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前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主要范式

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而马克思主义哲学又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的理论基础,故马克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矿业大学
中国矿业大学

文化哲学视域下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研究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直面了当前国人面临的精神困境,它最重要的目的是通过马克思主义的有效传播使马克思主义内化为民众的精神存在,成为民众的行动指南。本研究紧紧围绕“如何使马克思主义内化为民众的精神存在,提升民众的思想和意识,构建民众的精神家园”这一核心命题而展开,并希望通过马克思主义文化哲学这一有效的研究视域和理论方法达到这一研究目的。马克思的“主体性文化观”强调文化建立在作为人的本质的活动方式——对象性的实践活动基础之上,并强调应紧紧将文化的创造与人的发展结合起来,强调主体人是文化的创造者与享有者,文化创造的根本目的是促进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建基于“主体性文化观”的马克思主义文化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实践哲学大众化的当代形态,文化哲学从一种内在于实践哲学的理论视角转变为一种实践哲学的外显形态。文化哲学强调文化生成于主体以生命存在的意向性为理由的实践过程,文化“规定”人于无形,它通过对文化现象的解析,把握人的本质、人的生存方式和人的发展,其最...  (本文共27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北师范大学
东北师范大学

西方哲学中国化历程及经验教训研究

西方哲学中国化,是21世纪以来学界经过初步提出概念、局部交流探讨、广泛开展研究三个阶段之后所提炼出的研究模式,反映了学界对于西方哲学和哲学整体研究路向的一定程度的共识。本文所体认的西方哲学中国化,是指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以追求独立解放、民族复兴、文明再造的主体意识,逐步将西方哲学“化”为大写的中国哲学发展养分,至改革开放后正式形成为明确研究范式的历史活动。由此,文中的“西方哲学中国化”概念在严格意义上是特指改革开放之后所形成的西方哲学研究新范式;而1840至1979年间中国人引进、吸收、批判、转化西方哲学的活动则称为“西方哲学在中国”、“西方哲学的初步传播、研究、批判”等等。当然,后者是前者的历史性基础,而前者则是后者的时代性升华。总体来看,选择性地吸收、创造性地转化和对话性地反哺是170多年来中国人在“化”西方哲学过程中所呈现出的紧密相联的特点。在影响西方哲学中国化的诸多因素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由此就构成了开展...  (本文共1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连海事大学
大连海事大学

论李达“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

本论文基于当下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现状,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传入中国之初李达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入手,对李达"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与研究,为当下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寻找思路,实现突破。论文第一部分对研究背景与研究意义进行阐明,同时针对国内"李达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李达的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的研究进行概述,针对国外"范式研究"和"如何进行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进行综述,为论文的撰写奠定基础。论文第二部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及其研究范式进行概述:首先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范式的概念进行厘定,其次对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进行了概括,最后对李达"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概念和内涵进行概括。论文第三部分从历史文化背景、理论来源和李达个人独特的经历三个方面展开,就李达"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的形成和发展进行阐述。论文第四部分围绕李达"中国化"的研究范式的具体内容展开,就研究基础...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哲学的民族性研究

哲学以其深刻的反思性和批判性成为人类把握世界的一种基本方式,任何一种哲学观都是以民族性的存在方式、时代性的内容、人类性的追求和个体性的风格去追求和探索关于世界本原和人类生活意义的“终极关怀”问题。哲学总在寻求普遍和超越,却又最个性化,具有多姿多彩的民族性内容和形式。哲学以民族为载体而存在,其形成是特定民族所处的地理环境、社会生产方式和政治结构、民族交往、文化传统、科学宗教语言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没有民族性的哲学是不存在的。民族性是哲学的题中应有之义,哲学以民族性为存在方式和基本属性,总是特定民族在特定时代、特定社会实践和特有历史文化传统的最高理论概括,是系统理论形态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特定民族的哲学集中反映了该民族特有的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人生观以及他们赖以安身立命的终极根据,凝结了该民族特有的民族性格、民族语言、民族心理、民族思维方式和民族精神。从民族自身的发展来看,哲学是民族之魂,各个民族的发展离不开哲学,没有形...  (本文共32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

马克思哲学革命的文本学解读

对于马克思哲学革命的准确理解,是深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必要途径。然而有效解读马克思哲学革命的实质,又须具有方法论自觉和多重分析视野。马克思哲学独特智慧的形成,首先根植于波澜壮阔的现实实践,即马克思对其所处时代现实社会生活的理解和批判,同时来自马克思在消解传统西方思辨哲学过程中所彰显的缜密的逻辑剖析和主体意识自觉。因此,解读马克思的哲学革命必须诉诸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的方法。基于这一视角,论文首先考察了马克思对于西方哲学传统的反思与批判。强调马克思哲学革命源自传统西方哲学的自身困境。传统西方哲学发展的总体特征,就是将逻各斯(the logos)当作探讨世界本原、追求终极实在、永恒原则和绝对真理的中心,诉诸理性和逻辑的自我完善来寻求人类解放的路径。然而在马克思看来,哲学重要的不在于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哲学革命的深层旨归,就在于以现实实践转向消解了理性决定论,以历史生成论消解了本体还原论,以现实个人的解放消解了伦理拯救论,...  (本文共1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