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所有的科学都是具体化于各种技术中的”

$T唐·伊德,1934年生,现任教于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当代美国著名现象学家和技术哲学家。伊德与欧洲大陆哲学有着亲缘关系,他曾拥有神学学位,博士论文是保罗·利科的现象学,后又受了梅洛-庞蒂的影响,且本人也是德裔。但他对传统大陆哲学持有的却是激烈的批判态度:拒绝理性思辨,注重对具体知觉经验的分析,提倡案例研究;而对那些认为他“搞的不是哲学研究”的指责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美国式的实用主义风格,在现象学、技术哲学、科学哲学上建树颇丰。近日,伊德先生应邀访问了上海社科院哲学所,本报对他进行了专访。$E$$“技术哲学的发展趋势必定是跨学科的”$$记者:从哲学发展史上看,如何理解二十世纪技术哲学的兴起?$$唐·伊德:显然,在哲学史上,技术哲学很晚才出现。部分原因可能要归结到哲学传统中的某种偏见,即认为哲学主要是关注那些理论的、思维的和抽象的题材;而技术则更多地是物质的、具体的和特殊的。19世纪时,马克思和其他新黑格尔主义者才开始对生产方式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学文化评论》2018年06期
科学文化评论

对技术哲学五个问题的回答

本人不太愿意将自传放在最前面,而更喜欢打乱顺序回答这五个问题——虽然有点悖论的是,这样做反而似乎凸显了个人的重要性。毕竟,悖论是适合哲学的门径。问题3从哲学的视角研究技术,可以得出什么样实践的和(或)社会—政治的义务(如果有这样的义务的话)?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并不容易回答。这个问题假设了哲学和实践以及政治生活之间的区别。尽管这一假设有充足的根据,但还应该值得哲学的审慎思考。比如,苏格拉底将哲学的辩论看作是他基本的政治活动,也将政治活动看作是一种哲学的辩论。类似的人物还有西塞罗(Cicero)和阿尔法拉比(Alfarabi)。而奥古斯丁(Augustine)、休谟(Hume)和康德(Kant)却很少这么做。实际上,对于康德来说,在他为实践道德准则重构的辩护中,情况恰恰相反,即政治活动基本上为哲学所拒斥。因此,在技术的哲学探讨中能引申出什么样的实践义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认为技术哲学研究的内容是什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像苏格拉底那...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4期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生命技术哲学:一种新的技术哲学研究范式

技术在整个人类文明诞生、演变和发展的过程中起着基础性作用,它不仅决定着人类每一个时代生活(存)的质量和水平,而且已成为人类的生存方式,决定着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最终命运。正是由于技术在整个人类文明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中所具有的重要性,几乎所有重要的哲学流派,既包括欧洲大陆的现象学-解释学哲学、英美的分析哲学,也包括国内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它们都从各自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出发对技术进行探析。生命哲学作为一种在哲学史上发挥过巨大影响的哲学流派,非常重视生命、身体与技术的关系,很多生命哲学家从不同角度对技术作过这样或那样的探讨,关于技术也提出了很多非常深刻、具有原创性的观点。但是,由于没有一个相对比较统一的研究范式,生命哲学难以真正把对技术,特别是对当代人工智能技术、生物技术等方面的研究优势和特色发挥出来。故而,从不同生命哲学家的技术思想中探索一种新的研究范式——生命技术哲学,是今日技术哲学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对于迄今一直在哲学研究外围徘徊...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信息技术教育》2017年09期
中国信息技术教育

如何认识技术的教育价值?

近日,一篇名叫《我是范雨素》的文章在网上突然引起众多关注,并在微信端迅速收获“10万+”的阅读量。文章的大概内容是,作者范雨素是一位农民工,亲自讲述了自己及家庭十多年来的经历。我在感慨作者的文字看似轻描淡写,却直击人心的同时,也不禁惊叹于今天网络技术的强大。如果是在一个没有网络、通信技术不发达的年代,有着同样才华的底层人写的手稿,可能到作者临终也无法公布于天下,更不用说带来多么大的传播价值。对于教育领域来说,将技术应用于教育,同样要弄清楚技术的教育价值。从技术哲学的角度来说,技术的价值包含内在价值和使用价值。技术是为了解决问题而被创造出来的,在被创造之初就被赋予了价值,技术与教育相融合也是因为技术具有能促进教育发展的某些特性,所以技术自身是负荷价值的(技术的内在价值)。技术在与教育相互作用的过程中又体现出其使用价值...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6年06期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技术哲学讲演录

38.00元2007—2008年间,作者在东南大学等地的讲堂上以技术哲学为主题做了多次讲演,该书是其中七次讲演的录音整理稿结集。在这些“当场发生”的哲学运思中,作者试图把技术阐释成人的存在方式或“存在论差异”,阐释成人类文明活跃而又实际的构成要素,从而构建一种非本质主义的技术存在论框架。在这种新的技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管理研究》2017年01期
科技管理研究

信息技术哲学认识论研究:现状与评析

在技术哲学领域,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信息技术哲学研究都是一块有待进一步挖掘的新领地。1998年,拜纳姆和摩尔[1]指出信息技术哲学是当今哲学的新主题或新模式,其研究正逐步“起飞”。在国外被认为是信息哲学创始人的弗洛里迪[2-3]于1996年对信息哲学进行了界定,并于2002年对其进行了较为详尽的进一步论证,认为信息哲学最有望成为当今时代最激动人心并富有成果的哲学研究领域。2008年,国内学者肖峰[4]也认为当前对于信息技术哲学的专论研究尚未开始,其基本上是“一块未被开垦的土地”。国内学者对于信息哲学的研究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5],到80年代,诸多学者参与了信息技术哲学所蕴含的“本质”问题的论争,尤其表现为关于“信息的本质是什么”的岐见与纷争。21世纪以来,信息哲学被学术界再度关注,尤其是弗洛里迪关于信息哲学的研究成果介绍到国内以来,掀起了国内关于信息哲学研究的热潮与争鸣,多方学者就此提出了不同观点,也产生了大量关于信息哲学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