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最昂贵”赔付折射巨灾险重要性

3月11日发生在日本的强震,使远在欧洲的再保险巨头也颇感头痛。因为再保险机构分担了日本国内很多保险公司的理赔风险。于是,几乎同一时间,瑞士再保险有限公司、慕尼黑再保险集团和汉诺威再保险公司的股价,均下跌超过4.55%。$$    据美国著名风险评估公司AIR环球公司日前公布的报告称,日本大地震给保险业带来的损失可能达350亿美元,这还不包括正在不断增加的次生灾害损失。据了解,350亿美元相当于去年全球保险业自然灾害理赔总额,使得日本大地震可能成为保险业历史上“最昂贵”的一次自然灾害。$$  日本地震保险有保障$$  作为地震多发国家,日本政府长期将地震保险作为应对支柱之一。据了解,日本地震保险的承保对象分为企业和住宅两类,目前家庭购买的地震保险是住宅火灾保险的附加保险,虽不是强制性险种,但投保的家庭仍不在少数。由于地震保险的损失巨大,单靠商业保险公司无力承担所有风险,因此地震保险合同全部集中至日本地震再保险公司,通过该公司向政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经济》2018年06期
当代经济

中国地震保险市场存在的问题及其发展对策

一、引言地震是极具破坏力的自然灾害之一,特别是过去的几年里更是给我国人民造成了极大的财产和生命损失。但是我国在地震到来后,大多以政府救助为主。仅仅以经济补偿及组织日后的灾后重建工作,与灾区人民的实际需要相差甚远。对于减小地震的潜在经济风险,地震保险是一种可行的方法,日本、美国等国家都已经拥有系统化的地震保险制度。我们应汲取其他国家地震保险制度成功经验,结合国家资助和市场运作,进而构建我国独特的地震保险制度。我国的地震保险制度起步相对较晚,但随着近几年地震对我国的巨大破坏,我国学术界也对国外的地震保险制度和相关理论进行了深入探究,我国已初步建立了专门的地震保险制度。在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后,我国的保险行业开始复苏,并且重新开设了地震保险。1986年,中央人民银行将地震保险划为“财产保险的除外责任”。1997年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指明了“国家鼓励单位和个人参与地震保险”。2000年7月,我国保监会正式确认将地震保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金融》2016年23期
中国金融

日本地震保险经验

“3·11”东日本大地震五周年之际,2016年4月,日本熊本县发生连环强震,最高达里氏7.3级。为最大限度减少家庭财产损失带来的影响,在日本财产保险行业协会——日本损害保险协会主导下,保险企业采取全方位应对措施,快速有序推进地震保险相关理赔工作。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日本保险业曾面临日本历史上最大规模保险金赔付,财产保险企业当期收益大幅下滑,但在日本地震保险及再保险制度框架下,财务损失均在可控范围内。日本地震保险制度的风险管理及运行机制对我国具有借鉴意义。日本地震保险机制基本框架地震保险制度日本地震保险将保险对象分为面向家庭和面向企业两大类,考虑到地震风险和保险公司理赔能力,两类地震保险的参保及理赔方式不同。其中企业地震保险由财产保险公司直接承保,完全属于商业性运作,政府不负担赔偿责任。而我们常说的地震保险制度特指政府参与的家庭地震保险制度。根据1966年日本出台的《地震保险法》,地震保险制度通过政府对保险公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城市与减灾》2017年02期
城市与减灾

积极探索 服务民生 开创我国农村房屋地震保险先河——云南省开展政策性地震农房保险试点

云南是个多灾省份,干旱、洪涝、泥石流、地震、滑坡、崩塌、风雹等自然灾害频发,因其地处印度洋板块与欧亚板块碰撞带东南侧而成为我国地震最多、震灾最重的省份之一。全省均处于6度以上抗震设防区,7~9度设防区面积占全省总面积的84%,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据地震部门统计,20世纪,云南省平均每年发生3~4次5级以上地震,每3年发生两次6级地震,每8年左右发生一次7级地震,我国大陆23.6%的7级以上大震、18.8%的6级以上强震都发生在云南。同时,由于云南50%以上的农房为土木结构,抗震设防标准低,往往造成小震大灾、大震巨灾,因而农村、农民是最需要地震保险保障的地区和群体。尽快实现政策性农房地震保险试点工作落地,探索建立地震巨灾保险制度和建设多层次巨灾风险分散机制及体系,满足人民群众对地震保险的强烈需求刻不容缓。近年来,云南省积极探索,大力推进农房地震保险工作,在民政部、中国保监会的关心支持下,省委、省政府积极推动,省民政、财政、住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保险职业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保险职业学院学报

多层次风险分散机制下地震保险的实践与思考

建立地震巨灾保险机制,是国家防灾减灾体系的重要一环,也是当前我国巨灾保险实践的迫切需要。汶川特大地震和芦山强烈地震,曾经给灾区带来了巨大财产损失与人员伤亡,而当时的保险补偿比例不足2‰,远低于30%的国际标准。这一现象引起了国家和有关部门高度重视。本文从分析现行地震救灾体制存在的弊端和国际比较出发,试图探寻在我国地震多发地区开展巨灾保险的模式选择。一、现行地震救灾体制存在的弊端目前,我国地震损失以国家财政补偿为主,以捐赠和救援为辅。这种完全依靠政府事后救灾模式,虽有快速动员各种社会资源开展应急抢险救灾优势,却通常忽视事先依靠市场机制尤其是商业保险机制作用,在统筹“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的手”应对巨灾损失上存在巨大理念和实践差距。数据表明,在自然灾害每年造成数以亿计损失中,财政拨款仅占直接经济损失的3%。可见财政救灾资金应对突发性巨灾损失能力较弱,灾后重建资金的筹集速度和规模存在不确定性,公众对地震灾害无法进行事前合理预期。二、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劳动保障世界》2017年20期
劳动保障世界

浅议房屋地震保险存在的问题及解决对策

房屋地震保险是家财险的一个品种,是专门应对地震灾害带来的巨大风险而设置的,目前我国保险市场上,单纯的房屋地震保险产品是很少的,部分房屋地震保险都是以附加条款的形式而出现的。房屋地震保险作为一种新型的分担经济损失的工具越来越受到国家、社会、人民的重视。地震保险不仅可以补偿经济损失,充分利用社会救灾物资,减少公共财政的不稳定性风险,最终达到稳定社会的作用。一、房屋地震保险存在的问题1、房屋地震保险缺乏政府的推动和支持,缺乏巨灾保险制度,地震保险难以建立,政府支持和管理力度不够。由于包括可行性与操作性等在内的各种原因,我国地震保险制度建设仍处在研究规划阶段。我国当前的巨灾风险管理主要采用的是一种以中央政府为主导、地方政府紧密配合、以国家财政救济和社会捐助为主的模式,没有建立专门的巨灾保险体系。2、国内消费者对房屋地震保险的了解和关注程度比较低。地震险属稀有品种,而且都与分红挂钩。房屋地震保险在广州、天津、成都有售,销售面窄。而其产品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