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FDI负增长的正面意义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全球经济危机开始对各国实体经济产生了多方面影响。这其中,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自然也不能幸免。$$    1月15日,商务部新闻发布会称,2008年12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59.78亿美元,同比下降5.73%。这已经是自去年10月起,中国的FDI连续三个月出现同比负增长了。在数据公布后,市场人士普遍认为,这说明在国内经济增长出现明显减速的情况下,境外投资者对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乐观情绪遭到一定程度的打击,进一步投资意愿有限,而且不断恶化的经济形势很可能将持续制约资金流入。$$    在笔者看来,市场的这种声音过于悲观。事实上,在环球经济危机的情况下,中国能实现每月五、六十亿美元的FDI已是不易,这本身就意味着目前国外实业资本仍然看好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做出这个看起来比较乐观的判断,就先要对近期国内FDI连续出现同比负增长的情况作个解释。$$    不能否认,经济危机是近期国内FDI缩水的重要原因。但相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养生》2018年09期
现代养生

“吃喝玩乐”谈养生

“吃喝玩乐”这个词,常作为贬义词与那些游手好闲、行为不端的人、不务正业任性放荡的纨绔子弟或贪官富豪的奢侈腐化联系在一起,泛指过度恣意享乐的生活。其实从正面意义上讲,这4件事也是人生的日常生活需求。在物质生活水平相当富裕的时代,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也许会慢慢成为社会的一种主流理念或小康社会下的一大亮点,与吃喝玩乐关联的行业正发展为朝阳产业。只不过要求个人行为方式要与时代的消费水平、社会公德公益相契合罢了。处在新时代的老年人,社会赋予他们幸福养老的权利和保证,有丰厚的物质和多元化可供选择的休闲娱乐项目,吃喝玩乐是晚年生活的应有之义。三国时曹操的《龟虽寿》,有“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之句。就是说有好的“保养”并娱乐开心可以获得长寿。明代著名医学家龚廷贤一生探索衰老的规律,寻找健康长寿的方法,活到92岁。他根据多年从医治病,保健养生的实践写出一首《摄养诗》,归纳出一套与吃喝玩乐有关的养生经,告诉人们:不要轻视“吃喝玩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14年12期
青年教师

始于童年的竞争很少有赢家

我们的习惯是崇尚竞争,成长为一个成年人的正常过犹如崇尚美德一样;而且很多程,是一个由“小动物”向“人”人认为竞争意识要从小培养,进化的历程,即“自然人”向“社如同美德需要从小培养一样。会人”过渡的历史。初生婴儿和这实际上是一个认识误区。这一头刚出生的小牛犊一样无一误区的出现有两方面主要原知,体力上比小牛犊更柔弱,从因,一是过分高估了“竞争”的童年走向成年的时间也比小牛正面意义,二是没明白童年的要长得多。主要任务是什么。这是大自然的精心安排,人生并非完全不需要竞它要为每一种有巨大潜能的生争,我们不否认竞争给人们带命,留出足够的积蓄能量的时来的成就感,能推动社会进步。间。就像麦苗从小绿芽过渡到但竞争一定要守住两个度,一麦穗硕壮必须需要时间和阳光个是心理程度,一个是年龄向雨露一样,其间有较为漫长的度。前者说的是“适度”的竞争岁月,以及严格的、不可逾越的是好的,不要“失度”;后者说的顺序。是并非任何年龄的人都适宜参童年的任务不是向外延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大众文艺》2012年04期
大众文艺

概念模式层级下俄汉动物熟语中喻人正面意义的比较分析

熟语意义的形成取决于客观世界中确定的主观理解。含有动物特征的熟语描绘的不仅是主—客观的关系,还展现了主观的情感状态。[1]动物熟语有正面或负面语义,这是和动物与人之间,以及动物对人类的益害有关的。这里只分析正面语义。一、俄汉语中对熟语的定义及特点(一)俄语中对熟语的定义熟语是语言学的分支。原苏联科学院编的《Русскийязык》中的定义:广义的熟语,包括所有具有固定性(устойчивость)和复现性(воспроизводимость)词的组合;狭义的熟语,只限于成语性熟语。”[2]本文所举例子以狭义的熟语为主。(二)汉语学中对熟语的定义熟语一词最初是从俄语词“фразеология”或英语的“phraseology”翻译过来的。关于熟语的定义,在汉语的研究中,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但大多学者认为,它包含成语、谚语、惯用语等一些固定的搭配。(三)熟语的特点熟语一般都具有结构上的稳定性和意义上的整体性的特点,其意义不能只从字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出版广角》2007年03期
出版广角

出版也需“金酸莓”

参差不齐乃是幸福的本源。这一点对当下中国的出版界同样适用。为什么越来越多的读书人、写作者与出版人在阅读、写作与出版的过程中丧失了以往的那种幸福感与趣味感?根源在于出版批评丰富性的丧失,在于出版批评的单一、无趣与非独立——我们渴望特立独行、活泼有趣的评论文章与批评家。我们所说的参差不齐不只是水准之别,更是标准之别、功能之别、风格之别。挑明了,我们需要公正而有趣的批评,哪怕是出于无私心的赏玩、戏谑,我们也一样欢迎——相对那些刻板、冗长、沉闷的王婆卖瓜式评论,它们倒是满清新可爱的。国外影视评论界在这方面就做得不错。从1981年起,作家约翰·威尔逊就开始组织一班评委,对当年口碑最差的电影及电影人进行“表彰”,在每年奥斯卡奖项公布的前一天抢先公布同样类别的最差奖项——金酸莓奖。习惯甚至麻木了追捧的明星与名导往往会在这里被褪去光环、遭遇当头棒喝。与奥斯卡的学院氛围不同的是,金酸莓奖一直体现着自己的草根性。只要能认真地填写入会申请书,并且保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