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保供热:“煤改生物质”可行吗

岁末年初的采暖旺季,生物质能供热迎来了一波扎实的政策红利——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生物质能供热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生物质2020年直接替代燃煤3000万吨,并将生物质能供热与治理散煤、“煤改气”、“煤改电”等一起纳入各级能源主管部门的工作部署和计划。与此同时,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资金将优先支持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在指向明确的政策护航下,生物质能供热对传统燃煤方式的替代空间有多大?它能否在确保环保达标的前提下有效控制成本,进而成为散煤治理的有力新选择?带着一系列问题,本报记者日前实地探访了兼具丰富生物质资源和刚性供热需求的吉林省长春市。$$环保达标不再是天花板$$“这几台热水炉都是俄罗斯生产的,改造以前已经烧了40多年的煤,2015年10月采暖季开始才改烧生物质颗粒。”在长春一汽动能热水炉车间,车间主任刘志发向记者介绍了当年煤炉改造的原委,“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环保的硬性要求,车间内6台80吨的锅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资源导刊》2009年12期
资源导刊

我国“非粮”生物质能研发取得显著成果

“与粮争地”、“与人争粮”一直是困扰生物质能推广应用的关键难题。记者最近在调研时了解到,我国多个企业研发团队经过多年努力,先后在生物质能的固体成型燃料、液体燃料以及发电等领域获得重要突破,实现了技术应用的“非粮”路径。目前,这些事关国家能源安全的新兴能源技术,一方面因缺乏综合解决方案而面临产业转化瓶颈,另一方面则因缺乏资金投入而给境外资金提供了跟进甚至掌控的机会,有待相关部门给予高度重视。“非粮”技术路径获多项重要突破在位于吉林省松原市的吉安生化公司,负责生物丁醇项目的丁醇公司总经理张运智告诉记者,除少数几家企业还在做粮食丁醇外,目前国内丁醇生产主要采用以石油为原料的丙烯羰基合成法。这种工艺路径的缺点是原料不可再生。吉安生化与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上海生命科学院等科研机构合作,成功研发出以玉米芯或秸秆等农林废弃物中的5碳糖作为发酵碳源生产丁醇的技术。这种工艺具有可再生、生态环保、价格低廉等优点,在世界同行业处于领先水平。吉安生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节能与环保》2017年05期
节能与环保

生物质能不应被遗忘和忽略

生物质能是人类使用的最古老的能源,是仅次于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世界第四大能源,其利用形式很多,如直燃发电、成型燃料、生物质炭、生物质燃气、生物沼气、生物质油、燃料乙醇、生物柴油等。然而在发展过程中,生物质能似乎没有得到其他可再生能源如太阳能、风能那般的重视,没能够享受到与之相同的待遇。甚至生物质成型燃料还一度被列为高污染燃料,限制其发展和使用。业内人士指出,其实生物质能是可再生能源中一种理想的清洁能源,同时还是可再生碳源,应受到重视,并被鼓励发展。《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生物质能是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具有绿色、低碳、清洁、可再生等特点。加快生物质能开发利用,是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重要内容,是改善环境质量、发展循环经济的重要任务。被“正名”的生物质成型燃料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生物质专家贾振航告诉记者,生物质成型燃料之前受争议的核心内容为其是否属于高污染燃料,是否要禁止或限制其发展和使用。曾经多地不鼓励缩,行业发展不到...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高科技与产业化》2015年06期
高科技与产业化

生物质能产业的危与机

压力即动力,能源供需紧张、环境治理紧迫等实际问题给清洁、环保、可再生的新能源带来新的发展机会。今年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将生物质能纳入大力发展范畴,预示着生物质能产业有望得到国家战略层面更多的重视、更大的支持,并成为能源改革的重头戏。生物质能除发电外,还有气化、液化、固体成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水利水电工程设计》2008年02期
水利水电工程设计

我国确定生物质能发展重点

农业部日前提出,到2010年,我国生物质能发电将达到550万kW;生物液体燃料达到200万t;沼气年利用量达到190亿m3;生物固体成型燃料达到100万t;生物质能年利用量占到一次能源消耗的1%,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提高到4%。...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石油石化》2007年10期
中国石油石化

生物质能,呼唤正名

谋定而后动。虽然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及中粮集团等巨头在生物质能领域已经有所行动,众多的中小企业对此也是蠢蠢欲动,但是,国家层面的生物质能战略至今付诸圈如,不能不令有识之士对中国能源的未来担忧.在这块还有待开垦的处女地,中国目前究竟处于何种发展状况、下一步迫切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在很多人脑海中还是模糊不清。全球大势世界生物质能产业可以分为三大军团,领跑者为美国和巴西,继之者为欧盟,第三军团为中国、印度、日本等。石元春向记者指出,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为了寻求替代能源,巴西、美国和欧洲开始发展生物质能。不过,基本处于零敲碎打状态,而且随着石油价格而沉浮。到了20世纪末,随着世界能源形势的总体紧张和持续压力,世界生物质能产业风起云涌。1999年8月,美国总统克林顿颁发了名为“发展生物基产品和生物能源”的总统令,成为现代生物质能产业诞生的标志。在第一军团中,美国的代表产品为玉米乙醇,巴西则为甘蔗乙醇。当年布什上台之时,本欲大力发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