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米利班德兄弟手握英国绿色大业

在英国政坛,米利班德这对亲兄弟赫赫有名。二人相貌英俊,年轻有为。哥哥戴维·米利班德曾是英国30年来最年轻的外交大臣,弟弟爱德华·米利班德曾作为英国能源和气候变化大臣,在去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表现突出。如今,兄弟两个面临着人生的重大时刻———两人分别竞选工党党首,由此引发一场“兄弟之战”。$$    由于两人对气候变化有深刻认识,因此不论最终谁将成为党魁,下一届工党领袖都将把气候变化和环境政策视为未来议会选举的主要话题。虽然工党未来要赢得大选还需费不少力气,但是米利班德家族若赢得工党党魁,这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外核新闻》2002年05期
国外核新闻

西班牙提议将班德略斯作为欧洲用于ITER的场地

【欧洲核学会《核新闻网》2002年4月30日报道】 近期在莫斯科举办的同国际热核试验堆(ITER)其它来自加拿大、日本和俄罗斯代表团的会谈中,欧盟代表团提交了西班牙建议,即将班德略斯作为欧洲用于ITER的场地。ITER将是最大的聚变装置,它直径30 m、高30 m,能在几百秒的时间内产生500 MW的聚变能。 加拿大代表团说,加拿大核安全委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故事大王》2008年10期
故事大王

班德琪万的智慧

这是发生在泰国一个丛林小城中的故事。小城有一个远近闻名的护送队,名叫“伊蓝”护送队。它的主要业务是把珠宝护送到客人指定的地方。小城匪患猖獗,“伊蓝”就是在同形形色色的匪徒斗智斗勇中,渐渐有了名气。“伊蓝”现在的当家人叫努尔得,他干护送任务三十多年,从未失过手,是当地一位响当当的人物。但是现在,努尔得身染重病,瘫痪在床,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儿子班德琪万身上。班德琪万只有17岁,但他从9岁起就跟随父亲走南闯北,积累了丰富的护送经验,特别是他的易容术,更是让人叫绝,他可以化装成各种人物,即使是熟悉他的人,也很难认出他来。这一次,“伊蓝”接了一桩大买卖。一位丛林部落的酋长请求“伊蓝”护送队送他的一件“宝石中的宝石”到他的部落中去。消息不胫而走,小城中的人对这件宝物众说纷纭,有的说是钻石,有的说是夜明珠……人们谈起这件“宝石中的宝石”时,也不禁谈起努尔得的病,对于班德琪万这位年轻人能否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很多人表示怀疑,说弄不好“伊...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青海国土经略》2018年04期
青海国土经略

初识班德湖

青海国土经略·自然之窗6月中旬,应“绿色江源”志愿者贡保先生邀请,第一次踏上了去班德湖的征程。贡保,是青藏列车的乘务员,爱好书法、绘画,其作品在省内外比赛中屡屡获奖。这次他利用休假去班德湖做一个星期的志愿者。在西行的火车上,他介绍道,班德湖位于格尔木唐古拉山镇长江源区域,属于沱沱河水系,距长江源沱沱河北岸最近处约1千米,湖水注入沱沱河。湖面面积约4.5千米,海拔4600米,是飞得最高的鸟——斑头雁在青海的主要繁殖地之一。凌晨两点多,火车抵达沱沱河站。来接我们的是做了30多年“绿色江河”志愿者的长江源水生态保护站的老孙,老孙年近花甲,为人热情豪放、快人快语,人称“孙爷”。为给我们争取在班德湖逗留的时间,他建议直奔离沱沱河火车站40多千米的班德湖。凭着“孙爷”娴熟的驾驶技术和夜间行驶本领,汽车疾驰在茫茫草原的沙土路上。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3人便到达了目的地——班德湖边志愿者驻守点。晨曦中的班德湖湖面如镜,远远传来黑颈鹤清脆的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自然与科技》2013年02期
自然与科技

班德湖:让斑头雁飞得更高

斑头雁生存环境的日益恶化,引起越来越多人对这种“高原精灵”的关注。2012年4月22日至6月9日,一个名为“绿色江河”的NGO组织发起了“让我飞得更高——2012斑头雁守护行动”,包括鸟类专家、高原病医生、摄影师、记者在内的34名志愿者在青海格尔木附近的班德湖边接力驻守49天,全程守护斑头雁的交配、繁殖和孵化过程,劝阻非法盗捡鸟蛋的行为。志愿者还在湖边进行了15次鸟类调查和6次湿地生态环境调查,最高统计到1172只斑头雁,记录并拍摄到57种其他鸟类。对于每一位“绿色江河”志愿者来说,斑头雁守护行动的点点滴滴,都是一段又一段传奇、惊险而又有趣的回忆,它们共同组成了志愿者们为期49天的生活体验。盘点那段难忘的日日夜夜,让人不觉思绪飘飞,每一个瞬间都是那样历历在目……扎营,守护行动开始“我就预感到今天是个不靠谱的日子,所以随身藏了块巧克力。”一身红色冲锋衣的王闪边说边拿出一块德芙,自己掰了一块,把剩下的递给我们。彼时我们正在班德湖上方...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体育博览》1995年05期
体育博览

十六岁的职业拳击手——特拉班德

来自柏林的16岁的米歇尔·特拉班德,是德国最年轻的职业拳击手。1月14日,他的父母为他同专门承办体育比赛的宇宙促进公司签订了一项为期3年的合同。他45岁的母亲海迪·特拉班德,是柏林利希滕贝格区阿图尔一贝克尔大街的一名家庭妇女,她为自己辩白道:“这是孩子自己选择的道路。当然,一开始我们也不鼓励孩子练拳击。可是,现在我们也不能阻拦他这样做。”他52岁的父亲格哈德,是柏林城市环卫局的一名机动车驾驶员,他承认:“当然,这样我们也能得到很多钱。但他为什么不能走自己的路呢?” 米歇尔·特拉班德的教练是63岁的维尔纳·帕普克。帕普克教练跟汉堡促进公司保持着最好的关系。1990年,他在柏林中区戈尔曼大街举行的学生拳击赛上初识特拉班德,并一眼看中了他。“我跟他开始接触,后又跟他的父母取得联系。没多久,特拉班德就来找我。我让他结识了其他柏林的职业拳手。我还邀请他父亲来参观我们的设施,对我们这里的健身房、桑拿浴室和拳击台都非常感兴趣,表示极力支持儿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