期
作家

嘉陵江(8首)

我的父亲与众不同在我少年时居住的街坊几乎所有的父亲都迷信“黄荆棍下出好人”这句教条只是他们找不到黄荆棍这样雅致的物什就用扁担代替它其中有位父亲把儿子吊在屋梁上抽断三根扁担为此他自豪了多年每次酒后都要向人炫耀直到他儿子用扁担砸断一个人的腿被送进看守所父亲是个寡言的人每当别人的父亲用扁担教育别人的儿子父亲就用大手摸挲着我的头我知道,这时候父亲一定有话要对我讲但他却从来没有说出口只有一次父亲动用了扁担有个比我大十岁的家伙用砖头在我头上开了个洞父亲操起扁担撵了他三条街魔法罐头在夜晚,看见他们隐藏的肉体被骨骼支撑的肉体少年时,有位魔法师如同被肉体支撑的衣冠送我一只罐头感觉不到真实他告诉我里面装着一个世界信仰的力量让修行的人如果有一天我打开它坚信世上的每个人一个新世界会跑出来都有相对应的灵魂将旧世界更换等候在前途的某一个点总有一天他们彼此相遇多少年过去了相互交融,合为一体这只罐头一直放在枕边他们与尘世中其他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作家》2019年08期
《道路交通管理》2018年06期
道路交通管理

嘉陵江源头游记

荀子在《劝学篇》中说:“不积“神奇秀丽嘉陵谷,碧水一溪在蜿蜒的212省道上盘旋,海拔逐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款款流;浩浩千里嘉陵江,巍巍秦渐升高,云海就在景区门口赫然出成江海”,儿时的我只是按照课堂岭有源头”,去年的9月,一场说走现。在云升腾、雾缭绕间,秦岭的规定,刻板记下其中的语句和老师就走的旅行就在一首诗的带领下大小山峰、千沟万壑都掩映在云涛传授的文章要义,直至站在嘉陵江开启了。嘉陵江源头风景区位于陕海浪里,既如微缩沙盘般玲珑点源头的一刻,才真正对“不积小流,西省宝鸡市南郊、距离市区33公里缀,又如万马奔腾般气势磅礴。无以成江海”有了深刻体会,感受处的秦岭之巅。初秋的秦岭腹地早驱车拨云至山尖,源头仙境在到了大自然传递的人生哲理。已寒气逼人、霜叶满山,随着汽车眼前。嘉陵江是长江支流中流域面积最大的河流,自水源地发源弯曲流淌,从古至今经历了多少春夏秋冬,见证了多少沧桑岁月。想象中,源头应是波澜壮阔的,到了才发现,这里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扬子江诗刊》2018年02期
扬子江诗刊

远去的嘉陵江

1一个人在大地上,模仿一条远去的河流。那个人是我,那条河流叫嘉陵江。遂我一愿,引领我回到秦岭代王山,加入山泉潺潺的队伍,冲破一切阻碍,朝着心中的远方,一路向南。有奔流直下的跌宕,也有九曲回肠的起伏。山水匆忙,我走过的地方,又以脚印的形式还了回去。不管不顾的河流。途经四川称为嘉陵江,流到南充奉为母亲河。2倾情而来,顺江而下的水,像一群少不更事的孩子。即使静水深流,河岸也能收放自如。不安分的卵石,硌疼了岁月的心,流水瞬间抚平了伤痛。留下的犹如夜空的繁星,从深不可测的江底,浮上岸来,风吹不动,雨打不乱。固守初念,只做石头。泥沙俱下,懂得河流的坚持和沮丧。嘉陵江走到哪里,它们就追随到哪里,快速找到容身之处。黄金,弥足珍贵,水一样冰凉。淘洗沙中的碎金,最好准备一把用阳光箍成的筛子,筛出金光闪闪、耀眼夺目的夕阳碎片。而被遗弃的淤泥,也无怨无悔,终身与卵石为伍。从柔软的水,到坚硬的崩裂,慢慢沉淀下来。河床越来越高,前不临河后不靠岸,肥沃的成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四川林勘设计》2017年03期
四川林勘设计

嘉陵江上游河段地貌旅游资源浅析

李承三是我国著名的地质学家、地理学家、地质教育家和地貌学家,他为我国地球科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1940年11月1日,他领导的嘉陵江流域地理考察队从北碚出发,次年7月14日返回,历时8个月,行程四千多公里[1]。绘制了我国第一幅河流地貌图,对嘉陵江河流地貌的特征、水系的演化,特别是河曲的形成演化进行了深入研究,率先在我国开辟了河流地貌研究领域,是我国河流地貌学的奠基人。1946年《嘉陵江流域地理考察报告》出版,2016年是该报告出版70周年,西华师院教师组队重走嘉陵江流域进行地理考察,本文仅对嘉陵江上游部分地貌旅游资源进行整理分析。1源头与上游界定嘉陵江是长江上游支流,因流经陕西凤县东北嘉陵谷而得名,其干流流经陕西、甘肃、四川和重庆,并在重庆朝天门汇入长江。关于嘉陵江源头,在文献资料中也较模糊,一般认为有三处,一是在陕西省宝鸡市凤县代王山东峪河[2-4]或麦涧谷[5,6];第二是白龙江,发源于四川松潘若尔盖县郎木寺[7];...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延河》2017年10期
延河

嘉陵江

蚯蚓和知了我的灵魂安放地是一段苦旅蚯蚓似乎知道它从老槐树根部爬出像个烟鬼吸足了阳光月光吸足了我身体中的血魂然后以超过土行孙亿倍的神力将地心当成了天空我的灵魂安放地是一段苦旅知了似乎知道它从池塘的柳树飞起像个神鸟吸尽了我全部的情感吸尽了白夜的精魂然后以超过神舟飞船亿倍的神力将太阳系当成了花园我的蚯蚓在星球中穿越它将星球当成了一个个足球我的知了在天空中的天空穿越它将宇宙当成了一片又一片瓜地蚯蚓有时和知了相会在星球与星球的间隙知了有时和蚯蚓相会它发出的叫声令陨石太阳雨般飞泻我的灵魂安放地是一段苦旅如今最终地我不太明确想来蚯蚓和知了也不太明确了它们仍然以超过光亿倍的速度穿越在地心中的地心天空中的天空嘉陵江嘉陵江你还是那条江我看不到你昔日的模样那些滑过我身体的鱼儿莫不是我在长江里看到的鲸鱼那些漂游在水里的白云该不会是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延河》2017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