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肉市、楼市和制衡机制

上周的一则趣闻引发了全世界对于阿根廷的关注。该国总统基什内尔号召本国消费者尽量减少购买牛肉。“少购买牛肉,除非价格降低。让牛肉商领教一下消费者的力量,这样他们就不会随心所欲地定价了。”总统先生在3月14日如是说。就在本月上旬,他还签署了限制牛肉出口的法令。    基什内尔的言行之所以被全球媒体当作稀奇古怪之事广泛报道,就在于他试图遏制国内外消费者对本国优势产品的需求。在任何市场经济国家,除非某些特殊情况,政府一般总是不惜余力地鼓励本国优势产品的消费和出口。所以,我们常常看见美国总统为波音客机而满世界转悠;英国首相为招揽外国留学生而到处演讲;日本首相在核污染事件过后第一个吃海鲜;同样忙得不亦乐乎的还有,在国内各个招商引资现场忙碌着的地方政府官员,他们所积极推销的,无非也是本地区的优势产品———土地和劳动力。    那么,阿根廷政府限制牛肉消费的理由究竟何在呢?首先是金融安全的原因,几个月来该国牛肉产品价格上升幅度超过10%,政府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肉类工业》1994年06期
肉类工业

疯狂的肉市

黑色潜流,疯狂肉市,谈肉色变即目前中国肉市的现状。 一根绳子、一把刀子、一桶水、一架木台,我国的相当一部分屠宰业巳倒退到原始的加工状态,这是一个沉甸甸的社会间题。 勿庸置疑,在中国天地上,现今的肉市现状,巳到令人瞪目的、地步。用黑色潜流来形字现今的肉市,并不过分,而以疯狂的肉市来描述则更为贴切…… 一黑色肉市扫描 生猪经营放开后,多渠道经营生猪日益加剧夕城乡居民买肉吏为方便,凭票买肉排队等候的现象已不复存在。老百姓着实吃了一阵方便的放心肉。提着菜篮子的家庭主妇们越采越纳闷:除了以往的短斤少两外,现在买回家的猪肉煮不烂?肥肉熬油要溅水不止?活鸡鸭鹅白条鸡鸭兔注过水:化油炒菜有臭味,卤菜有异味?!..·… 镜头一宰杀公母猪现象加剧。不是因为卖猪难,白条现象使农民磨刀霍霍向母猪,而是个体户、小刀手所为。川内某地夕自1993年2季度起便风传S市有人在收公、母猎杀,现在巳由秘密转为公开,且广而告之:大量收购母猪边口,每公斤4元。笔者所在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肉类研究》1940年20期
肉类研究

黑色的肉市

黑色的肉市马连生(四川逐宁,629001)目前我国相当一部分屠宰业已倒退到原始的加工状态,从而带来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勿庸置疑,中国现今的肉市现状,已到了令人谈肉色变的地步。一、黑色肉市扫描生猪经营放开后,多渠道经营日益发展,城乡居民买肉更为方便,赁票排队的现象已不复存在,百姓们着实吃起了方便肉。然而,现在的情形又怎样呢?镜头一:宰杀公母猪现象加剧。川内某地,自93年2季度起便风传某市有人专收公母猪宰杀,现在已由秘密转为公开,且广而告之:大量收购公母绪。笔者所在的城区内,一收肉点日宰母猪20头左右。母猪来自本市及毗邻地区。正是这个点,被电视台曝过光,被工商局罚过款,可不到5天,这个点又旧业重操。据悉,一头60公斤左右的母猪,瘦肉出售,肥膘炼油,纯利在100元以上。镜头二:灌水肉、公母猪肉、病死猪肉充斥市场,笔者年初在农贸市场上买了一只1公斤重的子公鸡,居然也注过水。病死猪肉、母锗肉充好肉的现象更是比比皆是。据四川电视台去年夏天报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税收征纳》1999年12期
税收征纳

肉市抗税风波平息录

最近,走进鄂西边睡的湖北省兴山县高阳镇肉市场,我们看到这里经营和纳税秩序井然,在纳税期肉商们自觉按核定的税额缴纳税款,与半年前这里发生的35户肉商集体罢市抗税情景形成鲜明对照。 今年5月5日,兴山县国税直属分局副局长简万枉带领稽查股副股长吴述国、审理股副股长周立友急匆匆地来到县局,请求帮助解决分局所辖高阳镇集贸市场肉商集体抗税一案。据反映:该市场35户肉商因不了解税收政策,自以为税负过高.已集体罢市抗税5天之久。税务分局领导和稽查人员做了大量工作,仍未能解决问题。 案情就是命令。王全平,这位年仅33岁、年轻有为的兴山县国税局局长思考片刻后,迅速作出决定:“一定要及时妥善、圆满地解决好这个问题,以维护正常的纳税秩序,‘确保国家税款不受损失,保持社会稳定。”随后,王局长带领有关人员迅速向县委、县政府及县财委领导作了详细汇报.请求协助解决问题。 一当天下午,一场紧急部署解决抗税问题的会议在县国税局召开,县委、政府及县财委、县国税局等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村百事通》1999年20期
农村百事通

收集畜血 变废为宝

在我地,当猪贩或羊贩将猪或羊贩到肉市,一经工商部门检验确定无病,便在肉市门口进行屠宰,顿时血流地,不仅畜血就这样白白浪费了,还染了环境,一到夏天,到处都是苍。然而这种情况却给下岗职工提供了个新的致富机会,即用容器收集健床血,待血凝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文学》2007年12期
上海文学

肉市街的斯宾诺莎

自由人很少想到死,所以他的智慧不是关于死的默念,而是关于生的沉思。——斯宾诺莎秋天是纽约色彩最丰富的季节。街上的色彩缤纷起来。冬天里所有的人都像在墨汁里洗过澡,从里黑到外;夏天满街都是肉色的光腿光肚光膀子晃来晃去。到了秋天,人们腻烦了闷热的夏天,又害怕长无尽头的冬天临头,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爿店,都迫不及待地把最鲜亮明丽的色彩翻出来,穿在身上,涂在脸上,满街跑。原来一色的绿树,一阵一阵被风被雨染成金的、红的。晴时,天上一幅画;雨时,地下一幅画;有风的时候,这幅画就在微凉的空气里飘呀飘。这么好的时节,谁都会成为诗人。难怪有人会说在街上扔一石子,打中的就是一个诗人,好歹至少一位“三啊”诗人。所谓“三啊”,即开头一“啊”,收尾一“啊”,当中至少又一“啊”,听起来好像广东人吃的“三叫”。因此我时时提醒自己,石子不要打中我,尽管我有时不禁要“啊”几声。啊啊!秋天!就在这样一个晴好天气,我从Battery Park沿哈德逊河边一路“啊”过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