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化路径选择:节约第一原则

$T未来30年,中国将有5亿多农民进城,相当于北美和欧洲全部人口的一次大搬迁——这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恢弘的迁徙故事$$城市化的进程中,不乏这样那样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该受到质疑的不是城市化战略本身,而是我们在奔向城市化的路上所采取的某些“急进”战术$E$$中国城市化:一个恢弘的迁徙故事$$城市化,也称城镇化,是指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城市社会比重日益增加的过程,一般而言,衡量的标准是城市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比重。$$对中国城市化的规模和进度,简单的四则运算,足以让人产生直观乃至深刻的印象。$$上世纪80年代,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1978年到2004年,中国城镇化水平由17.9%提高到41.8%,城市人口由1.7亿增加到5.4亿。按国际惯例,城镇化水平在30%至70%之间,属于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时期,显然中国已走上城市化的“高速路”。$$未来20年,中国每年将有1500万农村人口移居城市或城镇。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无论规模还是速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2008年04期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

试论近代江南市镇的人口城镇化

江南地区是指上海在经济文化上对周边地区辐射所及的范围,包括清末江苏省的江宁、镇江、松江、常州、苏州、太仓直隶州和浙江省的杭州、嘉兴、湖州、宁波、绍兴,这一地区历史悠久。在唐宋以后商品经济快速发展,城镇大量兴起,成为中国城市化的重点区。近代以来,在工业主义的影响下,江南地区人口迁移增长(区别于人口的自然增长),使得江南市镇传统经济和近代工业主义很好地结合起来,城镇化独具特色。改革开放以后,以乡镇企业为依托,长三角的小城镇发展推动了该地区的人口城镇化,开辟了有中国特色的城镇化新道路。对江南市镇人口城镇化的研究有助于为新时期长三角乃至于全国的城镇化研究提供经验借鉴。一、近代江南市镇人口城镇化的历史背景江南地区地处长江三角洲的核心部位,自然条件和经济交通区位优越,拥有悠久的开发历史,发达的商品经济,为此后本地区商品性农业和商品经济的长足发展奠定了基础。明代中期以后,本地区市镇得到蓬勃发展,数量增多,规模扩大,并且由于地域分工,产生了一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海统计》2012年04期
青海统计

青海省人口城镇化问题分析

青海作为一个多民族聚居的西部省份,特殊的地理、历史条件以及相对滞后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使青海人口城镇化进程与全国相比发展较慢、差距较大,这反过来又影响了城乡差距的缩小和经济社会发展。因此,把握青海人口城镇化状况与问题,研究加快人口城镇化的对策措施,对于青海缩小城乡差距、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一、青海省人口城镇化状况及特点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青海人口城镇化已跨入加速发展期,人口转移明显加快,人口城镇化水平明显提高,发展状况呈三种类型,发展态势呈波浪式上升趋势,但存在人口城镇化进程与第二、第三产业发展不协调,城乡二元经济社会结构制约人口城镇化发展,城镇规模小、设施差、发展缓慢等问题。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反映,青海省常住人口为562.67万人,其中城镇人口为251.63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44.72%,比全国水平低4.96个百分点。从总体上看,青海人口城镇化的特点呈现为:㈠人口城镇化步入加速阶段。根据美国地理学家诺瑟...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4期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金融支持人口城镇化建设的实证研究

新型城镇化是人和所居社区协调发展的新型社会关系,其本质是人口的城镇化,即以人为本,注重个人生存环境的改善和综合素质的提升。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我国城镇化率为57.40%,比2000年上升了21.18个百分点,但与经济发达国家80%左右的城镇化率的标准还相去甚远。大力建设人口城镇化,不但是促使经济稳定增长的现实选择,也是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模式、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大任务。人口城镇化离不开金融支持,金融支持与城镇化发展之间存在着一种互动机制。所以金融支持人口城镇化建设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重点课题。一、国内外相关研究综述直接将金融和城镇化发展联系起来的外国文献较少,而金融和经济发展紧密联系,所以国外研究多是将金融发展和经济增长结合起来论证金融与城镇化之间的相互关系。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Richard通过回归模型,对英国和美国主要城市的相关数据进行分析,研究投资水平对城镇化的影响,得出投资水平对城镇化建设具有促进作用,认为通过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经济师》2019年06期
经济师

辽宁省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耦合协调性研究(下)

图4辽宁省各市耦合协调度分布图四、人口与土地城镇化耦合协调类型(接上期)结合辽宁实际情况和评价标准(19),将耦合协调度划分为低水平协调、中等水平协调、次高水平协调、高水平协调区域。同时依据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利用集约利用关系将城市化耦合协调度划分为人口城镇化滞后型、同步型和土地城镇化滞后型(表4)。(一)高水平协调区居于高水平协调区有沈阳和大连,两市的协调度不分伯仲,协调度分别为0.608和0.607。首先,沈阳的土地城镇化指数略高于人口城镇化2个百分点,属于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的同步型。以沈阳为核心的城市群正在加速推进,受吸附效应的影响,吸引周边人口向沈阳迁移,据第六次人口普查得知沈阳是人口净流入区,在“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间,沈阳经济区上升为国家战略为契机,带动城市结构进一步得到优化,支撑体系不断增强,生态环境得了很大改善,使得土地城镇化的质量得到迅速提升。同时沈阳不断优化产业结构和布局,东部片区的汽车产业、中部片区的金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济地理》2019年07期
经济地理

环渤海地区县域土地——人口城镇化水平时空演化与失调发展特征

协调推进城镇化是实现现代化的重大战略选择[1]。然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逐渐脱离了循序渐进的原则,出现了“大跃进”和“冒进”的现象,水土资源过度消耗,大规模占地、毁地事件时有发生[2-3]。1982—2005年,我国人口城镇化水平变年,我国人口城镇化水平变为原来的两倍,而城镇建设用地面积却扩大了四倍,城镇化发展陷入不协调状态[4]。党的十八大指出,要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的颁布实施标志着中国城镇化发展的重大转型[5]。覆盖了京津冀、山东半岛和辽中南三大城市群的环渤海地区,是我国主体功能区划中进行城市化开发的国家级重点地区以及优化发展战略布局的密集区,其城镇化发展极为迅速,已经进入了城镇化发展转型的关键时期[6]。在此背景之下,揭示环渤海地区土地—人口城镇化水平时空演化与失调发展特征对于该区域实施新型城镇化尤为重要。目前,测度土地城镇化与人口城镇化的方法主要可分为单指标法...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