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媒介:打开公共空间

$T 当一种强势的语言将特定的讯息传入特定人群,这一种讯息就有了特定的称谓:传媒。$$媒体,源于市民生活,又打开了市民生活的公共精神空间。$$在西方学术话语中,市民社会、公共空间、意识形态等概念有特定的社会背景,当这套话语系统扑面映入我们的眼帘,是否意味着我们社会已做好了转型的准备?$$无论如何,如麦克卢汉所言:“媒介即讯息”,媒介因此在讯息社会中掌控了话语霸权。而作为意识形态的载体,媒介因此具有不同于一般讯息的价值与意义。$$本报组织的这一探讨意在对中国本土传媒做一剖析,以求对目前市民社会的公共空间作出判断。$E$$报纸:魔力与矛盾的媒体$$报纸:应市民需求而生$$十六世纪的意大利威尼斯──系当时欧洲最大的商业都会,沿街叫卖的小贩开始出售一种新的商品,几张廉价的纸上抄写着一些贸易的信息:货物的价格、轮船入港和离港的时间。像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一样,市民们开始买进这些被称作手抄新闻的东西,报纸始作俑者们的生意日渐兴隆。买主和卖主恐怕...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6期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虚拟型公共空间与乡村共同体再造

一、乡村公共空间中的微信嵌入乡村公共空间是村民围绕公共话题(活动、事件)展开交往、沟通的公共场所,对维系乡村社会秩序,营造乡村共同体具有重要意义。改革开放40年以来,随着市场力量深度嵌入乡村社会,村民逐渐个体化,乡村社会逐渐空心化,乡村共同体渐渐解体。已有的河道旁、房前屋后、祭祀现场等村民交流交往的开放性乡村公共空间逐步解体。虽说集市、学校、小卖铺等尚能发挥作用,但公共空间的应然功能正慢慢丧失[1]。相关研究表明,市场力量对乡村社会的渗透为乡村公共场所、公共活动、公共权威、公共资源等支撑乡村公共空间的重要因素带来负面影响[2]。为此,理论工作者与实践工作者不断地探寻新的路径来拓展乡村公共空间,并形成两个研究取向。一是强化基础性权力作为乡村公共空间拓展的基础。乡村基础性权力主要包括乡村两委、乡村理事会。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全能型乡村治理结构的解体,乡村内生力量还未建立,由此带来乡村公共空间的衰败。为此,有学者指出,应该强化国家权力介...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工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9年04期
内蒙古工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呼和浩特市西落凤街社区公共空间营造

单位制社区转型后,社区面临物质空间类型单一、公共空间不足、人员混杂、管理滞后、社区主体联系不畅等问题.从十八届五中全会到十九大,政府越来越重视以社区治理为抓手的基层社会管理,在社区治理中,社区主体的组织参与越发重要.社区公共空间是社区社会性和物质性实现的最小单位,也是最贴近社区居民日常生活的场所,公共空间本身有主体性与规律性,既能通过公共空间来研究社会关系,也能通过公共空间的再生产来调整社会关系[1].本研究以呼和浩特市老城区,历史演变过程中较能体现单位制转型社区特点的“西落凤街社区”为例,以列斐伏尔的空间生产理论为研究视角,通过对西落凤街社区公共空间生产演变过程的梳理、空间现状及居民日常生活使用情况的调研,从社区公共空间日常生活融入的再创造、物质空间提升策略、社区培育三个方面进行社区公共空间的营造,建立公共空间的良性生产机制,以期促进社区社会关系再生产.列斐伏尔认为空间是社会的产物,空间生产就是在一定社会历史条件下,利益相关主...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建筑与文化》2018年12期
建筑与文化

“社区营造”模式下乡村公共空间营建策略研究

引言1.2解读“社区营造”模式下的乡村公共儿童、妇女为主,“集集大地震”后,村庄开近年来,乡村建设大量开展,在重视村民空间展社区重建。专家发现,桃米村的青蛙、蜻蛉类、物质生活环境与硬件设施的基础上,逐渐重视“社区营造”概念起源于日本,之后推广鸟类的种类在台湾的总种类中占据的比重大,乡村公共空间的营造,并进行了相应的实践,至台湾地区,是一种自下而上的组织及文化系居民确立营建“桃米生态村”,产业发展以生但营建过程中盲目追求现代化,将城市公共空统再造,它以社区共同体的理念作为营造的基态观光为主,通过生态社区的概念带动观光业。间直接复制到乡村,忽略人的尺度感、村民的础,体现“以人为本”的思想,注重社区居民2.1.1社区营造的参与主体生活习惯、本土文化等内容,造成空间活力降意愿的表达与传统文化的继承发展,在当局的桃米社区的营造采用自下而上的组织形低、功能单一,减弱了村民对乡村社区的归属引导下,居民自身运用当地材料、借助先进的式,包括新故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美术家》2018年06期
当代美术家

谁的需求? 什么样的需求?——公共空间设计需求案例研究

1患者江姐日常行动轨迹分析图2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传声筒装置概念图#1公共空间中,大部分的设计是以达到各种规范和指标为设计目标的。一般来说,不同功能的公共空间,如广场、公园、街道、商场、医院、学校等,在设计之初都有各自的委托部门提出相应的设计要求,也就是设计任务书。设计单位根据要求,结合设计规范去完成,这是常识性的。委托部门提出的任务要求,是不是这一公共空间中所有人群的共同要求呢?同时,设计任务书是否就代表真正的需求呢?所谓的“真实的需求”又是什么呢?阿尔瓦罗·西扎是享誉世界的建筑大师,曾获得建筑普利兹奖,所以1999年当佛得角文化部邀请他改造佛得角圣地亚哥岛上的古城西达迪弗哈(Cidade Velha)时,当地居民充满了希望。西扎对富有地方特色的茅草顶住宅赞赏有加,但当地人却认为茅草屋顶既不安全也不舒适,不防火也不遮雨。当地人有自己的需求,他们抱怨茅草顶连年漏雨,容易失火,非常希望可以改变。但是当地的茅草屋顶是这个古城的重要标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公共艺术》2018年06期
公共艺术

“建筑上的艺术”与“公共空间中的艺术”:联邦德国及柏林的公共艺术政策

01.雷纳特·沃尔夫《金色时光》,2017,柏林米特区夏洛特医院,摄影:马丁·舍恩菲尔德一、公共艺术发展的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危机,尤其使造型艺术家们饱受失业和贫穷之苦。在这一背景下,德国产生了在国家建设项目中将艺术与建筑结合起来的想法。1928年,德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也就是后来称为“魏玛共和国”的政府做出决议,以“建筑上的艺术”(德语“Kunst am Bau”,英语“Art in Architecture”)为名,将艺术创作活动与公共建筑项目挂钩。不过,这一决议只是一个框架性的意向书,由于缺乏明确的指令,它实际上并没有产生实际成果。正因为如此,也未就“建筑上的艺术”应在建筑工程中所占的比例提出具体的规定。1933年,刚刚上台的纳粹政权将“建筑上的艺术”这一想法工具化,作为体现其政治存在感、扩张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的工具。1933年到1945年期间产生的“建筑上的艺术”项目,必须符合当时占主导地位的自然主义艺术观...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