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番茄罐头的加工技巧

我国番茄的种植面积很大,产量很高,由于缺乏理想的贮藏保鲜技术,致使每年都有大批的番茄腐烂变质,失去食用价值。如果在番茄上市旺季,将其加工成罐头,既物尽其用,又提高了经济效益。现介绍一种投资少,工艺简单,适合中小企业和家庭生产的番茄罐头加工技术。$$(一)选果:选用中、小型新鲜或冷藏良好的番茄。要求果面光滑无陷痕,颜色鲜艳,果肉厚而紧密,子腔小,风味良好,充分成熟,但不过熟。$$(二)分级:将选好的番茄倒入清水槽中,洗净,再按大小进行分级。分级后用小刀挖除蒂梗,勿太深,以免种子外流。$$(三)去皮:将番茄倒入微沸的热水中漂烫约1分钟,使皮层松离,再迅速放入冷水中冷却,剥去外皮,并对果实外表进行修整,除去绿色或带有其它斑的部分,然后放入浓度为0.5%的氯化钙溶液中,浸渍硬化10分钟左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少年月刊》2018年23期
少年月刊

回忆在罐头里甜蜜

在20世纪80年代,人们很少能吃到新鲜的水果。每当在供销社货架上看到那些红红绿绿的水果罐头,我便挪不动腿了。能吃到罐头也只有在逢年过节,或者生病的时候,我的枕头旁才会放着一瓶香甜的罐头。我喜欢收集罐头的标签。有时罐头还没有开封,我便开始小心翼翼地撕去上面的标签。撕标签的动作一定要慢,_点一点去撕,上下交替着撕,如果有些地方的黏胶没掀起来,要用指甲把黏胶抠起来,然后继续撕,直至把一张完整的标签撕下来。我把新撕下来的标签放在鼻前闻一闻,仿佛有一股淡淡的水果香味。罐头瓶上的标签很漂亮。橘子罐头的标签上画着一个金黄色的橘子,旁边散落着两三橘瓣,橘瓣闪闪发亮,润润的,看得我真想晈上一口。旁边写着几个大字“糖水橘子”。常见的水果罐头还有黄桃罐头、苹果罐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北教育(教育教学)》2019年01期
湖北教育(教育教学)

难忘的橘子罐头

对于70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小时候能吃上一瓶橘子罐头是一件奢侈的事。只有过年或看望长辈时,人们才会舍得买罐头。那一年,吃完团年饭,父亲坐在厅堂里分装给长辈拜年的礼物,我和弟弟在旁边看着。父亲把一瓶橘子罐头和一包白糖放在一个袋子里:“这是去大舅家送的。”再拿一瓶橘子罐头和一包白糖放到另一个袋子:“这是去二舅家送的。”就这样,橘了?罐头和白糖一份份被装进一个个袋子里。我和弟弟看着父亲,感到十分失望:怎么就没有多出一瓶呢?父亲好像没有看到我们失望的样子,挥挥手:“去睡吧。”我和弟弟虽然往房间里走,可眼睛一直是盯着袋子里的橘子罐头。“别看了,快睡觉,明天早上去拜年。”父亲把房门关上。过完年,家里又有了几瓶罐头,那是表哥表姐孝敬父母的。父亲把罐头锁进柜子里说,只有好好写作业才有资格吃罐头。晚上,我和弟弟把作业交给父亲检查。父亲满意地点点头,从裤带上解下钥匙,打开柜子,拿一瓶橘子罐头递给我。我小心翼翼地捧着橘子罐头,欣赏着:黄色的橘瓣像一个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意林(少年版)》2019年04期
意林(少年版)

天气罐头

黑猫漆拉和麻咪决定做几个天气罐头。可能有人会问:"什么是天气罐头呀?"^沙丁鱼罐头里装的是沙鱼,水果罐头里装的是水果,天气罐头里装着的当然是天气啦!在天气凉爽的时候,把风和雨装进天气罐头里,然后在炎热的时候打开来,就可以体会冷爽的感觉。在天气炎热的时候,把晴朗的阳光装进罐头里,然后在瓢泼雨季打开来,就可以体会潮湿中的晴朗。麻咪给手上的罐头盒系上线,然后使用了'‘气球魔法",罐头们全都飘起来啦。麻咪攥着一大把线,飞到空中。漆拉说,必须保证魔法罐头盒始终处于最能感受到天气质量的地方——比如,盛夏的晴空、雨云正下方、台风中心——然后保持罐头盒开启状态,4个小时就能搞定。是的,不多不少,必须4个小时。这样收集来的天气,在未来打开罐头盖后,才能够提供长达一天的惊喜。可是,在大太阳底下待了不到半小时,麻咪就受不了了〇为免中暑,麻咪对自己使用了“空调魔法”,那能让她感觉仿佛待在空调房里那么凉爽。但是,天气实在太热了!空调魔法不一会儿就失效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班主任》2019年05期
新班主任

难忘的橘子罐头

20世纪70年代,橘子罐头是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的美味。记忆里,除夕吃完团圆饭,父亲就坐在堂屋打包给亲戚拜年的礼物。我和弟弟坐在旁边看着父亲把一瓶橘子罐头和一包白糖放在一个袋子里,嘴里还念叨着:“这是去大舅家的。”“这是去二舅家的。”直到父亲把家里的亲戚都说上一遍,摆在外面的橘子罐头和白糖全被装进了袋子里。我和弟弟看着父亲,有点失望:怎么就没有多出一瓶呢?父亲好像没有看到我们的失望,挥挥手,说:“去睡吧。”我和弟弟一边往房间走,一边回头盯着袋子里的橘子罐头。“别看了,快睡觉,明天早起去拜年。”父亲说完就把房门关上了。过完年,家里终于有了几瓶橘子罐头,那是表哥表姐给父母拜年拿来的。父亲把橘子罐头锁进柜子里,说只有好好写作业才有资格吃橘子罐头。晚上,我和弟弟把作业交给父亲检查。父亲满意地点点头,解下裤带上的钥匙,打开柜子,拿出一瓶橘子罐头递给我。我小心翼翼地拿着橘子罐头。黄色的橘瓣像一个个可爱的精灵,在透明的玻璃瓶里或躺或仰,或站或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微型小说选刊》2018年02期
微型小说选刊

罐头里的爱恋

那个牌子的茄汁鲭鱼罐头,超市的货架上,仅剩下一瓶。两人同时看见,一同伸手去抢。于是他的手抓住了罐头,她的手抓住了他的手。他抱歉地笑笑,她却红了脸。他把罐头递给她:“是你的。”突然绅士起来。她说:“不,你先拿到的,是你的。”两个人彼此推让着,直到招来超市的售货员。售货员说:“等等吧,五分钟后,也许还会有这个牌子的罐头摆上来。”那时罐头正好被让到她手里,他说:“你先走吧,我再等一会儿。”她说好,却不走,陪着他等。两个人开始闲聊,却突然发现,原来他们竟租住在同一个小区!“爱吃鱼?”他问。“是的,就像猫呢。”后来她认为后面一句显得多余:她像什么,跟他有关吗?这样想着,竟又一次红了脸颊。终于没有等来新的罐头。他们并排着往回走,走进小区的大门,她突然说:“要不,一起吃吧!”“方便吗?”“方便,反正我也是一个人。”这样说着,她的脸再次红了:什么叫“我也是一个人”,你知道他也是一个人吗?他们一起吃那瓶罐头。罐头盛在精致的盘子里,他却很少去动。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