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让一江春水激活六国电力市场

全长4880公里的澜沧江—湄公河发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自北向南从中国境内的青海、西藏、云南一路流经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五国,于越南胡志明市附近注入南中国海。17年前,中国、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泰国等澜沧江——湄公河沿岸六国启动了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构想六国建立统一的电力市场。$$    2004年9月起,南方电网开始向越南送电,成为国内率先“走出去”的电网;2009年6月19日,曾经由中泰双方规划设计的景洪水电站并网发电;2009年7月底,华能澜沧江集团在缅甸投资的瑞丽江一级水电BOT项目将建成投产;2013年,我国将通过500千伏输电工程于向泰国送电150万千瓦,并在2014年最终达到年送电300万千瓦……$$    如今,大湄公河次区域电力合作全面推进,由于各东道国间存在着经济发展水平、政治环境等诸多不同,境外投资项目的风险较大,对东道国投资环境进行科学、合理、综合分析与评价,才能为投资项目的决策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淮法治》2019年05期
江淮法治

一江春水

不是所有的水,都揉蓝捧翠,不是所有的江,都温润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春期健康》2016年22期
青春期健康

谈生命

我不敢说生命是什么,我只能说生命像什么。生命像向东流的一江春水,他从生命最高处发源,冰雪是他的前身。他聚集起许多细流,合成一股有力的洪涛,向下奔注,他曲折地穿过了悬崖峭壁,冲倒了层沙积土,挟卷着滚滚的沙石,快乐勇敢地流走,一路上他享受着他所遭遇的一切:有时候他遇到岩前阻,他愤激地奔腾了起来,怒吼着,回旋着,前波后浪地起伏催逼,直到冲倒了这危崖,他才心平气和地一泻千里。有时候他经过了细细的平沙,斜阳芳草里,看见了夹岸红艳的桃花,他快乐而又羞怯,静静地流着,低低地吟唱着,轻轻地度过这一段浪漫的行程。有时候他遇到暴风雨,这激电,这迅雷,使他的心魂惊骇,疾风吹卷起他,大雨击打着他,他暂时浑浊了,扰乱了,而雨过天晴,只加给他许多新生的力量。有时候他遇到了晚霞和新月,向他照耀,向他投影,清冷中带些幽幽的温暖:这时他只想休憩,只想睡眠,而那股前进的力量,仍催逼着他向前走……终于有一天,他远远地望见了大海,啊!他已经到了行程的终结,这大海,使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企业世界(透明楼市)》2016年12期
当代企业世界(透明楼市)

钱江彩虹城:笑看钱塘江景,淡观潮起潮落

随着杭州从“西湖时代”逐步迈入“钱塘江时代”,钱塘江两岸的发展愈来愈快,更是聚集了不少杭州的豪宅区,居住在江边,似乎成为不少人的第一选择。211主卧L型落地窗,增大采光面2次卧简单宽敞3客厅宽敞明亮4小区内部环境5从公共阳台望出去,可以看见钱塘江景3“三面云山一面城,一江春水江景房。区别于传统小区,钱江彩虹城站在观景阳台上,江对岸的凤凰山穿城过”,千百年来,杭州是一个没有围墙的开放式小区,由南至清晰可见,下雨过后,袅袅炊烟升起,的发展,总是离不开水的北,一条中央水景大道将整个小区一分宛如仙境。即便一年一度的钱塘江观潮滋养,或灵动,或清澈,或微澜,或浩淼,为二,沿途设置有商业步行街,对所有盛会,不用去拥挤的观景台,不用担心水总是恰到好处地浸饰着杭州天堂之美。人开放,居民和路人可以便捷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岛文学》2017年02期
青岛文学

我爱这一江春水

2016年的元旦过去没有几天,我三十多年前就读的重庆市业余职工大学中文二班的一帮同学,操持着想编辑一本同学纪念册。按照设想,该纪念册图文并茂,需要各位同学提供自己毕业30年来的相关文图。这是一件好事,但真的去梳理这篇文稿时我却犯难了,洋洋30年,可以说的可以记录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但是合编成纪念册,留给每位同学的版面又相当有限,而且这样的文字还得考虑各方面的因素,真是很难办。说些什么呢?思前想后我只能从此生和我关联最为密切的长江说起,写了一篇八百多字的随笔《我爱这一江春水》,交给纪念册编辑小组。“作业”一交,本该轻松下来的我,反倒是有些心旌摇荡起来,我在想,何不就这个话题,说说我这一辈子的求学历程,抑或是讲讲我参加同学会的一些感悟呢。于是,我开始了这篇文字的写作。浩浩荡荡的长江水一泻千里奔流而下,带着青藏高原那片原生态地域的诸多神奇与野性,一路穿山越岭,一路跌宕起伏,流到山城重庆时已经有着非常壮观的气象了,在朝天门,它与斜刺里强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上半月版)》2017年03期
鸭绿江(上半月版)

遇见(组诗)

独自离开明月占据天空的一角,秋风只吹着空。宁静是它们之间的日子,依然有流水赋。流水深情那么多时光沉下,独独浮起你的年华。更快地成熟朝向镜子的脸,好颜色,只看顾少年。不识过客,一江春水东流。回到源头上去,你才是你。坠落秋天的果实,可以往无限里落下去多好。你看,太阳正在山坡后慢慢变凉,你要独自离开夏天。把落叶放在水上。如果忧伤,你就去农场南方绿,北方白,蜀地灰蒙蒙,模棱两可。还不到忧伤时候,你还站在这儿,在一阵风中,追上一片落叶也不是很难。自古只有庸人徒劳在沙间翻滚,窥望你胸怀流水,听凭日子的鱼群,在胸口游弋,出生入死。看那垂钓之人,怎比得你退而结网,把整个四川盆地,看作自家的池塘。此时,小雪将至,在日历上,不分南北。翻开一页是前,再翻开一页还是前,前途至此,就任那农场荒废了吧。猜青蛙猜你是青蛙。猜你也喜欢看天,发呆神思盛唐时代,在市井与田野之间,平分秋色。你说,这时节我们的人生都有了些凉意,是啊。凉风四起但在一颗成熟的心里,烂掉几...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