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柿子价高市场俏 贮藏增值有必要

根据柿子的生性特点,科学采收与贮藏,可延长市场柿果供应和贮藏增值。$$1.适期采收:柿果各品种间的耐藏性相差极大,一般表现为:早熟品种较迟熟品种不耐贮藏;含水分多的柿果比含水分低的不耐贮藏;同一品种,采收早的比采收晚的不耐贮藏。不同品种柿果贮藏期明显不同,因此,首先要选择耐贮藏品种;其次,要适当晚采。作为硬柿食用的,可在着色后陆续采摘;用于制柿饼的,宜在柿果已基本成熟,橙转红时采收(一般霜降前后);作为软柿食用的,应当在果实呈现该品种固有色泽后采收。贮藏用柿采收时必须注意一个果实要保留柄和萼片,并减少机械损伤。$$2.贮藏条件:作为贮藏硬果条件是:适宜温度为0℃-1℃;相对湿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养生月刊》2019年10期
养生月刊

十月秋高柿子黄

柿子是中国本土的水果,种家李时珍经过实地考察,把柿子植栽培的历史非常悠久,最早可根据贮藏方法分为“烘柿、白柿、追溯到两晋。《本草纲目》述其乌柿”等几种:烘柿不是指烘干“南北皆有之,其种亦多”。又因的柿子,而是把“生柿置器中自为柿子是木本植物,在金秋十月红者”;白柿是“日干者”,相当于才挂果成熟,这时候草木凋零,我们今天说的“柿饼”,就是柿子凉风送爽,金灿灿的柿子挂在枝经过日晒抽失水分,放在瓷瓮头,尤其炫目,不禁让人注目垂中,等柿子上慢慢生出白霜就可涎,也因此这柿子成为文人竞相食用,这层白霜叫柿霜;乌柿是歌咏的对象。白居易《慈恩寺有“火干者”,现在民间已经很少看感》诗“李家哭泣元家病,柿叶红到。时独自来”,用泛红的柿叶烘托现在我们在市面上买到的心境;陆游《秋获歌》诗则曰“墙柿子,相当于古代的“烘柿”,因头累累柿子黄,人家秋获争登为柿子已经放置一段时间,涩味场。长碓捣珠照地光,大甑炊玉已去,自然红熟,吃起来甘甜如连村香”,用丰收的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审计月刊》2018年12期
审计月刊

柿子红了

~~柿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酿酒科技》2019年05期
酿酒科技

不同柿子发酵酒工艺对比研究

柿子味甘、性寒,内含糖类、蛋白质、果胶及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有较高的营养和药用价值[1-4]。我国柿子产量占世界柿子总产量的90%以上[5],主要以涩柿为主,严重制约柿子的深加工。为了推动社会经济发展,提高果农收入,创新柿子深加工技术迫在眉睫。随着人们对柿子保健功能的认识,柿子经济价值逐渐攀升,涌现了柿子酒[6-7]等产品。目前国内柿子酒企业少,技术不成熟,研究其加工工艺对提高柿子酒口感和质量,增加其稳定性有重要意义。1材料与方法1.1材料与试剂柿子,由山东皇尊庄园山楂酒有限公司提供;果胶酶,食用明胶,71B酵母均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1.2仪器与设备FA2204B电子分析天平,上海精科天美科技仪器有限公司;JYC-21GS08电磁炉,九阳股份有限公司;JS31-300打浆机,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TW-1A真空抽滤设备,温岭市挺威真空设备有限公司。1.3方法1.3.1柿子切块发酵工艺准确称取1000 g冻柿子,水浴解冻后,清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安徽农学通报》2019年17期
安徽农学通报

柿子资源综合利用的研究进展

柿树是原产于我国的特有树种,属于落叶高大乔木。树皮多为深灰色至灰褐色,主干树皮多开裂,沟纹纵向紧密排列,树冠球形或长圆球形。柿果作为一种常见的水果,深受群众的喜爱。我国北方柿子资源十分丰富,但由于市场销量小、储藏运输困难、种植技术落后等原因,柿果的利用率很低。特别是在北方秋冬季节,柿子树叶凋落,橙红色的柿子扔挂在树枝上,无人采摘,任由鸟类啄食,柿果资源浪费的现象十分明显。而近年来,快速发展的柿子深加工的研究和应用,无疑为柿子资源化利用提供了可靠的途径。1食品加工1.1柿子酒目前,我国酿造柿子果酒大部分采用的是活性干酵母菌种,但由于采用这种酵母酿造的柿子果酒色泽观感差、口感酸涩,缺乏柿子特有的果香,从而阻碍了柿子果酒的发展。崔铁忠[1]从土壤和水果表皮等多个基质中经过3级筛选,最终分离出了具有优良性能的2种酵母菌株,通过发酵实验证明,其不仅符合柿子果酒的酿造基本要求,而且可产生良好的柿果气息,有助于产品品质的提高。这一发现有望解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金山》2018年11期
金山

青柿子

秋风凉意,山上能吃的野果越来越少。好鼠咬茶壶盖儿——听词(瓷)儿,她大骂的内容在有柿子,三月扬花,立夏坐果,秋来如也无非是有人生没人管的野种,他娘偷人养汉,磨盘一般缀满枝头。青柿子尚未经霜煨红不能他大乌龟王八。没骂祖宗八代,也没骂姑娘老直接食用,俺们贪吃的胃肠岂能坐等。妹姐。总之无伤大雅,您有劲就使劲骂吧,我们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养一方果木。哑然,各自溜回家。比如樱桃沟、枣树洼、栗子冲……柿子最多的地上一次,我们把青柿子裹上马蓼埋进河沟方要数柿子岗。柿子岗正好在俺们湾子后面,里脱涩,说好了下星期天一起来扒,不知是谁捷那里住着周先生一家,女当家的俺们喊程娘。足先登,把我名下的那份也偷跑了。这是黑吃近水楼台,那个风轻日暖的星期天,俺们这群大黑,我只好吃闷亏。我正躲在屋里,为青柿子脱人眼中的“祸害”向目的地进发。如何避开人涩想招儿。谁知程娘找上门来,拦住放工的我眼,如何避开狗耳,如何封住小人的嘴巴,最佳娘说:“‘耷耳朵’,指挥偷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山》2018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