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国际投资新热点

联合国贸发会议曾经指出,发展中国家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三个决定性因素是:市场、资源/资金和投资效益。$$拉美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优越的地理条件和庞大的市场潜力。那么到拉美国家的投资效益将会如何?一般说来,投资效益不仅取决于投资者的经营管理水平,还取决于当地政府对外商投资的政策、当地劳动力的素质与技能、社会与政局的稳定、宏观经济基础以及经济发展前景等要素。$$首先,从历史上看,拉丁美洲始终是一个经济比较开放的地区,它比亚洲和非洲更早地步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在吸收和利用外部资金、开展国际经济合作方面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早在20世纪30年代之前,外国在拉美投资不受任何正规投资法的限制,大量外国资本涌向拉美。如19世纪中叶,外国资本大量进入巴西办工厂、修铁路、开矿产,垄断了巴西的发电、供电、纺织、电话及公共电车运营等行业。据联合国《在拉美的外国资本》的统计,到1914年,在拉美的外国投资已达85亿美元,约占世界上外国长期投资总额的1/5...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市场报2001-06-14
《现代矿业》2009年01期
现代矿业

山东:境外资源开发成为对外投资新热点

从山东省外经贸厅获悉,在刚刚过去的一年,沿海经济大省山东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境外资源开发正在成为这个省对外投资的新热点。2008年以来,国内外经济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国内资源短缺、企业生产成本攀升等多种因素叠加,促使一部分企业向境外发展寻求出路。山东省适时提出实施境外资源合作开发工程,全年重点推动了俄罗斯托木斯克木材加工、老挝和柬埔寨橡胶种植、澳大利亚铝土矿和铁矿、印尼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8年04期
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

刍议国际投资当中的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

一、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与投资保护产生矛盾原因(一)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进入新时期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作为一项非国际投资义务,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和国际法研究者的关注。相对于最初的国际投资领域而言,近些年来文化领域的商业属性价值也引起了投资者巨大的重视。据联合国贸发会有关投资者与国家投资争端解决的归类信息显示,涉及文化因素的国际投资仲裁案例却并不鲜见,且在进入21世纪后有日益增多的趋势。[1]尤其是文化遗产的投资开发与利用,在产生了巨大投资效益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异于传统国际投资争端的问题。这些新暴露的问题本质上反映的是投资者资本最大限度追求利润的“逐利性”,与东道国社会精神层面赋予文化遗产“精神性”之间的矛盾。比如2006年“美洲豹石油公司诉意大利政府的NOTO山谷案”、“爱缪斯教堂案”,以及2009年6月审结的“Glamis Gold Ltd. V. UnitedStates of America案”等,都暴露出随着东道国权...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现代营销(下旬刊)》2019年06期
现代营销(下旬刊)

发展中国家在国际投资中的优势简析

一、背景进入新世纪,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使得越来越多的国家融入世界经济之中,经济全球化正影响着各国的发展,国际贸易和国际直接投资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不争的事实。各国在发展国际贸易的同时,也把目光投向了国际投资,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也开始进行国际投资。本文主要针对发展中国家现今的国际投资情况,从不同的角度简析发展中国家在国际投资中的优势。二、发展中国家吸引外资的优势(一)市场广大随着生产力的快速发展,许多发达国家生产的产品远远超出了国民所需,国内市场饱和,这就导致了发达国家出现了产品滞销的现象,市场的竞争力大,利润少,这些因素促使发达国家寻求新的市场以获得更多的利润。这时,发达国家将目光投向了广大发展中国家,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有一个特点:人口多,市场需求量大,市场空间大且竞争较小,这让许多发达国家的企业燃起了对发展中国家投资的信心,他们可以在发展中国家找到属于他们的广大市场,获取巨额利润。有一些企业属于高污染高排放、对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南传播》2017年12期
东南传播

2017厦门投洽会

2017年厦门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福建体育局是第六次组团参展。在今年参展项目中,有8个项目投资金额超亿元,2个项目超10亿元。参展项目以“体育+旅游”“体育+互联网”“体育+健康”为主要形式,凸显福建省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91年04期
经济学动态

奥曼的“国际投资新形式”理论述评

(一)国际投资新形式的基本内容 (1)“投资新形式”的概念界定。 在80年代,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p)的发展研究中心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同各个国家的研究机构(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密切合作对国际投资运动进行了长期的广泛的跟踪研究。在这项研究中,OECD发展研究中心的奥曼的国际投资新形式的理论是主导思想。奥曼认为,“投资新形式”一词是包含了国际合作活动中一个广阔而多样的范围,其中包括:外方股份不超过50%的合资企业;许可证贸易,商标使用合同;交钥匙和交产品合同;共同开发和风险服务合同;国际代加工合同(该代加工企业至少50%为东道国所有)。这些投资新形式中的共同特征是:一个外国公司提供有形资产或无形资产以构成一个投资项目(包括企业),但该外国公司并不拥有这个建在东道国中的投资项目的大部份股权。也就是说,该外国公司的出资份额(若有的话)并不形成像传统直接投资那样对投资项目在所有权方面构成全部或大部的控制。但是奥曼指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后危机时代的欧盟国际投资条约政策与实践——演进、创新与启示

在美欧先后爆发次贷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的后危机时代,欧盟基于2009年生效的里斯本条约,将外国直接投资(FDI)纳入其排他专属的共同对外商业政策权限事项。[1]随后,欧盟陆续发布了一系列政策文件,逐步提出、澄清和调整其国际投资条约(IIA)政策立场,并正式开始对外谈判缔结包括双边投资条约(BIT)和包含投资专章的自由贸易协定(FTA)在内的IIA。欧盟IIA政策与实践及其演进和创新对未来国际投资机制转型变迁将会产生重要影响,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IIA政策与实践具有重要启示和借鉴意义。一、后危机时代欧盟国际投资条约政策与实践的演进欧盟正式接手对外谈判国际投资条约权限之际,正值新自由主义主导下的传统欧式和传统美式国际投资法、国际投资机制和全球投资治理因面临正当性危机而发生重大转型的变迁时期,欧盟面临继续坚持传统欧式IIA、转而采取新兴美式IIA或者在二者基础上创新而成新兴欧式IIA的IIA政策与实践的模式选择。[2]最初,欧盟机构(主...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