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宋代乡村民间慈善活动

两宋是我国古代的一个重要转型期。宋朝基本废除了均田制,“田制不立”、“不抑兼并”使土地私有权得到一定承认。虽然国有土地依然占主导,但是公私二元的土地制逐渐形成,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商品经济的繁荣。在此基础上,宋代的社会事业也得到了长足发展,如建立仓储备荒体系、制定赈灾救荒法规、创立济贫恤穷设施等。两宋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也促成中国古代民间慈善事业发展的一个高峰。$$两宋时期的乡村基本以自然村落为主,聚集了一姓或数姓的家族,乡村社会结构和分层相对比较简单。宋代乡村民间慈善活动主要有以下四类:$$血缘性的慈善活动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宗法制社会,封建大家庭聚族而居,通过修家谱来实施一套“亲亲”、“尊尊”的礼教规范,也形成了传统中国以血缘为中心的人伦本位原则。这在一定历史时期有利于促进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发展。在此基础上,·宋代乡村以血缘为纽带的民间慈善活动十分丰富,其内容包括生活接济、收恤孤独、助婚济丧等,其中最典型、影响最深远的就是范仲淹立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师》2017年08期
中国教师

句分长短,别样风流

词,这一文学艺术,兴起于隋唐,发展于五代,在两宋时期达到巅峰,其发展与当时的社会、音乐和文学有着密切的关系。词受音乐和近体诗律的双重影响,故有“长短句”“诗余”“曲子词”“曲词”等名称。不同词牌的词,在篇幅、结构、句型和用韵上皆不同,以清简抑或繁复的语言、工整抑或多变的句式、拗怒抑或流婉的音节,获得强大的结构张力和丰富的表现形式,和古风、律诗的美感特质,相异甚殊。词更适宜于表达自由灵巧、细腻深微、复杂而个性化的情思,给了学生另一重创作空间。“天生是词人”“现在的学生,天生是词人。”在一次聊天时,王强老师如是说,又跟了一句:“根本写不出古体或律体的感觉。”我当时不禁哑然,而后细想,确有这样的现象:一些学生作的诗,句法或立意都乏善可陈,但换作填词,却总有几句灵动可爱,这种现象暂且看作“易得佳句”。还有些学生并不通诗律,却能凭着模仿作出词来,暂且看作“无师自通”。这两种现象成因不同,前者是因我们离词很近,后者是因我们离词很远。先说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学历史教学研究》2016年Z1期
中学历史教学研究

孔子在近代历史舞台上的“时装秀”

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核是儒学(南北朝开始称儒教,亦称孔教),由孔子创立于春秋晚期,战国晚期已是“蔚然大宗”;秦汉时期儒学经历了“先抑后扬”的发展,汉武帝时取得独尊地位,实现了官方化和制度化,成为正统思想;魏晋时受到佛道冲击,唐时开始复兴;两宋时期,二程、朱熹为代表的理学完成了儒学理论化和思辨化过程,标志着儒学的成熟;明清之际,一些有文化个性的学者再一次开创了思想活跃局面,儒学正统受到冲击。可见,在中国古代史中,儒学由于适应了中国封建社会政治统治的需要而不断发展壮大,在西汉确立正统地位以后虽受到了一些冲击,但是都没有从根本上动摇其在政治、文化上的统治地位,“孔子”、“儒学”、“儒教”俨然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信条和符号。然而,历史在步入近代大门以后,儒学的文化地位和社会价值受到了诸多质疑,孔子和他代表的儒学似乎也在不经意间变成了任人摆布的“木偶”,被不同阶级和阶层的人们换上了近似于自身的特色服饰,上演了一幕幕近代舞台版的“时装秀”。一袭布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西老年》2017年07期
山西老年

如果你穿越到宋朝(七)

船十只、飞鱼船两只、鳅鱼船两只展开花色表演与夺 标竞赛:“小龙船列于水殿前,东西相向;虎头、飞鱼等船,布在其后,如两阵之势。须臾,水殿前水棚上一军要是遇上长假,或者有了闲暇,你可能会首选出校以红旗招之,龙船各鸣锣鼓出阵,划棹旋转,共为圆门旅游去。这是今天许多人的生活方式。宋朝人也 阵,谓之‘旋罗’。水殿前又以旗招之,其船分而为二,喜欢出游。宋代之前,旅游只是一小部分人的需要,各圆阵,谓之‘海眼\又以旗招之,两队船相交互,谓到了宋朝,随着市民社会的形成,旅游成了寻常市民之‘交头又以旗招之,则诸船皆列五殿之东面,对的时尚。有四个地方,是两宋时期最热闹的旅游胜水殿排成行列,则有小舟一军校执一竿,上挂以锦彩地,如果你穿越到宋朝,这四个地方是必须要去体验银碗类,谓之‘标竿’,插在近殿水中。又见旗招之,则体验的。否则就白穿越了。 两行舟鸣鼓并进,捷者得标,则山呼拜舞。”开封:金明池观水戏 还有一种大龙船,“约长三四十丈,阔三四丈,头金明池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学刊》2016年05期
浙江学刊

论两宋时期禁谶与应谶的矛盾性

谶纬之学,具有源远流长的历史。(1)“谶纬之说,兴于西汉之末,而烂漫于东汉之世”,(2)与国家政治联系紧密,从而在两汉政治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汉“光武、显宗以察为明,以谶决事”,以至于“上下恐惧,人怀不安”。到汉章帝即位,“深鉴其失,代之宽厚、恺悌之政,后世称焉”(3)。一度盛行的谶纬之学,到南北朝时的刘宋年间才明令严禁,但在后朝一度反弹。隋唐皆发布禁令加以禁毁,但神秘异言并未因此而消逝,随着社会的发展,反而以更加旺盛的生命力,向广阔的社会基层延伸,尤其当社会不稳定时,更加活跃。“谶纬之学至宋已达千年,由于各代禁谶不力,这时似乎更根深叶茂了。”(4)作为最高统治者对于危害其统治的谶示言论,必定加以禁止,但值得关注的是,两宋君主一边是对谶纬的严令禁止,一边又呈现出信谶的矛盾行为,这一矛盾背后蕴含着深层的政治哲学,亦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隋唐之后为何禁谶不力。一、宋廷禁谶的法律规定谶纬之学如同社会谣言,如果泛滥则会带来社会恐慌,制造不安...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3年02期
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

肉刑在两宋时期的思想论争与制度表达

本文系中国法学会2011年度部级法学研究项目的成果,课题编号:CLS(2011)D05。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櫓02-0049-04肉刑是中国古代刑罚史中的重要内容,也是构成奴隶制五刑的主体。西汉文帝时,虽然颁诏废除了肉刑,但实际上肉刑却一直形未全灭而神犹存,在制度上还曾一度死灰复燃,而有关肉刑存废的论争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更是连绵不绝,几乎历朝历代都出现过与此有关的争论。从已有研究成果中可以看出,在肉刑存废之争中,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涉及人物最多的一次论争发生在汉末魏晋时期,这场长达三百多年的大讨论,为封建制五刑在隋唐时期的确立奠定了深厚的理论基础。〔1〕笔者同意这一看法。但目前所见,学者们普遍对于隋唐以后的肉刑论争及制度表达着墨不足,多是一笔带过而语焉不详。实际上,在封建五刑确立之后,有关肉刑的论争仍不鲜见。从封建社会后半期来看,肉刑应否恢复之争在两宋时期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