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汉语旁指代词功能透视

$T@@@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语言学(项目编号06CYY012)@@@$$代词,一直是现代汉语语法研究中的热点问题,同时也是一项涉及到话语分析、语法化、认知等诸多方面的较为复杂的研究课题。旁指代词又有别于其他代词,有很强的个性,内部成员的差异也不小。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优秀项目《现代汉语旁指代词的功能研究》在对旁指代词功能的考察过程中,提出了相关语言事实和规律。$E$$关注旁指代词来自第二语言教学$$我们对旁指代词的关注来自于学者们在第二语言教学中发现的一些问题。例如,崔健的《韩汉范畴表达对比》(2002:44)曾举出韩国留学生作文中旁指代词用错的两个例子:$$(1)a.上午收到两封信。一封是哥哥的,@@@另外的@@@一封是朋友的。$$b.上午收到两封信。一封是哥哥的,@@@别的@@@一封是朋友的。(留学生作文)$$(2)a.晚会除了唱歌、跳舞以外,还有@@@其他的@@@(@@@别的@@@)精彩节目。$$b.晚会除了唱歌、跳舞以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下半月)》2017年01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从《史记》看近指代词“是”“此”“斯”的发展演变

《史记》中主要的近指代词包括“是”“此”“斯”等,语法意义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这”。“是”作为指示代词在先秦时期已经出现,《诗经》《孟子》中有大量的用例。“此”是形声字,比较后起。近指代词中“此”的使用频率最高。“斯”是一个指示性较轻的词,出现频率相对较低。一、《史记》中近指代词“是”“此”“斯”(一)此《史记》中的“此”可以作主语、宾语、定语。例如:(1)三子曰:“币厚言甘,此必邳郑卖我于秦。”《史记·晋世家》(2)今闻管仲、隰朋死,此亦欲得贤佐,盍往乎?”《史记·晋世家》(3)武王崩,成王立,唐有乱,周公诛灭唐。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珪以与叔虞,曰:“以此封若。”《史记·晋世家》(4)其君子则爱君而知罪,以待秦命,曰‘必报德’。有此二故,不和。《史记·晋世家》(5)或谓太子曰:“为此药者乃骊姬也,太子何不自辞明之?”《史记·晋世家》“此”在(1)(2)中作主语,(3)中作介词“以”的宾语,后置,(4)中作动词宾语,(5)中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读写月报》2016年35期
读写月报

一个“这”字几多感情

“这”是一个近指代词,一般用来指代较近的人或事物。如“这货是新进的”“这名字怪响亮的”“这是新来的张主任”,等等。这是最常见的用法,大家都很熟悉。要说到它的感情色彩,可能许多人有疑惑——“这”字还有感情色彩?是的!不但有,而且还很强烈。我们来看看下面的例子:胡屠户道:“我哪里还杀猪!有我这贤婿,还怕后半世靠不着也怎的?我每常说,我的这个贤婿,才学又高,品貌又好,就是城里头那张府、周府这些老爷,也没有我女婿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你们不知道,得罪你们说,我小老这一双眼睛,却是认得人的。想着先年,我小女在家里长到三十多岁,多少有钱的富户要和我结亲,我自己觉得女儿像有些福气的,毕竟要嫁与个老爷,今日果然不错!”(《儒林外史》第三回)范进中举后,高兴得发了疯。为了使范进清醒,胡屠户“被众人局不过,只得连斟两碗酒喝了,壮一壮胆”,“将平日的凶恶的样子拿出来”,一巴掌将范进打醒。有一个人说道:“老爹,你这手,明日杀不得猪了。”上面就是胡屠户回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言研究集刊》2017年01期
语言研究集刊

汉语指代词的若干库藏类型学特征

本文从跨方言(兼及汉语史和民族语言)视角讨论汉语指代词的若干库藏类型学特征。主要关注指示词、人称代词和兼代词的指示词,并论及指代词库藏背景下的反身代词,但不包括疑问代词。疑问代词的语用交际功能与上述指代词小类相差较大,宜另文再述。库藏类型学的核心关注在于语言形式库藏和语义范畴的双向互动,尤其关注范畴的库藏地位(入库、显赫、裂变等)对语义范畴及语义表达的制约或反作用。(刘丹青2011,2012)库藏类型学特别关注特定范畴向其他语义域的扩张用法,就指代词来说,包括了向领属及广义定语标记、定冠词及类指标记和话题标记等功能域的扩张。这些方面已有较多文献讨论(如方梅2002;刘丹青2002;陈玉洁2010;刘丹青2005,2013等),且与反身代词关系不大,本文不再涉及。一、指示词的基本句法分类在类型学中,基本指示词分为指示代词(做论元)和指示形容词(做限定语)两类(Diessel,网上资料)。在有些语言中,这两类词各有词形、彼此区别,如...  (本文共26页) 阅读全文>>

《青春岁月》2017年05期
青春岁月

宋元明时期第一人称复指代词“咱”字研究

宋元明时期“咱”、“俺”、“我每”、“咱每”、“俺每”等新兴人称代词与旧有人称代词并举,使用情况复杂。作为后起第一人称独立复指代词用法的“咱”字,学界探讨很多。问题集中于二:一为第一人称复指代词用法语源;二为此用法是否具有严格的包括式意义,北方方言中第一人称复数包括式是否源于此。“咱”字未见于《说文》,最早于金代韩道昭《四声篇海》中出现并明确第一人称用法:“子葛切,音咂。俗稱自己爲咱。”宋无名氏《新增詞林要韻》中注“咱”:“咱,我也。”“咱”字与“喒”、“偺”等字互为异体。《集韻》中注“喒”:“子感切,音昝。喒喒,味也。”这一时期“咱”字亦可做语气助词使用。黎新第(1992)分析《董西厢》时认为“咱”字“作为代词读平声,作为语气助词读仄声”,“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汉语变调构词的历史痕迹”。“咱”字作第一人称代词用的语源存疑。吕叔湘(1941)认为其为“自家”合音:“自字《广韵》‘疾二切’,家字‘古牙’切,但自字今音已清化为ts-,…...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语文》2013年05期
中国语文

定指代词“其”的发展

0.引论“其”是上古汉语出现频率很高的代词,但是对于“其”的属性,学界却一直没有定论。学者们的意见主要有两种,一是上古的代词‘‘其”有人称代词和指示代词两种用法,如王力(1958)、蒲立本(2006)、张玉金(2006)等;一是上古的“其”的用法是统一的,不存在人称代词“其”,如吕叔湘(1952)、郭锡良(1989)等。总的看来,学者们争论的焦点是上古是否存在人称代词“其”。本文倾向于后一种观点,上古汉语中的“其”不是人称代词,是指示代词。从句法上看,代词“其”在上古主要有两个语法功能:一是作定语,构成“其+NP?”结构;一是作分句的主语,构成“其+VP”结构。王力(1989)认为“其+NP”中的“其”是第三人称代词,“其+VP”的“其”相当于“名词+之”,不过他也认为在上古汉语里其”永远处于领位的位置。魏培泉(2004)将“其”的这两种用法归作一个语位,“其”相当于“NP+之”。“其+NP”与“其+VP"是两种语法结构,“其"...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