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秦代郡制考证(上)

《史记·秦本纪》、《史记·秦始皇本纪》、《汉书·地理志》都称,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分天下为36郡。但《史记》没有具体列举36郡名称,也没有记载秦代其他年份的郡数,同时又在《秦始皇本纪》中提到秦始皇三十三年设桂林郡、象郡和南海郡。因此,后世对36郡问题产生诸多疑问,首先是36郡是秦代郡的总数,还是秦始皇二十六年所辖郡数?如果36郡是秦始皇二十六年所辖郡数,那么其后是否增设?另一个问题是内史是否在36郡内?$$班固在《汉书·地理志》对秦代的郡叙述不详,仅在讲郡国沿革时注“秦置”、“秦郡”、“故秦某郡”。据王国维对《汉书·地理志》的统计,该书中注“秦置”的有河东、太原、上党、东、颍川、南阳、南、九江、巨鹿、齐、琅琊、会稽、汉中、巴、蜀、陇西、北地、上、云中、雁门、代、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南海27郡,注“秦郡”的为长沙郡,注“故秦某郡”的有三川、泗水、九原、桂林、象、邯郸、砀、薛8郡(王国维:《观堂集林》卷12《...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社会科学》2013年05期
河南社会科学

汉代郡域巡视制度初探

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整套规范严密的地方巡视监察管理体系。汉代郡域巡视制度作为中国古代监察制度的一种重要形式,是汉代官职文化中独具特色的一部分,它源远流长,保证了古老的中华帝国政治活动运转有序。巡视制度是中国古代监察制度的一种,指中央对地方、上级对下级进行巡视监察的一种制度,巡视职能十分广泛,内容涉及行政管理的各个方面。关于汉代的郡域巡视制度研究,迄今为止,成果主要集中在几个断代史和关于郡域巡视制度的某一侧面或某一局部的研究上。就郡域巡视制度研究的整体来看,“不系统”的特征极为突出;就采用的研究方法来看,普遍存在着多理论性框架而少具体论证、多重复使用二手资料而少运用原始资料等问题;就研究内容来看,存在概念界定不清、理论体系尚未建立、散见于其他史学研究成果之中而缺乏专题式的深入介绍等问题。因此有必要对此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以弥补学术研究之不足。一、督邮的设置及其工作方法汉代郡专设督邮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1993年04期
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

汉代郡政府行政职能考察

在汉代国家结构中,中央政权与地方的维系,大约有三种形式,即郡县制、封国(邑)制与属国制。三种形式中,郡县制具主导地位。这不仅由于郡县的设置与分布占了国土的大部而且封国制自景帝之后已徒有虚名,王国、侯国(邑)类同于郡、县,其管理形式与郡县无重大差别。属国则是边疆或少数民族集中地区的特别行政区。因此,郡县二级管理制模式,是汉代管理地方的基本形式。在中央与地方之间,郡发挥着一种特殊作用。对郡行政职能的考察,有助于我们对汉代国家结构的认识。 汉代郡政府的行政职能颇为丰富,其作用之领域,发挥之途径,都极为复杂。如其作用之领域,可以分为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社会生活等等。但从国家结构角度来看,则可概略分解为行政中介职能与地方政府职能两个方面。首先我们考察其行政中介职能。可以归结为行政中介职能的,大略如下: (一)督察、考核属县行政 对属县行政工作的督察与考核,主要由郡守负贵。根据规定与惯例,郡守需每年定期巡视属县,因“常以春行所主县”①,故...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唐都学刊》2015年02期
唐都学刊

汉代郡府少吏的名目、人数及其演变趋势

秦汉社会,“官”与“吏”之间并无严格区分,按其秩阶(或言俸禄)而分为“长吏”和“少吏”两个层次。汉代“长吏”指汉代官僚群体中秩阶为“二千石至比二百石”的官吏,即所谓之朝廷命官;汉代“少吏”指汉代官僚群体中具有百石、斗食、佐史之秩的低级官吏。1近些年来,汉代“长吏”的研究已颇为深入,而汉代“少吏”则因其位处官僚结构底层,向为治秦汉制度史者所忽视,尤其关于汉代社会少吏的名目、人数及其演变趋势之论述,似嫌不够系统、不够全面。[1]鉴于此,本文拟以先贤研究基础,通过史籍与居延汉简、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奏谳书》以及尹湾汉简《东海郡吏员簿》2《集簿》《东海郡吏员设置簿》等资料互证,分别就汉初、西汉中后期至东汉时期郡府少吏的名目、人数及其演变趋势予以系统论述,据以管窥汉代少吏在当时社会中的地位与作用。一、汉初郡府少吏的名目本文所言“汉初”,主要指高祖、惠帝、吕后以及文、景帝二帝的一段历史时期(前206至前141年),凡六十六年。就目前可考...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文物世界》2009年01期
文物世界

秦汉代郡平邑城址初探

秦灭六国后,废除分封制,推行郡县制,把天下分为三十六郡(后增至四十郡)。西汉因之,在全国范围普遍设立了郡县,其数量之多,超过了秦王朝。特别是在雁门关以北设立了代郡和雁门郡,为大同盆地的进一步开发打下了基础。这些郡县的建置,有许多为后来朝代所沿用,甚至发展为大的城邑或国都,一部分郡县由于古代战争或环境变迁,已湮没无闻,不知其所在。因此,对于这些郡县位置进行探讨,成为研究汉代历史地理的重要课题。一、城址调查平邑城址位于东水地村西,行政区划属于山西省大同县许堡乡东水地村,西距大同县城16公里。这里分布着我国华北地区著名的死火山群——大同火山群,肖家窑头火山在城址的西北,东坡火山位于城址的东部。晋北地区最大的河流桑干河从城址的南面流过,大塘公路和大秦铁路并排从城址的北面穿过。这里背山面河,地势平坦,非常适宜农业耕种,是古代人们生产和生活的理想场所。可见,在这里发现古代城址绝非偶然。平邑城址在以往的文物普查中未曾作过调查,也没有相关的档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辑刊》2007年06期
社会科学辑刊

汉代郡域监察体制研究

一、汉代郡县监察形成的背景秦时,郡域内监察工作主要由郡守负责,由其亲自或派遣属下进行督查,时南郡郡守腾在《语书》中云“今且令人案行之”之语,案行的内容是“举劾不从令者,致以律,论及令、丞。有且课县官,独多犯令而令、丞弗得者,以令、丞闻”〔1〕,但其时并没有形成正式的监察体制。郡县域内监察体制是在两汉时期形成与完善的。为了加强对各地郡守的监察,扭转汉初以来监察不力的局面,汉武帝元封五年,分国为冀、幽、并、兖、徐、青、扬、荆、豫、益、凉、交趾、朔方等十三个监察区,称十三部。每部设刺史一人,负责一州的监察工作。刺史的职责是“周行郡国,省察治状,黜陟能否,断治冤狱”。汉武帝为此亲自制订了“刺史六条问事”,在这六条中,除了第一条是监督地方强宗豪右的外,其余五条都是直接针对郡守的。随着刺史监察制度的完善,郡长官日益受到严密的监察。郡长官为了避免动辄得咎,也要相应增强自己对辖境的监察能力。郡域监察制度也随之产生。需要说明的是,郡的监察制度与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