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展望激流涌动的亚洲经济

2008年,一场金融危机引发两场大讨论。国际上,美元本位的货币体系摇摇欲坠,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欧元、日元,包括人民币都在谋求更加平等的表现机会。而国内,人们对于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大冲击的中国经济能否延续快速发展忧心忡忡,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迅速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指导思想。5月28日,在由复旦大学主办、韩国高等教育财团赞助的“上海论坛2011”上,来自“政界、商界、学界”的翘楚济济一堂,畅谈中国与世界经济大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基金会主任、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教授对改革亚洲货币体制提出设想;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对中国经济走势作出预测。$$(本报记者华林发自2011年上海论坛)$$张军(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经济的成长势头$$2000年之前,包括我在内的许多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都非常悲观。当时,中国的资本积累速度越来越快于产出,这导致“资本对GDP的比率”在1995年以后持续上升。很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技与管理》2017年04期
科技与管理

基于DEA-Malmquist指数的中国铁路运输业全要素生产率研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铁路运输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1978年到2014年,我国铁路的旅客发送量由8.15亿人增长到23.57亿人,增长率高达189.2%;货物发送量由11.01亿t增长到38.13亿t,增长率高达246.3%[1]。1997年到2007年的10年中,铁路又连续进行了6次大面积提速,运输能力和运输效率极大释放[2]。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层次的铁路运输需求,铁路运输业仍存在诸多不足:(1)运能不足,尤其是重大节假日,即便在路网密度大的地区,旅客买票难、乘车难的问题依然存在;(2)区域发展不平衡,东部地区铁路运输发达,而中西部地区相对薄弱,有些西部地区甚至没有铁路;(3)市场份额缩小,随着公路、航空、港口等运输方式的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开展,铁路客、货运量下跌明显。此外,中国铁路的国有性、垄断性和公益性,也导致铁路运输业存在政企分开不彻底、市场主体意识弱,竞争力不足、服...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广东社会科学》2017年05期
广东社会科学

第四次工业革命与要素生产率提升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各国普遍经历着生产率持续低迷的困扰。全球生产率增速放缓已成为未来世界经济增长的一大威胁。与此同时,一场以互联网与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为主导的新工业革命正在孕育发生之中,其将对全球产业变革、生产率提升产生巨大而深刻的影响。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与新一轮工业革命形成历史性交汇。新常态下,长期支撑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要素红利正在逐渐消失,经济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为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推动经济向中高端迈进,我国正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推动新旧动能的转换。为此,我国必须抢抓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发展机遇,大力促进要素生产率提升,加快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动力保障。一、工业革命——要素生产率提升的重要节点要素生产率是指经济发展中要素生产的效率,是决定一个国家经济增长质量与水平的关键要素。从经济学上看,经济增长即人均GDP的增加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部分来自于更多要素或资源的投...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工业技术经济》2017年10期
工业技术经济

交通基础设施、空间溢出与全要素生产率——基于丝绸之路经济带面板数据的空间计量分析

“一带一路”战略自2013年提出至今,逐渐从建设理念转化为现实,如今建设成果丰硕,该战略突破口正是加强沿线地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并提出要优先部署铁路、公路等项目。2015年政府制定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再次强调了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的首要地位。2017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再次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基础设施建设勾画蓝图,提供国际合作平台,实现共赢共享发展。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逐步落实,沿线地区设施联通不断加强,“道路通,百业兴”交通基础设施是塑造和支配经济空间格局的重要力量,是区域间生产要素规模和频率提升的主要驱动力。新古典经济理论指出,一个国家经济的持续与快速发展的根本源自于其全要素生产率的不断进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主要通过两条途径促进经济增长,一是作为直接投入要素提高生产函数中的产出,二是通过溢出和网络化等特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进而间接拉动经济。由于我国目前正处于古丝绸之路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国际贸易问题》2017年09期
国际贸易问题

离岸服务外包与中国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基于发包与承包双重视角的分析

引言长期以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依靠低成本要素驱动,中国工业化进程甚至被描述为低成本的快速工业化。然而,目前,随着劳动供给数量和资本回报率的不断下降,要素边际收益开始递减,这种低成本的要素驱动型增长动力越来越难以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黄群慧,2016)。同时,供给侧有效和高端供给不足、无效和低端供给过剩,导致全要素生产率低下,难以发挥其在经济增长中的决定作用。Garnaut等(2013)模拟研究表明,若中国在2011—2022年全要素生产率的平均增长率提高1%,那么经济潜在增长率将会提高0.99%。可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不仅是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泉,同时也是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要。那么,在当前中国工业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工业经济增长动能亟待转换的背景下,如何寻求一种行之有效的途径以实现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呢?制造业作为中国工业体系的核心,不仅是技术创新的主要来源,还是技术创新的使用者和传播者,其全要素生产率的变动将直接影...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2011年05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

中间品进口会促进企业生产率增长吗?——基于中国企业微观数据的分析

出口导向型的贸易模式对中国出口贸易的持续繁荣居功至伟(钱学锋等,2010)。[1]在这种贸易模式下,进口一直处于“为出口而进口”的从属地位。2008年金融危机充分暴露了中国出口增长面临外部冲击的脆弱性,外需疲软,全球贸易失衡,中国的出口贸易环境恶化。同时,长期双顺差带来的购买力留在国内,造成了国民经济的内部失衡,加剧了国内的通货膨胀(周其仁,2011)。[2]内外经济失衡的宏观背景下,中国“奖出限入”贸易模式的弊端日益凸显。因此,重新审视中国进口对中国经济增长乃至全球经济复苏作用极有必要。一、文献回顾进口贸易是促进全球技术扩散和生产率增长的基本途径之一。Krugman(1979)[3]认为,进口的中间品包含先进的技术,能够替代本国的投入品,并通过技术的溢出效应产生比国内投入品更高的经济产出;Rivera-Batiz and Romer(1991)[4]等也发现进口贸易能够通过投入替代和技术转移两种渠道促进全球经济增长;Gross...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