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主动出击,做积极的副刊编辑

对于报纸副刊,报人赵超构有个形象的说法,就是“新闻是报纸的灵魂,副刊是报纸的面孔,报纸耐看不耐看主要看副刊”。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报纸副刊有这样一种能力,它能与读者更近,与生活更近,与美更近,与心灵更近。而副刊是否耐看,又与副刊编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今,面对快节奏的生活、发达的媒体、便捷的网络,读者品味的多样化,我们不得不承认,让副刊出色、出彩越来越难了,因此副刊编辑提高自身素养迫在眉睫。$$    夏衍曾说过这样一段话:“主动的编辑,自己主动找题目,主动找作者,主动根据宣传需要和读者需要安排版面;被动的编辑,就只是被动地应付,作者来什么登什么。前者是积极的,后者是消极的。”依照夏先生所言,再结合自身工作经验,笔者以为要做一个主动的编辑至少应该做到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积极充实自我。$$    “想给别人一碗水,自己必须先要有一桶水”,这句话很能概括对于一名合格的副刊编辑所必须的工作要求:要给读者以营养,编辑必须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传媒论坛》2019年12期
传媒论坛

全媒体时代如何提高副刊编辑文字应用能力

一、引言在全媒体信息时代,语言文字的应用,呈现流量巨大、传播高速和覆盖广泛的境况,语言文字规范也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各类错别字和乱用成语现象,特别是假借“文字创意”之名对文字进行滥用和扭曲现象比比皆是。作为一名在党报副刊编辑,在不无忧虑的同时,也深感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就笔者多年的实践经验看,副刊编辑必须做到以下几点。二、文字使用要规范(一)字体运用要规范按照《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出版物汉字使用管理规定《》简化字总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的有关规定规范使用汉字,是国家语言文字发展的必然,是中华厚重文化发展的呈现,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又一重任,每个媒体人、特别是媒体编辑必须自觉担负起来,新中国文字沿革过程中的遗留问题,也只有透过主流媒体的引领与示范去化解和消除。在大量来稿中,笔者发现有相当一部分作者习惯夹杂繁体字(如:“未尝”写作“未嘗”,“迂回”写作“迂迴”,“丑陋”写作“醜陋”)、异体字或“二简字(”如“:街”写作“亍”“,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8年29期
青年记者

重树报纸副刊编辑的自信

报纸副刊编辑的自信,不只是从事具体实践的副刊编辑的自信,还应是报社社长、总编辑对副刊的自信,是中华民族文化自信不可或缺的旗帜,也是地方报媒本土文化自信的风向标。当下副刊编辑有自信吗?答案毋庸置疑。副刊编辑的自信打折了吗?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正是基于自信危机,很有必要重构副刊格局,重树编辑自信。报媒困局下的副刊危机1.唱衰报媒舆论“雾霾”下的无所适从新媒体异军突起后,报纸到底能扛多久的疑虑一直不绝于耳,国外名报的寿终正寝和国内一些市场化报媒的关停并转,更使唱衰报纸之声空前喧嚣。而伴随着报业经营业绩的断崖式滑坡,报人尤感寒意逼人。皮之不存,毛将附焉?没有报纸,何来副刊?置身于风雨飘摇、风向不明的载体,相当一部分副刊人随波逐流,原本清醒而独立的“船头的瞭望者”,放逐于没有航标的河流上。2.报纸压缩成本时自断“才路”,自残手足步入窘途的报纸,纷纷压缩出版成本,曾经辉煌的厚报,由沉甸甸变为轻飘飘,以薄报示人。有的缩版时“斧砍”副刊,副刊部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采编》2017年05期
新闻采编

医院报副刊编辑艺术初探

“凡有报纸必有副刊”。报纸副刊一直被认为是知识分子精神养分的来源地,是接触文化信息的良好渠道,它在近代中国文化史和社会史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独特的影响力和作用力。一、思路上创新要敏锐把握时代脉搏,预见副刊变化发展趋势。应该看到,随着社会的发展,新知识、新科技的加速传播,必然会给副刊的发展带来深刻的影响。副刊编辑必须突破自我欣赏式的编辑理念,大胆追求思维的创新,适应信息时代人们阅读心理的变化,走出副刊的自我封闭的编辑格局,在副刊的社会性上下功夫。(1)主次分明。一桌宴席有主菜与配菜之分。副刊所刊发的作品也应该有主次之分。副刊的主要作品应该是文学作品。美术、书法、摄影等应该属次要作品。而在作为主要作品的文学作品中,亦应有主次之分。这种划分,一是要根据医院报副刊寓教于文的需要;二是要根据读者的喜爱;三是根据来稿情况。副刊上的作品无论从表现思想内容的形式还是从读者的喜爱来看,文笔优美、意境深远、思想性强、风格清新隽永的散文佳作应成为主要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唐山文学》2017年01期
唐山文学

为追“球”者而歌

新华兄的《乒乓星河》定稿了,他特意嘱我写个小序。我读了一遍,又读了一遍。每首诗的人物都能呼之欲出,每个人物的历史都有时代痕迹。一百四十多位,那是一个多甲子里,中国乒乓银河中的唐山河,风光无限、璀璨晶莹。新华兄写诗的历史比当编辑还长,他写诗,写很好的诗,他的诗平易、亲切,有浓烈的乡土气息,是生活的味道。三十几年前,他是市报的副刊编辑,我是文学爱好者。那时,他以“诗歌爱好者”的身份,从一名产业工人羽化成市报编辑,无疑是一个青春的神话。但神话过后,新华兄没有迷惑,安心做起了编辑。所以好长时间里,我更敬重编辑,敬重那些专为别人做嫁妆的幕后英雄。将新华兄定位为诗人、编辑,似乎并不全面,那些只是谋生的手段,最多称为职业、事业,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人性的一部分。我和文联的方明、家惠,文化局的昭民、赵钢及市报润国诸同仁也曾多方交流,结论还是“朋友”最合适。能交为朋友者的理由是恭敬兄长、提携小弟,能揭此榜者,新华兄无愧。将乒乓球定为一个时代的强国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7年07期
青年文学家

沈从文的湘行美味

我最怕坐船。窄小的船舱里,腰也直不起来。抬头,只见四方的窗。更要命的是颠簸,时时刻刻有命悬一线的感觉。船上的伙食也不好,烤鸡是温凉的,牛排的软嫩要碰运气,开头的两天还有蔬菜,后面则越来越看不到绿色,陪伴你的只有土豆、豆芽和洋葱。1934年1月,《大公报》副刊编辑沈从文收到家信,母亲病重。他不得不告别新婚妻子张兆和,坐船回湘西老家。他大概和我一样,不喜欢坐船,在给张兆和的信里,沈从文多次表达了对于这趟旅程的不满,“我有点点不快乐处,便是路上恐怕太久了点,听船上人说至少得四天方可到辰州,或许还得九天方到家。”更糟糕的是冷,张兆和给沈从文带了12个苹果,这在当时是很稀罕的水果。因为冷,沈从文只吃了两个,打算把剩下的留着,带回去送家里人吃。他懊悔不曾带些饼干,“方能把这日子一部分用牙齿嚼掉。船上冬天最需要的恐怕便是饼干,水果全不想吃”。船上的伙食并不算差,因为水手们时刻捕上大而活鲜鲜的鱼,才一毛二分钱一斤。最好吃的是青鱼,沈从文觉得像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