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有什么办法能让人留下一命

毫不夸张地说,“暴力拆迁”这四个字这一年来一直压抑着人们,本以为在年关时刻能够让人喘口气,愉快地迎接新年,看来还是有点儿奢望。就在上周的第一天,12月14日,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镇北坞村村民席新柱为抵制拆迁,再次上演了往自己身上喷洒汽油并点燃,导致其面部及手臂等处被烧伤的悲剧。据席新柱的妻子讲述,当天下午2点多,一排头戴头盔、身穿深色类似防服爆装的男子鱼贯而入,在席新柱将取暖用剩余汽油洒在自己身上,拿出打火机威胁强拆人员出去的情况下,强拆人员却冷嘲热讽,被激怒的席新柱当即点燃身上的汽油自焚(《京华时报12月16日)。发生了多少例这样的事情不必细数,但是在国际化大都市大上海、在政治文化中心的首都北京上演这样的悲剧,让人们在偶然的事件中看到了必然的逻辑:折迁就免不了暴力,谁抵制谁就可能死,人死了该拆还得拆。$$从表面看,被拆迁人用命都换不下拆迁人员铁锹入墙、砖头落地的“坚决”;但从实质看,还是有比命更“贵”的东西潜藏其中。让我们再看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火炬》2017年07期
中国火炬

怀念我们的老主任汪洋湖

周末在家追电视剧《人民产党成立80周年大会上,汪的名义》,看到退休老检察长洋湖被中共中央授予“全国优陈岩石为了避免暴力拆迁,与秀共产党员”称号。工人们一起彻夜守护在废弃的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工厂里,两方协调,呕心沥血。一次汪主任在饭桌上谈起吃我突然就想起一个人来,一个鱼,他说他最喜欢吃鱼,对鱼已经离开我们3年多的人,瞬研究得也很透彻,一种鱼有一间泪如雨下!种鱼的吃法,必须保持鱼肉原他就是我们去世的老主任始鲜味等等。很快他话锋一转,汪洋湖。说:“不过,我到水利厅工作汪洋湖29岁开始担任县之后就很少吃鱼了,实在想吃级领导,为党工作40多年,了,就下班回家买一条,在公工作岗位变换了18次,历任开场合从来不吃鱼,以至于大县委书记、水利厅长等重要职家以为我不吃鱼,其实我是怕务,关工委主任是他一生最后有些人给我送鱼。现在好了,的工作岗位。他曾掌管着60退休了,没权了,我又可以谈多亿元的水利工程,却没有用鱼吃鱼了。”手中的权力谋取过任何私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7年10期
长江丛刊

陋室清谈

陋室清谈之孟姜女一朵泪花开在浩渺的天地间孟姜女疲惫而虚弱的灵魂在遥远的过去舒展开肢体哦,你是隐匿的缄默者我未曾谋面过的神女想到你,就想到秦砖下的森森白骨;想到你一针一线织就的寒衣,那人形的幽灵,和戍边的人离奇地一致;想到你滴血验骨怀抱着他,“告诉我爱是什么样子的?”想到你血泪滴泣,一个帝国的万古屏障轰然瓦解。想到你就想到你一介弱女子,用执着将爱情救出,那一场与长城有染的花事,醉了古今多少情种……你真该狠狠地狠狠地哭啊你泪水的威力,超越当今所有的暴力拆迁工具。被你哭毁的长城还被评为新世界七大奇迹。教科书上它代表的是民族骄傲和智慧。墙还在立在更深更浓的阴影里,让你的泪流向这里吧!群山低首,江河呜咽世人需要领略你苦难的旷世传奇你就狠狠地狠狠地哭吧从历史的大地上哭着走过,哭自己没有织女幸运,每年起码有一次诉衷肠的鹊桥会;哭自己不如白娘子生个状元郎终究合家团聚哭自己没有梁祝浪漫,化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城乡建设》2006年03期
城乡建设

以开发为名 暴力拆迁

温州市中心区开发有限公司以房地产开发为名,拆除我家坐落在温州市绣山街道巨一村老上堡26弄9号房屋,拆迁面积800.3平方米,经我多次提出要求安置,都遭拒绝。2005年9月11日,该公司利用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参考》2010年02期
文史参考

暴力拆迁史的终结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各地掀起了大拆大建热潮,大干快上的背后,因拆迁引发的欺诈、骚动、冲突乃至命案比比皆是。我们要拆掉的应该是旧屋老街,而不应拆掉公民的权利与尊严、政府的权威与公信。暴力拆迁拆掉的是民心向背,是社会正义。有学者提出,现行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与《宪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瞭望》2010年45期
瞭望

对暴力拆迁的官员猜想

江西宜黄被拆迁人自焚的余波未散,又闻山西太原被拆迁人半夜被破窗入室殴打的惨叫声。基力拆迁事件为何这样的一波接一波?最近不断有嫌体采访笔者:当地政府官员们为什么不制止暴力拆迁,他们是怎么想的?拆迁新法为什么迟迟不出台,有关部门是怎么想的? 笔者亦很纳闷。前几天,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举办了一个城市化与拆迁的研讨会,会前邀请多个相关部门的官员,想了解他们对强拆的想法。并向他们打听,作为慕力拆迁依据的旧法到底还废不废?避免暴力拆迁的新法究竟还立不立?很遗憾,除两位法官外,政府官员一个也没有来。 于是,笔者请记者们直接去采访官员。记者们说官员们不见、不说。既然官员们不见、不说,那么,笔者就试着猜一猜。 有的官员确实想有所作为,想让所在地区旧貌换新颜。他们积极招商引资,组织开发建设,而这一切不能没有强拆。 有的官员想“进步”的步伐再快点,在任上干出几件“大事”。然而,干“大事”要钱,地方财力有限,于是他们就大肆卖地、拆迁。老百姓如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瞭望》2010年4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