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展望激流涌动的亚洲经济

2008年,一场金融危机引发两场大讨论。国际上,美元本位的货币体系摇摇欲坠,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欧元、日元,包括人民币都在谋求更加平等的表现机会。而国内,人们对于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大冲击的中国经济能否延续快速发展忧心忡忡,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迅速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指导思想。5月28日,在由复旦大学主办、韩国高等教育财团赞助的“上海论坛2011”上,来自“政界、商界、学界”的翘楚济济一堂,畅谈中国与世界经济大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基金会主任、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教授对改革亚洲货币体制提出设想;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对中国经济走势作出预测。$$(本报记者华林发自2011年上海论坛)$$张军(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经济的成长势头$$2000年之前,包括我在内的许多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都非常悲观。当时,中国的资本积累速度越来越快于产出,这导致“资本对GDP的比率”在1995年以后持续上升。很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经济管理》2012年07期
经济管理

初始规模、生产率与企业生存发展——基于上海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实证研究

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快速发展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关键时期,作为市场经济的微观主体,研究企业的生存发展规律对于制定产业发展政策、促进产业升级转型具有参考价值。近年来,企业生存发展受到企业、学术界以及政府部门的多方关注,企业最初发展阶段、平均规模、利润率、行业门槛、技术水平以及所处的宏观经济环境等诸多因素均可对企业的生存发展状况造成影响,不同行业企业生存发展的影响因素具有显著的差异(Agarwal等,2002;郝前进、金宝玲,2011)。而我国由于企业微观统计数据比较缺乏,关于国内企业生存发展的实证研究还非常薄弱。一、文献回顾和评述国外学者针对企业的生存发展问题做过大量的理论和实证研究,研究结果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影响因素。企业的初始规模、研发经营行为、利润率、行业门槛、最初发展阶段以及所处的宏观经济环境等因素对企业以后的生存发展具有重要影响(Agarwal等,2002);二是影响效果。企业生存发展的影响因素繁杂,在各种影响因素的共同...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管理科学文摘》1995年07期
管理科学文摘

计算生产率指标的方法

阐述了计算生产率指标的各种方法.生产率的经典定义是:产量与所用资源数量之比,或企业流转额与从业人数之比.文章指出,在现代条件下这些指标可能提供不准确的,甚至是歪曲生产率水平的概念。提出用根据计算增值为基础的指标取代,而增值是流动资金和生产物质消耗之差额。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1982年03期
经济研究

劳动的社会生产率与劳动的自然生产率——关于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的一点意见

一劳动的杜会生产率和劳动的自然生产率 劳动生产率是指劳动者在单位时间里生产的产品量。它一般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劳动工具的改革,劳动者技术水平的提高而提高的。它是社会生产发展的结果和标志,是一种劳动的社会生产率。我们通常说的某个国家劳动生产率的高低,指的就是劳动的社会生产率。怎样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马克思认为:劳动生产率“在农业中(采矿业中也一样),问题不只是劳动的社会生产率,而且还有由劳动的自然条件决定的劳动的自然生产率。”①那么,什么是劳动的自然生产率,它和劳动的社会生产率是什么关系,它们在农业生产中是怎样相互发生作用的呢? 人类劳动,不管是工业劳动还是农业劳动,都要受到自然条件的制约。但在农业劳动中,自然条件的作用还有其独特的性质。比如种小麦,要整地、施肥、播种,麦苗长出之后,经过松土、除草、浇灌,保证适宜小麦生长的水土条件,在适宜的温度光照下,麦苗不断生长,最后结出新的籽实,收获归仓。可以看出:第一,在这个生产过程中,劳动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京社会科学》2017年01期
南京社会科学

新人口红利、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与城市生产率——基于长三角城市群的实证研究

一、引言中国经济三十余年的高速增长创造了世界罕见的经济增长奇迹。许多研究认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在相当程度上应归功于人口红利效应,正是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和劳动力的跨区域流动支撑着沿海地区出口奇迹的发生,并奠定了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但受人口老龄化加速、生育率下降等多种因素影响,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近年来频繁出现民工荒、用工贵、招工难等问题,传统人口红利效应已开始呈现出衰减的征兆,东部发达省市也因此进入了经济减速通道。在城市化率不断提高、产业结构服务化进程加快、传统人口红利消耗殆尽的背景下,如果劳动生产率不能持续提高,中国经济减速势成必然(中国经济增长前沿课题组,2012)。(1)为此,国家需要调整政策导向,利用“创造性毁灭”机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多地依靠人力资本投资、要素投入在部门与产业间的重新配置和制度改革红利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蔡昉,2013)。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2015)在第十七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指出,在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金融发展评论》2017年01期
金融发展评论

中国金融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测度及其收敛性分析

一、弓I言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近年来,金融业在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金融业是具有明显的高投人与高风险特性的产业,目前我国金融效率低下、金融资源浪费严重等问题正日益成为制约区域金融与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发展的屏障(金春雨,韩哲,2012)?。现阶段,世界经济发展缓慢,国际金融市场动荡不安。在当前新常态发展背景下,如何应对金融风险,促进我国金融业快速健康的发展,是我国金融发展的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金融效率就是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研究区域金融效率有助于更好的促进金融业发展。鉴于此,本文在前人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使用非参数的Malmquist指数方法,基于2000-2014年的省际面板数据测算中国省际金融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变化,在此基础上实证检验金融业生产率地区差距的收敛性问题。本文的研究对于认识和把握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金融业全要素生产率变化的历史轨迹,探究地区间金融业发展不平衡背后的原因以及动态演变趋势,对促进地区间...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