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众传播也是人民自己的工具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共中央党校
中共中央党校

大众文化影响下党的意识形态传播路径研究

党的意识形态传播不仅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重要内容。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党都面临着无形的以说服和信仰为核心的意识形态建设、传播和认同。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工作包含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意识形态建设、意识形态传播和意识形态认同三个相互联系的过程。其中,意识形态建设是前提和基础,意识形态认同则是根本目的,意识形态传播是中心环节。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传播就是将党的意识形态相应的价值、理念和信仰内化到人们的心理层面的过程。全球化、信息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催生了中国大众文化,使得大众文化在社会转型期,在多维文化视野中崛起。文化转型是最深层次的转型。大众文化是伴随着市场经济,以大众传媒为载体,对大众产生普遍和深层次影响的文化形态。大众文化所显示的弱意识形态性和非强制性、商业性和功利性、娱乐性和世俗性等特点,对人们的价值观念、理想信念产生了深层次的影响,对党的意识形态传播的传统模式提出了严峻挑战。在大众文化的深刻影响下,构建...  (本文共19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舆论监督权论

新闻媒介的舆论监督在现代宪政制度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和关注。本书的研究主题是舆论监督权,主要讨论舆论监督权的权利属性,在宪政制度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公民和新闻媒介如何正确行使这项权利,当这项权利与公民个人权利或者国家公共权力和利益发生冲突时如何平衡。本书除导论外,共分5章。前三章探讨舆论监督权的本质及一般的理论,第四章讨论舆论监督权的实现,第五章研究舆论监督权与公民个人权利或者国家公共权力之间的冲突与平衡。各章具体内容如下:第一章是关于舆论监督权概念的分析。本章分三节,首先分析舆论监督的内涵和特征,对目前学界关于舆论监督含义不同的理解逐一评析之后,对舆论监督的内涵和特征进行新归纳。其次是将舆论监督权置于宪政制度安排的背景下展开分析,阐述舆论监督权的含义和确认舆论监督权的意义。第三节讨论舆论监督权的主体和客体。在舆论监督权的主体的研讨中重点分析舆论监督权主体二元结构,即公民和新闻媒介都是舆论监督权的主体,回答了舆论监...  (本文共2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当代大众传播视域下的我国意识形态安全研究

意识形态在两百多年间成为最复杂的概念之一。马克思主义认为,意识形态是系统地、自觉地、直接地反映社会经济形态和政治制度的思想体系,是社会意识诸形式中构成观念上层建筑的部分。意识形态主要表现为以理论化形态存在的思想观念体系,同时也一定程度上表现为社会心理等感性形式。安全是国家利益的组成部分,它在本质上是指主体不受内外威胁的客观状态。意识形态安全是意识形态因素在国家安全方面的具体表现。意识形态安全产生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制度对立斗争的过程中,它是指一国保有其核心价值的影响力,提升国民的国家认同,从而实现国家稳定、不受威胁的客观状态。意识形态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主要考察国家内部处于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的安全状况,它同国家安全系统中的其它内容关系密切,特别是与政治安全、文化安全具有内在的关联。意识形态安全本质上是价值观念的安全,体现为人们对于主导意识形态内在价值主张的高度认同和自觉践行。意识形态安全突出价值观安全、政治信仰安...  (本文共2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试论莫言与媒介的关系

论文主要从传播学视角较为深入地分析了莫言与媒介之间的关系。作家与媒介统一在文学的创作与传播之中,二者相互融合又相互排斥,是一种动态的,相互制约与相互协调的过程。莫言作为当代文学领域最具代表性的作家,透过对他与媒介关系的系统考查,可以将作家与媒介的关系梳理清楚,并且看到当前文学与作家在媒介中更为完整、现实的生存状态。本文尝试系统地运用传播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问题,希望论文在拓展中国当代文学传播的广度与深度等实践层面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与研究价值。全文共分为六个部分。绪论部分首先从传播学对文学产生影响的角度,对文学传播研究的概况进行了梳理与总结。在媒介理论与文学社会理论的指导下,通过与当前诸多作家的对比,本文明确了以莫言作为中心探讨作家与媒介关系的原因与价值。首先,我们认为文学媒介并不单纯指向“物”的层面,还包括组织以及多种与文学传播相关的社会要素,并且文学活动存在于社会现实之中,文学的创作、生产、流通、消费都具有其特殊规律...  (本文共2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大学
上海大学

施拉姆传播思想研究

威尔伯·施拉姆在传播学研究领域的地位无人能及,他被尊为“传播学之父”。施拉姆最主要的功绩在于综合整编了美国传播研究领域,使之成为了一门学科;施拉姆开创了美国传播学科,对美国传播学科的发展有着提纲挈领的作用;施拉姆的传播思想对于美国和世界的传播研究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施拉姆的传播思想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传播研究有着导航员的效用,起着指导性的方向作用。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于施拉姆的推崇与质疑纷至沓来。重新梳理施拉姆的传播思想的形成脉络有助于正确认识施拉姆的传播理论的内涵;重新整理施拉姆的传播理论有助于挖掘施拉姆被遗忘的传播精华;重新拾起施拉姆的传播精华有助于我国的传播研究的发展。总之,重新认识施拉姆显得非常有必要。本文以时间为轴,从施拉姆的传播思想形成和发展的脉络出发,抽丝剥茧出施拉姆的传播思想的核心。本文从八个方面来阐述施拉姆的传播思想。第一部分,本文从微观语境角度描述了施拉姆的生平、精神等方面,了解了施拉姆的“能够做”精神对...  (本文共21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