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生物质耦合发电亟待政策支持

“生物质能源属于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但目前我国生物质能源发展在战略上的规划布局远远不够。”在日前召开的首届燃煤锅炉耦合生物质燃烧技术应用研讨会上,中国投资协会能源投资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庄会永表示,生物质能的发展涉及能源问题、“三农”问题,“再怎么支持也不为过。”$$生物质燃料与煤混烧,可以使燃煤发电机组降低二氧化碳和污染物排放、提高灵活性,同时帮助解决秸秆田间直燃等环境治理难题。记者从会议上了解到,由于政策不完善、行业缺乏统筹,目前生物质能源的发展面临技术路线存争议、产业政策模糊等问题,发展动力不足。$$补贴影响技术选择$$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教授毛建雄告诉记者,目前燃煤与生物质混烧的技术路径主要包括直接混合燃烧(燃烧侧实现燃料混合)、间接混合燃烧(生物质气化后进入煤粉炉混烧)以及并联混合燃烧(生物质与煤分别燃烧后在蒸汽侧混合)。按照国家发改委相关政策,对于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统一执行标杆上网电价每千瓦时0.75元。“而对于燃煤耦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资源导刊》2009年12期
资源导刊

我国“非粮”生物质能研发取得显著成果

“与粮争地”、“与人争粮”一直是困扰生物质能推广应用的关键难题。记者最近在调研时了解到,我国多个企业研发团队经过多年努力,先后在生物质能的固体成型燃料、液体燃料以及发电等领域获得重要突破,实现了技术应用的“非粮”路径。目前,这些事关国家能源安全的新兴能源技术,一方面因缺乏综合解决方案而面临产业转化瓶颈,另一方面则因缺乏资金投入而给境外资金提供了跟进甚至掌控的机会,有待相关部门给予高度重视。“非粮”技术路径获多项重要突破在位于吉林省松原市的吉安生化公司,负责生物丁醇项目的丁醇公司总经理张运智告诉记者,除少数几家企业还在做粮食丁醇外,目前国内丁醇生产主要采用以石油为原料的丙烯羰基合成法。这种工艺路径的缺点是原料不可再生。吉安生化与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上海生命科学院等科研机构合作,成功研发出以玉米芯或秸秆等农林废弃物中的5碳糖作为发酵碳源生产丁醇的技术。这种工艺具有可再生、生态环保、价格低廉等优点,在世界同行业处于领先水平。吉安生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太阳能》2007年12期
太阳能

第二届全国研究生生物质能研讨会在广州召开

(本刊讯)第二届全国研究生生物质能研讨会、生物质能创新产学研联盟研讨会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生物.....................................质能专业委员会工作会议于2007年12月12日至14日在广州召开。这次会议由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主办,来自国内生物质能产学研方面的近百名专家学者和一百多名研究生参加了会议。大会邀请了ro位专家作了特邀报告。各位专家就纤维素燃料乙醇研究、能源植物研究、糖、淀粉类燃料乙醇研究、生物柴油生产及产业化、生物质气化、沼气工程化应用、生物质热解制备生物油技术研究等做了精彩生动的主题发言。参会的20多名研究生分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厦门科技》2005年05期
厦门科技

生物质能——种出来的能源

生物质是各种生命产生或构成生命体的有机 质的总称,生物质所蕴含的能量称为生物质能。凡 是能够作为能源而利用的生物质能均统称为生物 质能源。生物质能是人类最早利用、且曾经是重要 的能源。在可持续发展的背景下,人们强烈呼唤与 人类生存和谐相容的生物质能源。 生物质能是可再生能源的首要选择 人类无节制地开发利用煤、石油、天然气等矿 物燃料,矿物能源的大量使用,给地球环境造成严 重的危害,使人类生存的空间受到极大的威胁,全 球性的环境污染困扰着全世界。中东石油危机和伊 拉克战争使人们头脑清醒,石油能源日益枯竭,为 争夺石油,以鲜血换石油的战争不断发生,石油能 源供应受战争、强权和突发事件的影响,对国家安 全构成威胁。在严酷的事实面前,人们不得不重新 审视生物质能源的地位和作用,探索、寻找和研发 新的清洁、可持续和可再生的能源以替代煤炭、石 油、天然气等矿物燃料,人们迈进了研发和利用新 的生物质能源的新时代。 1、石油只可开采40年 自1...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能源》2018年04期
能源

燃煤联姻生物质困局

管控的缺失会引发一些煤电企业不使用生物质,致使燃煤“掉包”骗补的情况频发。因资源分散、堆密度小、收储半径长、管理成本髙等原因,同为可再生能源的生物质发展相较于风电与光伏一直不愠不火,致力于解决秸杆田间焚烧致霾的愿景也迟迟未能实现。如今,乘着政策东风,生物质发电正不断开辟“用武之地”。2017年12月4曰,国家能源局、国家环境保护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工作的通知》,此举被业内解读为煤电与生物质的联姻,生物质将“借煤电之力实现规模化发展”。《能源》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获悉,煤电与生物质联姻是多方共赢的“必然选择”。从生态学角度出发,生物质的发展初衷即为降煤。我国能源结构深度调整,2030年需达到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比不低于50%的目标,煤电转型升级压力倒逼煤电另寻“生路”。其次,《通知》表示,燃煤耦合生物质旨在兜底消纳农林废弃残余物、生活垃圾以及污水处理厂水体污泥等生物质资源,破解秸秆田间直焚、污泥垃圾围城等难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能源》2018年04期
《中国沼气》2018年03期
中国沼气

解读德国生物质能的长期前景和角色

1引言德国一直致力于发展和实施高效和环境友好型的能源系统,其特色是竞争性的能源价格。与此同时,德国努力保持高水平生活和经济繁荣。可再生能源在德国能源结构中的比例不断增长:可再生电力从2010年的16.4%上涨到2014年的26.2%,减少了1.57亿吨二氧化碳排放量。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事件以后,德国政府对核能的态度发生了转变,通过了一项核能法修正案,德国议会也通过一项法案,计划到2022年淘汰所有核能。2011年,德国通过一系列法律,支持实行《能源方案》,通过提供必要的手段和方法,实现德国能源系统的过渡(又称为“能源转型”)。因此,德国能源系统开始了中短期的转型,有望到2050年实现100%可再生电力。尽管政治层面希望实现上述目标,但存在一些意见分歧,特别是在以下几个方面:1)未来能源系统的构成方式;2)各种可再生能源在整个结构中的比重;3)为了到达预期目标需要推动何种技术的发展。为了阐明这些问题,探讨广泛的发展选择,...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