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与晏智杰教授商榷

“两个基础并存”削弱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指导地位晏文说,“从一统天下到两家并重,在中国的具体条件下是一个历史的进步,因为这是实践所要求的,并且已经对实践发挥了很好的作用。”晏文所说的“一统天下”,即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作为指导思想的局面,而晏文所说的“两家并重”,即西方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并重的局面。人们要问:从“一统天下”到“两家并重”的局面是怎么形成的?在经济学领域,虽然中央从来没有说过要变“一统天下”为“两家并重”,但是,在一些高校,用晏文的话说,“事实上形成了西方经济学与以《资本论》为经典的经济学并重的局面”。而晏智杰教授在几年前写的一篇文章则更加坦率,说“目前的基本状况,从我们的指导思想和教学安排来说,是马克思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这两个基础并存。”但是,他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会出现“事实上形成”两种经济学“并重”的情况,更没有告诉我们“两个基础并存”怎么会成为“我们的指导思想”的?在我看来,形成的原因不外两个:一个是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生产力研究》2007年01期
生产力研究

晏智杰学术小传

晏智杰1962年~196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经济学系研究生,师从我国经济学界元老陈岱孙教授攻读西方经济学及其历史;研究生毕业论文“论李嘉图的价值论和价格论”是晏智杰学术生涯的开端。1966年初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至今,在北京大学已经渡过了整整50个春秋。截止20世纪90年代初期,晏智杰的教学和学术研究集中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资本论》研究)、西方经济学说史、经济学边际主义、西方经济学名著选读、西方经济学专题等。先后发表和出版了若干论文和专著。《马克思解说》(合著,1983年~1986年)是改革开放以后较早系统研究马克思这部经典著作的专著之一。《经济学中的边际主义》(1987年)堪称我国经济学界在该领域的填补空白和奠基之作,首次提出边际主义既有为资本主义秩序进行辩解的规范性,又有研究实际经济规律的实证性的科学论断。《亚当·斯密以前的经济学》(1996年)、《古典经济学》(1998年)和《边际革命和新古典经济学》(2004年)是晏智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重庆工学院学报》2005年07期
重庆工学院学报

不懂得牛顿 何谈爱因斯坦——评晏智杰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发展”

晏智杰教授近年来一直以改革的促进派自居,对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进行了“发展”。晏智杰的理论“发展”一面世,立即受到理论界的强烈的批判(当然这些批判都是严格限定在学术研究范围内的)。最近读到晏智杰教授的3篇答辩文章,一篇是回答卫兴华教授的,题目是《本本主义不是科学的研究态度和思维方式———答卫兴华教授》;另一篇是回答吴易风教授的,题目是《伽利略、牛顿、劳动价值论及其他———读费利教授文章有感》。这篇文章没有直接提到吴易风教授的名字,但从其引文的注释中很容易发现其论战的对象是吴易风教授;晏智杰教授的第3篇文章是回答我的,题目是《究竟在为谁辩护?———评〈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辩护〉》。读罢这3篇文章,使我感到非常迷茫,特将以下几个方面疑问向晏智杰教授以及所有关心这一理论问题的同行专家进行请教和交流。不当之处,欢迎批评指正。1中国改革是和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基本原理相矛盾否读了晏智杰教授的这3篇答辩文章给人的第1个印象就是,晏智杰教授不像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高校理论战线》2003年05期
高校理论战线

晏智杰教授给本刊的信

《高校理论战线》编辑部:卫兴华教授发表在贵刊今年第3期的与我《商榷之二》的文章看过了。这篇文章篇幅很长,但就其反驳的深度和力度来说,却没有超出他一年前的那一篇;就对我关于劳动价值论分析前提条件的反驳来说,也没有超出署名丁堡竣的那一篇。实际上,卫兴华教授除了重复已经提出的论点之外,只是增加了若干引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2001年10期
经济学动态

关于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两个认识问题——与晏智杰同志商榷

深化对劳动和劳动价值理论的认识,涉及如何理解和把握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晏智杰同志在《经济学动态》2001年第3期《重温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一文(以下简称《晏文》)中提出,经济改革的深入发展,促使我们加深认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时,“首先还是需要对这个理论本身的原意和真谛有更深和更准确的理解”,“因而确有重温并准确把握该理论之必要”(以下所引晏智杰同志的观点均出自该文——作者注)。这无疑是非常正确的。然而,在读了该文后我却发现文中对马克思有关论述的理解,却存在不准确甚至误解。为此,以下就两个问题与晏智杰同志进行商榷。 (一)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只是一个说明简单实物交换比例决定的法则吗 《晏文》提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只是一个说明简单实物交换比例决定的法则”。这是由于,物物交换而且是人类历史上最初的原始的实物交换,是马克思价值分析暗含的前提条件,这是一种尚不知货币和资本为何物的交换关系。马克思设定这样的分析前提的根据是:他研究资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学术月刊》1996年03期
学术月刊

也谈价格与价值的关系——与晏智杰先生商榷

晏智杰教授认为:在价格的决定和变动方面,劳动固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决非唯一要素。决定价格的因素很多。但劳动价值论却坚持认为价值源泉只有物质生产领域中的直接劳动或活劳动。在价值源泉一元论和价格决定多元论之间就出现了矛盾。如果劳动价值论不是为了说明价格的,也就算了。如果坚持劳动价值论是价格论的基础,就有必要对劳动价值论与价格论关系重新思考一番了。思考的结果,就是对传统价值——价格理沦的质疑。 我们认为,晏教授显然认为价值源泉一元论是劳动价值论基础上的一个可以成立的推论。其实不然,马克思在著名的中就严厉地批判了持相同观点的拉萨尔派。马克思认为:劳动不是价值唯一源泉。自然界和劳动一样是价值的源泉。劳动是价值的源泉这句话只有在它包含着劳动具备了相应对象和资料这层意思的时候才是正确的。而对此唯一使这种说法有意义的条件避而不谈,是资产阶级的说法,因为资产阶级把自然条件看作隶属自己所有的东西,是有理由把劳动加上超自然能力的。而一个社会主义纲领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