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办高校高等教育普及化的“增量”

作为涵盖各种学历层次、面向多种层面求学者的一个复合体,民办大学首先应该帮助处于人生第一个十字路口的高考落榜生重新点燃心中的希望。同时,其还肩负着为社会输送一大批高等职业技术人才的职责。可以这么说,让无助的学子有助、让有志的青年成才、让奋进的人才辉煌,民办高校正承载起中国高等教育由大众化向普及化过渡所需要的“增量”重任。$$适应高教改革,迎接发展“春天”$$中国的民办高等教育正面临一个新的春天。前一段时间,中国民办高教整体面临着挑战和艰辛:普通高等院校连续七年扩招,客观上使原来的民办高校由于生源拮据所剩不多,即便剩下的也勉为其难。近来,随着加大高职的数量,国家制定了中国高等教育到2010年实现30%的宏伟目标。中国高等教育由大众化向普及化过渡所需要的增量主要放在了我们民办高等教育身上。据统计,目前本市经市教委认定为民办的具有学历教育的高职院校有16所。制订中的《上海市民办教育发展总体规划》明确提出,到2010年本市民办高等教育在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开放教育研究》2018年03期
开放教育研究

“全面二孩”政策下我国高等教育普及化进程

为了应对我国新出生人口数量的持续下降和人口老龄化,促进人口均衡发展,2015年1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学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并决定于2016年1月1日起在全国“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简称“全面二孩”)政策。人口学家普遍认为该政策的实施将提高我国人口出生率,但对提高的程度尚有较大争论。这引发我们关注该政策引起的人口数量变动对我国中长期高等教育发展的长远性和全局性影响。本研究试图对2017-2040年高等教育适龄人口进行预测,进而预测我国中长期高等教育发展规模及高等教育普及化进程,以期为我国中长期高等教育发展战略规划提供参考。一、2017-2040年高等教育适龄人口预测在已有高等教育适龄人口预测研究中,程瑶等(2008)以及李硕豪等(2013)以已出生人口数量和估计的人口死亡率建立适龄人口预测模型,但对比实际适龄人口数据与预测结果的数据表明,这种适龄人口预测模型的误差...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山东体育学院学报》2018年04期
山东体育学院学报

高等教育普及化背景下我国高校体育发展的困境与出路

根据马丁獉特罗提出的高等教育发展阶段理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超过50%即进入普及化阶段,同时他认为接受高等教育在精英阶段是一部分人的特权,在大众化阶段是一种权利,在普及化阶段则是一种义务[1]。在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任何有条件的人都可以选择在任何合适的时间以合适的方式接受高等教育[2],届时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口将增加,高等教育整体结构将更加和谐,系统内部将更富有弹性,协同合作的外部关系将得到建立,高等教育功能也将扩大化,高等教育将成为社会文明进步的基石[3]。截至目前,我国已有北京、上海、天津和浙江等省市进入了高等教育普及化的阶段[4],预计2020年我国将全面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高校体育与高等教育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高校体育的改革与发展必须考虑高等教育不同发展阶段的特点与要求,当然高等教育发展也不能忽视高校体育的发展,必须为高校体育的发展提供必要的支持与发展空间。面对即将到来的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高校体育究竟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育研究》2017年20期
课程教育研究

高等教育普及化对我国高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启示

一、高等教育普及化的相关特性普及化的概念及分类,源于马丁·特罗1973年提出的高等教育发展三阶段理论,即主要以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指标,将高等教育发展分为精英化(毛入学率≤15%)、大众化(毛入学率15%~50%)和普及化(毛入学率≥50%)三个阶段。相较前两个阶段,普及化在发展时限、群体界限、组织权限上具有显著特性:(一)发展时限上的延伸性。精英化和大众化具有相对固定的发展时限。以美国高等教育为例,精英化阶段约为300年(1)(17世纪30年代~20世纪40年代),而大众化阶段仅约20年(20世纪40年代~60年代)。我国现代意义上的高等教育如从清末民初算起,从精英化迈向大众化用了百余年时间(19世纪末~20世纪初),而大众化阶段同样仅需20年左右时间,因为无论是依据国家教育“十三五”规划还是按照目前高等教育发展态势,至2020年我国都将基本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2)高等教育三个发展阶段在时间轴上呈现两头长、中间短的特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与教学研究》2017年02期
教育与教学研究

我国民办高校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到来前的思考

我国的民办高等学校自20世纪80年代起步以来,[1]已经经过了三十多年的发展历程,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指出:“民办教育是教育事业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和促进教育改革的重要力量。各级政府要把发展民办教育作为重要工作职责,鼓励出资、捐资办学,促进社会力量以独立举办、共同举办等多种形式兴办教育。完善独立学院管理和运行机制。支持民办高校创新体制机制和育人模式,提高质量,办出特色,办好一批高水平民办高校。”[2]这表明对民办高校的发展问题的研究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此外,我国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在2015年已经达到40%,预计在2019年达到50%,进入普及化阶段。在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到来之前,非常有必要对我国现有民办高校的发展进行研究,以更好地推动我国高等教育事业普及化阶段的到来。通过对我国现有民办高校的现状与问题的研究及民办高校发展的SWOT分析,对优化我国民办高校的发展提出一些合理...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当代教育与文化》2017年02期
当代教育与文化

论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以生为本的价值诉求

学生是教育活动的主体,以生为本是教育活动必须坚持的一个基本准则。高等教育后大众化,乃至普及化阶段,高等教育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要求我们对以生为本应有新的理解、新的坚持及实践。一、以生为本的科学依据简单说来,以生为本就是要求教育活动要以促进学生发展为根本,围绕学生的发展需求来开展,这既是教育活动基本规律的体现,也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要求。1.以生为本是教育发展规律的基本要求教育是以培养人为根本目的的专门活动,学校是培养人的专门机构,人既是教育的起点,也是教育最高和最终的目标,以学生的成长成才为本是教育主旨。正如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原校长毋国光所讲:学校是为学生办的,大学是大学生的大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5年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中明确指出:“维护和增强个人在其他人和自然面前的尊严、能力和福祉,应是21世纪教育的根本宗旨。”[1]《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