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国有企业的出路在哪里

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仍然扮演着很重要的一个角色。但是,近年来,国有企业越来越成为社会公众抱怨的对象。公众对国企的不满有其深刻的原因,因为国企的行为在很多方面,对中国经济乃至社会和政治带来了极为负面的影响。$$国企改革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但真正的突破口发生在90年代,是在朱镕基任副总理和总理期间。当时政府的做法主要有三。一是国企的法人化和企业化。这个目标可以分解成不同的方面,当时的改革强调的是把诸多社会功能从国企分解出来。二是引进竞争机制。90年代开始对中小型国企实行“放小”政策,即民营化。民营化大大提高促成了企业之间的竞争,达成了国有部门和非国有部门之间的大体平衡,这种力量的平衡也反过来促成了两个部门之间的竞争。三是组建大型国企集团,即“抓大”战略。$$国企的出路在哪里?一些人开始谴责改革,开始否认90年代所进行的国企改革。国企所面临的问题尽管和90年代开始的改革有关,但问题并不在改革的方向,而是改革没有得到深化。$$如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企业》2001年01期
上海企业

21世纪的中国国有企业

国家经贸委副主任王万宾日前指出,面对全球激烈的市场竞争、新技术革命和世界范围内经济结构调整加快的趋势,中国的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能否继续保持在国民经济中的控制力量、影响力和带动力,关键在于国有企业的竞争能力是否不断提高。   王万宾副主任日前在上海国际展览中心举行的“上海国际工业博览会”论坛上就《面向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国有企业》发表的主题报告中指出,中国的国有企业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和发展,在运行机制、管理水平、经营理念、技术水平、国际竞争力等方面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但国企改革与发展进程中一些深层次矛盾的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比较突出的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挑战与应对:中国国有企业的政治功能研究

新中国成立以来,国有企业在国家经济的发展中承担着不可替代的重要职能,其发展直接影响到国民经济的发展质量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更为重要的是国企不仅为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提供了直接物质支持,而且还通过其政治功能的发挥,有力地推动和保障了社会主义各项事业的发展。本文之所以选择国企的政治功能作为研究主题,主要是基于以下几方面考虑。其一、拟为中国国企改革发展战略目标的实现提供理论支持和理论服务。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和社会发展转型时期各种矛盾的集中凸显,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关键时期。这些外部环境的变化同样对国企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扮演好重要角色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更高要求。如何更好更快地实现由单纯计划经济体制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生产组织和管理方式的转变,以及如何更好地发挥国企的政治功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只有将国企政治功能的发挥提到一个理论的高度上加以概括、分析,才可能更好地规划国企改革的路线图。本...  (本文共1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天津财经学院
天津财经学院

中国国有企业民营化的路径选择与法律规制

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民营化”浪潮席卷全球。无论是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还是转型国家,都把“民营化”作为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目标。与此相适应,中国的国企改革也是以“民营化”为主要特征。从早期的“放权让利”、“承包租赁”到后来的“公司制改造”、“产权改革”,“民营化”引领着中国国有企业一步步回归市场主体本性。但是,认真反思中国国有企业走过的和正在走的“民营化”路径,诸多方案设计的非市场化特征和由此引发的内在缺陷清晰可辨。缺乏健全法律制度有效规制的国企改革,国有资产管理和利益相关者保护成为改革之路上最大的难题。同时,关于国有企业“民营化”法律问题的研究,也因其与所有制和产权制度梳理不清的纠葛而门庭冷落,由此造成中国“民营化”的理论与立法远远滞后于社会生活的现实需要。 本文正是基于对中国国有企业“民营化”诸多法律问题所具有的重大而紧迫的现实意义的理解,抛开经济学家关于是非功过的论争,以理性务实的法律思维,尝试分析中国国有企业“民营化”...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导刊》2015年23期
经济研究导刊

中国国有企业海外投资面临的困境及其对策

作为中国“走出去”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海外投资是我国企业积极应对经济全球化挑战、主动参与国际分工、有效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和资源的现实重要举措。当前,中国经济总体上已经进入海外投资大规模增长的阶段,据测算,2002—2010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年平均增长速度为49.9%。我国境外直接投资流量的全球排名已由2005年的第18位上升到2010年的第5位,占全球比重从1.7%提高到5.2%,首次超过日本、英国等传统对外投资大国。根据商务部的统计,2011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的132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直接投资额累计达到600.7亿美元。国际跨境直接投资的主体是私人企业,而我国境外投资的主体是国有企业。然而在中国,国有企业是对外投资的主力军。相关资料显示,国有企业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中份额要占到六成以上;2011年中央企业和单位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424.4亿美元,占流量的70.5%[1]。可以说,国有企业构成了中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5期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美国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对中国国有企业在美投资的影响及对策分析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国有企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影响依然强大。“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管理企业,在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主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据支配地位,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1)不仅如此,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还意味着国有企业要在国际竞争中占据主动,为争取我国的整体利益代言。因此,中国国有企业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主力军。根据《2014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以下简称公报)的统计,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一直以国有企业为主导。截至2014年,在中国非金融类境内投资者中,国有企业登记1240家,占登记总数的6.7%,对外直接投资的存量却占到53.6%,且非金融类跨国公司100强几乎都是国有企业,前10位均为国资委下属中央企业。(2)由此可知,国有企业是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主体。然而,我国国有企业在世界市场上的活跃表现引起了一些国家的担忧,(3)并常常被贴上“国家资本主义”的标签。(4)其中尤以美国的反应最为强烈。美国不...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