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自由人联合体”的再认识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共产党宣言》中,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看作是资产阶级社会的直接对立物和代替物,并把未来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社会称之为一个“联合体”。这个“联合作”被看作是联合起来的个人的集合,是首先实现了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并在此条件下能够使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成为现实的自由人联合体。$$在社会主义的现实发展之中,必须使社会主义社会在每个社会成员的自由发展与社会进步之间形成一种有机的互动的联系,并创造和提供一种能更加有效地促进每个人自由发展的新的条件。在以往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中,往往偏重于对集体、对国家、对社会、对组织的认同,而对如何创造条件去促进每个人的自由发展这一方面则相对认同不够。在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实践中,应该拓宽把联合体的自由与个人的自由发展广泛结合起来的更加有效的途径;应该保证联合体自由的发展不会造成对个人自由发展的妨碍和侵害,同时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应促使联合体的自由更加协调,使之为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提供保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理论经纬》2015年00期
理论经纬

自由人联合体:赫斯、马克思所探索的人类理想社会

赫斯与马克思这两位自由共同体思想家的一生都是在注视和研究探索人类的幸福。他们在人类幸福这样一个共同目标的昭示下,互相学习、相互影响,虽然说赫斯对自由联合体思想的探索曾经走在青年马克思的前面,但是马克思通过潜心研究与探索,从现有的经济条件入手考虑人的现实存在问题和现实的人的本质与生产的全球化来探讨共产主义和自由人联合体思想,马克思的这种方法论从某种视角来审视,完全超越和扬弃了赫斯的自由—和谐共同体思想,实现了马克思自己的自由人联合体思想。无论是从古代社会(史前社会)来看,还是从当今全球化社会来分析,我们都可以肯定地说,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思想是完全符合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趋势的社会理想境界,是对现代国家发展问题的价值探索与反思,其旨归在于研究探讨个人与共同体、权力与善的张力问题的治理方略,也即方法论,其有利于当今全球化条件下的社会治理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以及和谐世界的建构。一、赫斯的自由—和谐共同体思想影响马克思自由人联合...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改革与战略》2017年12期
改革与战略

“自由人联合体”的思想逻辑与实践逻辑

一、通向“自由人联合体”的不同道路《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揭示了资本主义产生、发展和必然灭亡的历史过程,设想了“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1)。即取代资产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社会的,是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通向自由人联合体的道路,马克思既总结过“巴黎公社”的经验教训,又提出过跨越“卡夫丁峡谷”的设想,俄国和中国等国家走出了自己的不同道路。(一)巴黎公社的经验与教训巴黎公社是1871年3月18日至5月28日期间短暂存在统治巴黎的无产阶级政权,民主选举产生的公社中央委员会成员中技术工人和专家占很高比例。尽管面对强敌随时存在生存危机,巴黎公社仍然进行了有效管理,颁布和实施了一系列革命性的法案和措施。经济方面主要有:(1)颁布法令将逃亡资本家的企业交给工人合作社经营,并拟定了建立工人合作总社的计划;对未逃亡的厂主公社派人监督企业生产;(2)...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09年28期
文教资料

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思想及其当代启示浅探

叶如贤教授在他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一文中指出:马克思“自由人联合体”这一概念的提出并不是心血来潮的偶然之作,而是马克思“根据他对旧国家的批判、根据‘自由理性来构想国家’的结果”。确实这样,马克思在1841年4月的博士论文中第一次从哲学上探讨了个人自由问题。在《莱茵报》时期,他在实践与理论的探讨中,第一次表达了自己的社会理想:要“把国家看作是相互教育的自由人的联合体”。马克思在写作《189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期间,受到青年黑格尔派重要成员魏特林《和谐与自由的保证》一书影响并对这本书给予积极评价。魏特林对私有财产制度作了最严厉的批判:“私有财产是一切罪恶的指出:共产主义社会是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一、“自由人联合体”思想的内涵分析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原因之一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雇佣劳动剥夺了工人的自由。“他们不仅是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国家的奴隶,而且每日每时都受机器、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哲学研究》2016年05期
哲学研究

论“自由人联合体”的历史向度和价值向度的统一

长期以来,一提到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思想,学界或者单纯地从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性、必然性或规律性出发,论证其科学性;或者单纯地从马克思关于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出发,把握人类这一最高理想和价值取向。这种把“自由人联合体”的历史向度和价值向度相分离的解读方式,会导致一些无法解释的疑问:马克思为人类未来揭示的“自由人联合体”与其他思想家提出的社会理想构图有何区别?作为最高的社会形态,共产主义为什么对无产阶级和全人类有如此之大的吸引力,并为之流血牺牲?只是由于“自由人联合体”是一种应然的价值理想?还是仅仅因为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一、“自由人联合体”是现代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基于对资本主义社会乃至整个人类社会的规律性认识,马克思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提出了“自由人联合体”这一科学命题和思想。他把无产阶级通过革命建立起来的新社会设想为“自由人联合体”,即彻底消灭了阶级和阶级对立的社会组织。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不是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商》2016年30期

对马克思“自由人联合体”概念的三点解读

在《共产党宣言》这部著作中,马克思从人性角度阐释了“自由人联合体”这一概念,指明真正的“自由人”应该是人性的解放,属于伦理层面;在《资本论》中则从经济所有制的角度强调自由人联合体,指明“自由人”也应该是摆脱货币束缚的人,属于经济层面;此外,“自由人联合体”这一概念最早是出现在政治领域,呼吁人们摆脱专制压迫与剥削,做国家真正的主人。因此,只有同时从伦理、经济、政治这三个角度出发来理解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才能真正把握“自由人联合体”这一概念的内在含义。一、对马克思“自由人联合体”概念伦理层面的解读马克思“自由人联合体”是一种新的伦理走向,它旨在扬弃异化,消灭对立,实现人与人的和谐。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人的对立与剥削、劳动的“异化”现象数见不鲜,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也失去了本真存在。在以私有制为主体的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和工人都与“本真的人”相异化,也正是这种异化导致人与人之间相互疏远、冷漠、敌视。马克思“自由人联合体”的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6年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