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为“准园丁”提供数字学习平台

过去,师范生踏上工作岗位前,总要先到几个学校进行实习,学习如何上课,如何与学生进行沟通交流。在上海师范大学,师范生在学校里就可以提前开始角色转变。在微格教学实验室里,他们不仅能开展教学实践,获知不足进行改进,还可以实时观看一些名师的现场教学公开课,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    2002年以来上海师范大学微格教学实验室已经累计为近6000名师范生提供了约36000学时的教学实训,还联合上海市师资培训中心为上海的基础教育职后师资进修提供了大量教学实训与研修工作。$$  全新的教学实践体验$$    微格教学实验室系统初建于2001年。实验室总面积约300平方米,分总控室、培训室和分组实验三大功能板块,其中有7个分组实验小教室。2005年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又承担了上海市教育高地重点建设项目——教师教育高地项目,对实验室进行了改造,于2008年6月投入使用。$$    记者前去参观的时候,恰逢师范生们在进行教学实践。上去一询问方知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信息技术教育》2017年10期
中国信息技术教育

数字学习中的教育数据挖掘与数据聚类分析海外案例

互联网和通信技术的发展,使基于互联网的远程教育与数字学习得到了迅速发展。而学习者在数字学习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数据资源,分析这些数据资源能够帮助教育工作者更好地了解学习者及其需求,进而改进数字学习系统。时至今日,在数字学习系统中整合数据挖掘的探索仍处于初级阶段,但在过去的几年中,这方面的学术研究已有了很大进展,其中大部分涉及聚类方法的设计和应用。因此,笔者在本文回顾了最近应用于数字学习的聚类研究海外案例,期望能够通过对其基本算法和案例的介绍,为数字学习研究者和从业者提供借鉴。●教育数据挖掘中的基本聚类算法数据挖掘是一种从数据收集、预处理和建模到过程评估与实施的数据分析的过程,为生物医学、工程学、经济学等多样化领域中的问题提供分析解决方案。教育数据挖掘可以通过分析用户生成的数据形式的可用信息,从数字学习系统中提取有用的知识。数据聚类分析是研究数字学习中最常使用的分析方法,以最简单的方式说,数据聚类是将N个数据项中的每一个数据分配给K...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7年28期
文教资料

谈数字学习背景下的图书馆服务

一、引言近年来数字学习成为学习的一种重要方式,风靡全球,数万人同时学习一门课,打破人类学习的纪录。图书馆是社会的大学与大学的心脏,对于高等教育具有支持作用,是学习者的资源中心。现在网络成为我们生活工作与学习的重要部分,数字学习无所不在,因特网与数字科技不断进步对于未来人类学习具有重要影响,可以帮助个人获取知识,是一种新型的学习方式。因特网向学习者提供学习机会,取代以往的以课堂为中心的学习形式,改变了人们教育与学习的方式,从传统教学到网络教学,数字学习成为个人学习的新方法。二、数字学习带来的变化数字学习改变了大学传统的教学与学习方式,为图书馆带来了新挑战与新角色要求,Doherty,Sharma和Har-butt(2015)认为数字学习有六大新趋势:第一,移动学习,系指学习者不在固定场所,通过互联网进行学习,由于不受限于时间、地点,能在任何需要的时候学习,因此移动学习受到欢迎;第二,游戏化数字学习,游戏教学更加重要,一些创作平台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厦门科技》2017年05期
厦门科技

台湾数字学习产业发展现状及主要数字创新应用厂商动态分析

近年来,在信息技术及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推动下,两岸以网络游戏、数字动漫、数字出版、数字学习、移动内容、数字视听及网络内容服务为代表的数字内容产业得到了快速发展。其中,数字学习产业作为台当局进入21世纪以来重点扶持的朝阳产业,在岛内表现亮眼,业已成为台商扩展大陆市场的重要领域。本文将就台湾数字学习产业的定义、范畴、发展现状及海外市场拓展情况加以分析。台湾数字学习产业的定义和范畴台湾地区将数字学习产业划分为数字教材、平台/工具、服务与硬件四大次产业。产业定义与范畴详述如下:1.数字教材产业数字教材包含数字化的学习内容设计与课程开发之进行,供使用者于桌上型计算机、笔记型计算机联网使用则属在线学习教材,若利用智能型行动载具使用,则称为行动学习教材。教材内范畴包含英文、华语文、IT、管理、工业、游戏、医疗及教科书等,以及企业训练课程之教学内容。2.平台/工具产业此范畴又可分为三个次分类,其定义与涵盖内容如下:(1)智慧学习/社群包含学习平台...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通讯世界》2015年09期
通讯世界

高职院校数字学习中心的设计与实现

1概述目前高职院校基本已经建立了覆盖全校的有线或无线网络、部分应用系统,但是随着信息化建设过程的不断深入和用户应用需求的不断提高,当下,信息孤岛及应用孤岛的问题日益突出,为实现分散的应用向集中的应用转化,从固定的服务向个性化的服务转化,从部门级的应用向校级应的用转化,从管理向服务转化。以先进的现代信息技术为支撑,建设丰富的专业教学资源库,满足专业建设共性需求,实现优质资源共享,作为实践教学和技能训练的有效补充显得尤为重要。数字学习中心的建设是新时期职业教育不断转变办学思想、服务社会经济的必然选择,也是国家中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示范学校建设的重要内容。数字化学习中心是以计算机信息和网络为基础,借助于计算机的相应技术建立起来的,对于学校的教学、科研、管理、技术服务等教育教学信息加以收集、处理、整合、存储、传输和应用,使数字资源得到充分优化利用的一种虚拟化的教育教学环境。通过实现从设备环境(包括设备、教室等)以及资源(如图书、讲义、课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海峡科技与产业》2015年08期
海峡科技与产业

台湾数字学习产业发展历程

所谓数字学习是指以数字工具,通过有线或无线网络取得数字教材,所进行在线或离线的学习活动。而数字学习产业则是由数字教材、工具/平台、学习服务、学习硬件(如电子白板、即时反馈系统、实物投影机、电子字典、学习机、智能手持装置、智慧教室等)等四大领域业者组成。数字学习产业定义与范畴其中,数字学习的“核心产业”系指数字学习的型态,包括数字教材、企业训练课程、各类学习平台与工具(LMS/LCMS/TOOL)、教学系统(虚拟教室)、学习网站服务、补教数字化服务、顾问咨询、移动系统/工具等。“学习终端”是指学习者因学习需求而使用具备学习内容的学习载具与专属的学习服务。“智慧教室”则指整合各项资讯设备,通过完善的网路通讯技术,并运用各种数字教材、学习资源及教学方法,提供一个教学更有效率、学习更有成效,且能培养学生在问题解决、创造力、批判思考能力攀上更高层次的学习环境。在这种动态学习空间中,通过数字科技学习载具串联,使得教学端与学习端互动,并系统性...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