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世纪法国哲学走向

$T阅读提示:20世纪法国哲学思想以多元、新奇、创意、反叛、细腻、实证、差异见长,在世界哲学舞台上占据着无可取代的重要位置。法国哲学内部始终存在着的张力关系决定了三个多世纪法国哲学的逻辑走向。笛卡尔哲学与伽利略哲学之间的矛盾以及笛卡尔哲学本身内部的矛盾是这一张力关系得以产生和维持的根本源头与动力。法国概念哲学与意识哲学就处在这样一种张力关系之中。$$意识哲学是关于经验、意义和主体的哲学,而概念哲学则是关于知识、合理性和概念的哲学。从笛卡尔、柏格森到萨特和早期梅洛一庞蒂、莱维纳斯、亨利组成了法国意识哲学阵营。从伽利略、卡瓦耶斯、巴歇拉尔、康吉莱姆、列维-斯特劳斯到福柯、塞尔和德勒兹,这是法国概念哲学合乎逻辑的发展线索。而面对意识哲学与概念哲学的两军对垒,德里达和利科则分别采取了不同的对策:德里达要对这两者都实施解构,因为它们都同样囿于逻各斯中心主义;而利科则要通过语义学、语言学、叙事学和伦理学的多重迂回来对这两者实施辩证综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医学与哲学(A)》2018年01期
医学与哲学(A)

康吉莱姆医学史研究对福柯知识考古学与谱系学的影响

1康吉莱姆在法国思想史中的地位福柯对医学的钟爱,大抵上有三个原因,一是他本身家庭的医学背景,与喜欢借用医学的亚里士多德相似,福柯也生于医生家庭,他本身也有着学习过精神病学并在精神病医院实习的经历;二是法国哲学一向有关注医学的传统,从笛卡尔及其追随者拉·福尔日到拉美特利,从狄德罗到皮埃尔·雅内,再到现当代法国哲学,医学都是其关注的重要领域,许多哲学家都对医学充满热情,甚至本身就是医生(如拉美特利);三是法国概念哲学的影响,这是福柯思想重要的直接来源之一,其中关注医学的当数被福柯尊为老师的康吉莱姆(GeorgesCanguilhem)。康吉莱姆除了担任福柯博士论文(即后来的《古典时代疯狂史》)的指导教授之外,与福柯之间并没有更实质的师徒关系。大卫·玛西(David Macey)提到福柯在第二次考巴黎高等师范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在面试中遇到了康吉莱姆,后者正是两位口试考官之一,只是康吉莱姆对他们的第一次会面毫无印象[1],在两人相互认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社会科学》2018年10期
山东社会科学

科学与历史:康吉莱姆对20世纪法国马克思主义的影响

康吉莱姆是法国科学哲学的代表人物,他与加斯东·巴什拉的科学认识论思想无疑在20世纪法国哲学传统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正如福柯所说,不了解科学哲学传统就很难真正认识法国哲学的内核。而康吉莱姆在国内甚至在法语世界以外的国家都很少为人所知,这与阿尔都塞、福柯在国际上享有盛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015年西北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康吉莱姆的《正常与病态》,他的作品才第一次被介绍进入国内。而阿尔都塞的弟子也是康吉莱姆的主要研究者皮埃尔·马舍雷甚至说,他很难想象在中国康吉莱姆可以被了解和研究。种种这些都说明了他的思想在国内哲学研究中并不是占据着主流的地位,但这不影响他的思想的伟大以及对当代法国哲学的影响力。他总是能够从不被注意的地方发现奥秘,尽管他固守在一个科学或者医学领域内,但是我们通过阅读阿尔都塞和福柯会很容易发现,在后者的作品中总是闪耀着前者的影子。在六十年代,阿尔都塞和福柯分享了一种相似的关于传统历史主义的现代主义批判,这种路径受到结构主义和...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7年04期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不在场的“理论实践”——解析阿尔都塞1962—1963年“结构主义的起源”研讨课

在国内外学界广泛认可的学术定位中,阿尔都塞是“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开创者和主要代表。然而,在阿尔都塞与结构主义的关系认定中,却存在着不容忽视的矛盾。一方面,阿尔都塞本人从未认可“结构主义”的指认,甚至明确宣称:“我们(指阿尔都塞和他的学生们。——笔者注)从来都不是结构主义者。”(1)另一方面,“结构”却客观地构成了阿尔都塞在写作与思想建构中不可缺少的要素:在阿尔都塞1963—1968年之间公开发表的以《保卫马克思》和《读〈资本论〉》为代表的著作文本中,“结构”是其中频繁出现的核心关键词;在阿尔都塞使用的概念群——问题式、认识论的断裂、多元决定、理论实践、症候阅读、转喻因果——中,“结构”也是或明确或隐蔽地包含其中的重要范畴。以上矛盾促使我们有必要超越“阿尔都塞是否为结构主义者”的简单二值判断,在理论上重新审视和考察阿尔都塞与结构主义之间的复杂关系。本文的主要文本对象,并不是阿尔都塞公开发表的著作,因为这位以“结构主义”著称的马...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医学与哲学(A)》2017年12期
医学与哲学(A)

个体性与康吉莱姆的生命哲学——读《正常与病态》有感

(1)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上海2002371康吉莱姆简介1904年6月4日,乔治·康吉莱姆生于法国南部奥德省,1927年进入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同年获得哲学会考文凭。后开始学习医学,成为医学博士生,于1943年通过博士论文《正常与病态》的答辩[1]288-289。1953年~1971年任索邦大学教授和科学史研究所主任。1983年荣获法国国家科学院研究院最高荣誉——乔治萨顿奖。他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学生,如德勒兹、福柯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福柯在法兰西院士就职演讲中,直言康吉莱姆对自己学术的巨大影响[2],并在《正常与病态》的序言中给予康吉莱姆极高的评价:就过去的60年而言,所有或者几乎所有的哲学家,都直接间接与乔治·康吉莱姆的教学或者著作有关[1]序言。皮埃尔·马舍雷[3]XII在《从康吉莱姆到福柯:规范的力量》译本中坦言:我个人的哲学训练,也赖于康吉莱姆无人能及的专业指导。但康吉莱姆的作品很少出版,虽然他的思想极其重要,但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哲学分析》2016年06期
哲学分析

人类的规范性:创造和改变规范

在新近的哲学传统中,“规范性”概念意味着创造和改变规范(norme)的能力,并把规范付诸实践。在20世纪,人类的规范性概念逐渐被引入哲学思想中,并且由于乔治·康吉莱姆(Georges Canguilhem)1945年的开创性著作《正常与病态》,这一概念在法语中获得了广泛的讨论。在此书中,康吉莱姆把“生物规范性”定义为有机体在病态状态下创造新的功能性规范的能力。此后,规范性概念扩展到众多领域,特别是在盎格鲁—撒克逊世界,有一系列重要著作对之予以讨论。这一话题同样成为一个重大的社会和政治热点,因为创造规范的趋势是不可抑制的,并且相应的违反规范的问题越来越明显。规范概念等同于更加形式化的规则(règle)概念,具有拉丁语的“法则的规范”或“规章”(norma)1含义。一在儿童心理学中,创造和改变规范的问题以一种十分有趣的方式被提出。让·皮亚杰的著作《儿童的道德判断》对此问题进行了十分出色的澄清。2在他的研究基础上,我们同样考虑涉及儿童...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