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合作共治:中国公民社会发展路径

[阅读提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间组织的“爆发式”增长广受关注。这不仅因为“公民社会的发育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由民间组织的发展程度来衡量”,而且因为民间组织的发展为理解中国国家与社会关系的转型提供了大量例证。自20世纪90年代初公民社会理论被引介入中国,受“现代化范式”影响,中国公民社会研究仍然表现出忽视自身发展经验对于形成中国公民社会品格的可能性研究,而且仍然假设了遵行西方路线的、从市场经济到公民社会到政治民主的演进路径,这“强烈地暗含了对西方实现政治现代化的道路具有普遍有效性的预设”。因此,如何基于民间组织的经验发展获得关于中国公民社会的自我理解,仍是当前中国公民社会研究中的一项重要工作。$$回顾$$“互动论 ”影响公民社会发展进程的各种讨论$$在西方公民社会理论被引介入中国的同时,对这一理论的本土化研究也随即展开。早期的市民社会论者“经由对自己所置身于其间的中国现代化发展现实的体认而形成的一种强烈的本土关怀及对西方种种市民社...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我国政治社会化推进与公民社会发展关系探微

政治社会化是一个政治共同体内部传播政治文化的过程,是人们通过社会化途径形成一定的政治认知、政治态度和政治行为能力的过程,是社会化在政治领域中的要求与体现。公民社会是一个相对独立和自治于国家和政府,以自由、平等的契约关系规则来调节内部和外部关系,以合法组织为基本构成单位的组织系统,其发展是包括公民意识的养成、公民理性的增强、有序的政治参与和主动的政治认同等在内的一项庞大社会工程。在我国现代化进程中,政治社会化推进和公民社会发展有着特殊的内在联系,探究两者的辩证关系,对于推进我国政治发展、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积极意义。一、政治社会化和公民社会的内涵及实现途径(一)政治社会化的内涵及其实现路径早在古希腊时期,就有政治社会化观念的雏形;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提出,为维护城邦制度和奴隶主阶级的统治,要特别关注和实施公民教育。政治社会化的概念主要来自西方当代政治学,其研究开始于20世纪初,发源地是美国。1958年,美国政治学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4年34期
学理论

我国公民社会发展问题研究

一、公民社会的概念(一)古典意义的公民社会“公民社会”是西方政治学中的传统概念,其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代。亚里士多德说:“人是城邦的动物”,而“城邦的一般含义就是为了要维持自给生活而具有足够人数的公民集团。”[1]109在古希腊社会,人们如果想成为城邦真正的公民,就必须从家庭这个私人领域跨入到城邦这个公共领域。在古希腊,城邦是国家和社会的结合,国家和社会并没有明确的界限,两者相互融合。“公民社会在西方思想史上,既是作为西方历史经验的一类社会实体,又是西方思想文化传统及其话语谱系中的一种解释模式。”[2](二)现代意义的公民社会近代以来,西方政治国家与公民社会统一的情况不复存在,国家与公民社会开始分离,二者各自独立。“16世纪以后,随着民族国家的出现和君主专制政体的建立,市民等级在王权保护下获得了从事工商业活动的自由,私人领域的相对独立开始了公民社会与政治国家的分离进程。然而在君主专制制度下,不受限制的王权对工商业活动和私人领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思茅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05期
思茅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和谐社会视野下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公民社会发展研究

构建和谐社会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要求,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集中体现,是科学发展观的具体落实。胡锦涛总书记明确指出:“我们所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1]那么,公民社会对于和谐社会的构建有什么作用呢?有的学者指出:“今天我们在构建和谐社会中所面临的种种问题,根本上主要在于社会领域的不健全乃至缺失,简言之,即公民社会的缺席。[”2](P28~33)甚至有学者直接说“一个健全的公民社会是和谐社会的基础。”[3]可见,公民社会的健康发展对于和谐社会的构建具有基础性的作用,主要表现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公民社会拓宽了公民的利益表达渠道,消解了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张力;第二,公民社会是一所大学校,它能够培养公民的民主意识、民主文化和民主参与的技能;第三,公民社会的契约精神有利于法治社会的形成;第四,公民社会的成熟壮大,有利于促进法治的实现[。4](P3...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改革》2005年11期
中国改革

市场经济“升级”有赖于公民社会发展

经过20余年的改革,我国已基本建立了市场经济体制,20年的高速增长为世界所瞩目。然而,2003年经济出现了波动,2004年3月,中央作出了判断,认为经济过热,进行了宏观调控,虽然结果是有小惊而无大险,但由于深层次的矛盾没有得到解决,经济波动幅度变得很大,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多,社会矛盾不断激化,贫富差距悬殊。1990年代初期,我们的基尼系数就已经突破了公认的国际警戒线O.4,现在还在进一步扩大,有报告称已达到世界最高水平,大概在0.45-0.5之间,这是很可怕的。另外一个突出表现是群体性事件、突发事件增多。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深层次的矛盾到底是什么呢?干部和群众、政府和群众之间的关系紧张,是一个重要原因。要建设和谐社会,就是要消除不和谐的因素,不化解不和谐的因素,怎么来建设和谐社会?要解决这些问题,很重要的一点是必须研究这些问题产生的根源。早在改革初期,即1980年代初,大家认为是干部的作风问题。后来到1990年代末,将认识深化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之友》2012年06期
人民之友

长株潭绿心保护“微调研”

\l:PT江调研志愿者团队的绿心保护调研引起了有关部门重视,媒体也多次给予报道,促进了长株潭绿心保护。他们的责任心与忧患意识令人钦佩。希望有关部门能给“微公益”更多关注,让政府与草根合力推动公民社会发展。长株潭绿心地处长沙、株洲、湘潭三市结合部,初步规划面积522.9平方公里,包括1个风景名胜区、4个森林公园。绿心是城市的绿肺,可为长沙、株洲和湘潭三城提供良好的生态屏障和缓冲,防止出现大城市病,为市民提供良好的绿地、空气和水源,同时成为城市休闲及绿色农业基地。从2003年湖南提出绿心概念,’2007年12月,长株潭成为“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后,保护绿心成为湖南重中之重,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更是将保护绿心的“一条例一决定”作为执法检查的聚焦点。与政府层面相比,保护绿心的民间行动相对势弱。但可喜的是,如今,“微公益”已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触角更为微观与细腻,提供与政府不一样的观察。湘江调研志愿者团队就是其中一股主要力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