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强风化岩路基填料的击实及检测

京沈高速公路宝山段第七合同段全长13.3km,处在平原微丘区,原设计路基填方为两侧取土。其中K165+982-K169+866段取土困难,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路线北侧约3公里附近有迁安市磨盘山铁矿,该矿为露天开采,地质为安山岩,正进行剥岩处理,并且上部矿体均为强风化岩,开挖后岩石碎块大多在20厘米以下,很适合填筑路基,因此建管处研究决定,该段路基金部利用磨盘山剥岩矿风化岩填筑。但由于岩石风化强烈,强度极低,施工中又不能全部将其压碎象土一样,这就给施工工艺及压实度的量化检测,提出了一个急待解决的新课题。$$一、风化岩的压实机理$$土压实的过程,也就是土中空隙减少的过程。对于一般料的压实主要有四个过程:即颗粒的重新排列、土颗粒的填装、土中水分的分离、空气的挤出及土的挤压夯实,以上四个过程,在路基的压实度中,往往是同时进行的。但是土中粗颗粒含量的变化,将会使上述过程中的某些项起主要的作用。据观测,强风化岩在碾压之前其混合料的级配组成往往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西交通科技》2003年02期
山西交通科技

强风化岩路基填料的击实及检测

京沈高速公路宝山段第七合同段全长13.3km,处在平原微丘区,原设计路基填方为两侧取土。其中K165+982—K169+866段取土困难,该段路基全部利用磨盘山剥岩矿风化岩填筑。1 风化岩的压实机理土压实的过程,也就是土中空隙减少的过程。强风化岩在碾压之前其混合料的级配组成往往是粗颗粒所占比重较大,而细粒(小于0.5mm)含量相对较小,所以受力作用时,粗大颗粒将首先破碎,变成小颗粒或粉末,充填到其他颗粒的空隙中,这说明强风化岩压实时,起主要作用的是填装及挤压夯实。粗颗粒(大于5mm)在总料中所占比例,决定了其颗粒的接触状态。当粗颗粒少时,呈悬浮状态,粗颗粒被细粒土所包围,此时压实功主要通过细粒土的密实变形而消耗,路基强度的好坏,主要取决于土的密实情况,这种风化岩类土,压实特点基本与土一样。当粗颗粒较多时,此时颗粒呈空隙接触状态,粗颗粒彼此接触,其空隙部分由细颗粒充填,部分由被压碎的粗颗粒或被由于压实使颗粒之间相互挤压、磨损产生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公路》2007年12期
公路

全强风化岩高边坡破坏模式与加固效果分析

我国计划修建高速公路8.5万km,公路作为线形构筑物在修筑过程中,会穿越各种地质体,不可避免地形成各种类型边坡。除岩质边坡和土质边坡外,还有强风化、全风化层边坡,这类边坡的性质与岩质边坡和土质边坡有很大差异,使得加固技术和技术指标也存在差异。不同岩类,风化层厚度不同,泥岩、泥质粉砂岩、板岩、变余砂岩以及花岗岩、玄武岩都存在非常厚的风化层,会形成高达百米以上的边坡。根据边坡类型和出现问题的大小,边坡加固措施也是多种多样,总的来说可分为3种:第一种是利用外来施加的力系抵消或平衡下滑力,如支挡工程,包括挡墙、抗滑桩、锚固工程和填土反压等;第二种是增加岩土体的内在强度,以致边坡在没有外来力系的帮助下也能保持稳定,如注浆等岩土体改良工程;第三种是采取措施减小外界因素对岩土体强度影响,防止边坡岩土体强度降低,如排水工程、防护工程等。对于深层加固,可采用抗滑桩、大吨位预应力锚固等支挡结构,或土体改良工程、深层排水等;对于浅层加固,可采用挡墙、...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公路》2007年12期
《军工勘察》1950年30期
军工勘察

汉口地区强风化岩中取芯的经验

汉口地区强风化岩中取芯的经验陈先武(机械工业部第三勘察研究院武汉市430030)0前言在汉口地区地表下44~65m处有一层层厚为4~13m左右的强风化泥质岩。钻进中不仅时效低(一般仅0.8~1.5m/h),而且岩样基本被冲刷而变成泥浆了,使得该层中岩样采取率一般<20%,远达不到取芯要求。许多施工单位对此甚感“头疼”。我单位前几年虽作过一些努力,但收效不大。从1992年开始,组织力量攻关。经过一年多的研究、实践后,取得可喜进展。现介绍如下:实践中我们认识到,强风化层的取芯涉及到施工中的几个方面。且由于工期等方面的原因而都不采用全下套管护壁的方法。这样,为保证在风化层中取芯的成功,就必须保证孔壁不坍塌,顺利穿过卵石层及砂层,才能解决在强风化层中取芯问题。为此,我们以三个方面作了如下工作。1护壁施工中,先穿过厚度为4~6m的杂填土层,下套管隔离。然后配制普通泥浆(比重1.12,粘度18~25s,pH值在8-10)来钻进,在进入卵石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土保持》2014年08期
中国水土保持

冀北山区强风化岩坡面水土流失治理技术

1强风化岩坡面的特点和治理现状1.1强风化岩坡面的分布与危害冀北山区地处潮河、滦河上游,是京津地区的天然生态屏障,也是密云水库、潘家口水库的重要水源地,植被的恢复与重建十分重要。本区属半干旱山区,多年平均气温1.0~9.0℃,多年平均降水量350~650mm。冀北山区的荒坡,土壤侵蚀强度多数为轻度,少数为中度,强烈以上侵蚀很少且多为强风化岩坡面,在本区的中北部分布较多。强风化岩坡面虽然所占面积比例很小,但侵蚀强度大,水土流失严重。此类坡面冬春季冻融风化,夏季雨水冲刷,每年形成的风化层遇暴雨随径流向坡脚聚集,一部分进入沟道、河道,成为该类地区小流域输沙的主要源地之一。以平泉县东北沟为例,试点小流域总面积19.34 km2,现状水土流失面积869.71 hm2,占总面积的45.0%,现场勘查表明小流域共有风化岩面积314.78 hm2,占小流域总面积的16.3%,年侵蚀量约1.2万t,占小流域年总侵蚀量的63.2%,其中强风化岩面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岩土力学》2018年12期
岩土力学

强风化岩中挖孔基础抗拔试验及荷载位移曲线模型参数研究

随着我国电力建设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架空输电线路穿越高山大岭。我国山区架空输电线路走廊分布最普遍的地基类型为强风化岩地基,对于该类地基,工程中常采用挖孔基础[1]。与其他行业基础不同的是,架空输电线路基础的设计主要受上拔稳定性控制,而上拔稳定性设计的关键参数是基础的抗拔承载力,工程中常通过上拔荷载-位移曲线获取基础抗拔承载力,因此,建立准确描述荷载-位移曲线变化特征的模型及参数对于工程设计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国内外学者针对各类土体中基础的上拔荷载-位移曲线及模型参数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如Chin[2]、Phoon[3]、Qian[4]、许宏发[5]、党发宁[6]、李森[7]、蒋建平[8]、唐小松[9]、鲁先龙[10–11]、郭楠[12]等基于大量的现场试验数据,分析了基础荷载-位移曲线变化特征,建立了无黏性土、黏性土、黄土、碎石土地基中基础的上拔荷载-位移曲线模型,并且准确地获取了基础抗拔承载力,部分成果已成功运用于工程,...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