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贫困农民笑颜开

“种地免征农业税,上学不交学杂费。翻完历史无前例,走遍神山有笑颜。富民实事一件件,颂歌唱在人心田。”这是浮山县69岁的离休老教师李学聪所赋《史无前例》的诗句。诗句是对浮山县实行农民种地不纳粮、贫困群体看病有人管、上学不掏钱、养老不用愁等恤民举措的真实写照。$$  浮山是一个仅有13万人口的山区小县,农业人口占到 10万。近年来,虽然该县经济有了较快发展,财政收入增长了十倍。但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仍然十分落后,许多农民群众生活还比较困难。“农民富则浮山富,维护好10万农民的利益,让广大农民真正享受到公共财政带来的实惠,还农民以国民待遇。”该县县委书记原胜利有这样一个观点。$$  县委、县政府一班人,按照“以工补农,统筹发展”的工作思路,把解决农民群众,特别是贫困群众种地难、吃饭难、看病难问题,作为工作的切入点。2004年,县委、县政府决定在全县全部免征农业税。这在全省当时是头一家。农业税全部由县政府出资代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西日报2006-01-03
《中共党史研究》2019年01期
中共党史研究

再议退押运动与一九五一年农业税的关系

一、问题缘起押金是佃农交给地主的地租保证金,欠租扣除,辞佃退还。1949年起,中共在南方新区发起退押运动,要求地主退还佃农押金,这是新区农村在土改前的一件大事,也是近年来土改史研究的热点之一。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撰的《陈云传》提供了这样一则史料:1950年11月,陈云在第二次全国财政会议上提出“适当增加农业税,一九五一年农业税按照原概算增加百分之十”(1)。一些研究者认为,陈云说的“原概算”是指1950年农业税,这条史料暗示起码在1950年11月这次会议时,中央已对1951年农业税作出了打算,要比1950年农业税增加10%。同期的另一件事是西南区的退押运动。西南区退押运动开始筹划(1950年7月)、地方试点(1950年10月)虽然早于这次会议(1950年11月),但运动大面积开展是从1950年11月开始的(1)。于是,一些研究者认为,退押运动和增加1951年农业税这两件事,看似风马不接,但背后是有关系的。例如,曹树基说:“江津...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财税法论丛》2005年01期
财税法论丛

关于农业税的几个法律问题

目次一、农业税的税收法律性质二、减免、取消农业税的法理障碍三、国外存在农业税收制度吗?一、农业税的税收法律性质农业税是我国有史以来最古老的税种,也是我国现行税制体系中存在时间最长的税种。现行法律体系中,《农业税条例》是迄今为止修改最少,保留时间最长的一部法律。从安徽、河北等地开始农村税费改革试点已经有10年多的时间,而从中央确定在安徽开始农村税费改革的全面试点工作也已经有5年多了,今年年初中央又决定取消除烟叶之外的农业特产税,5年之内全部取消农业税。尽管存在上述背景,但是财税专家常常从经济角度考虑农业税问题,而法律专家们又很少涉足农业税领域,所以理论界并没有对农业税性质进行深入探讨。我认为只有弄清农业税的法律性质,才能明了农业税产生与存在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基础,才能正确评估取消农业税对政府、农村社区、农民三者的影响,才能对新一轮税制改革中如何统一城乡税制有一个完整的认识,这直接关系农业税制发展方向和新一轮税制改革的完整性问题。这...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消费导刊》2009年10期
消费导刊

取消农业税对农民收入影响的实证分析

一、取消农业税后农民收入现状分析二、取消农业税对农民收入影响的实证分析(一)农民收入增长幅度降低近些年我国农民收入重要来源的农产品供应由短缺型已转变为总量平衡,丰年有余,农产品有效需求不旺,市场疲软,价格下滑,靠简单的增加农产品产量有局限。农产品市场发育不足,相对闭塞。品质普遍不高,缺乏竞争力,结构不尽合理,与市场需求不够符合,几乎没有名牌产品,目前农民增收靠提高农产品价格余地小。产业化水平较低,农产品加工滞后,龙头企业、出口企业发展不足。这对我国农民收入增长已经初步产生影响,也会使比较脆弱的农村经济更加困难。同时乡镇企业受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受相关政策调整的影响,加上自身的一些矛盾逐渐显露,使一些乡镇企业发展速度放慢,新的吸纳就业能力减少,进入了分化重组和战略性结构调整的新时期。另外,农村市场化改革的深化,日益触及工农之间、城乡之间深层的利益结构,要求城乡改革协调联动。(二)取消农业税在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的同时,导致增产不增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铜陵学院学报》2008年05期
铜陵学院学报

取消农业税对各级财政影响的不均衡及其对策分析

一、问题的提出2005年12月29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高票通过决定,自2006年1月1日起废止《农业税条例》,取消除烟叶以外的农业特产税、全面免征牧业税。全面取消农业税以后,与农村税费改革前相比,全国农民共减轻负担1265亿元,这表明了政府对减轻农民负担、增加农民收入、解决我国的“三农”问题的决心和信心。农业税的取消对农村的各个方面都带来了一系列的影响。首先,取消农业税完善和规范了国家与农民的利益关系,可以更好地维护农民的根本利益,促进城乡居民共同富裕。其次,取消农业税能够调动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增强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同时也将把农业、农村发展纳入整个现代化进程,让亿万农民共享现代化成果。第三,取消农业税可以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村消费水平,从而拉动整个经济的持续增长,促进国民经济协调发展。第四,取消农业税不仅有利于统筹城乡发展,而且能促进基层政府转变职能,进一步改善和密切政府与农民的关系,促进和谐社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决策与信息(财经观察)》2008年08期
决策与信息(财经观察)

取消农业税后的乡镇政府

取消农业税,无疑首先是国家出于政治的考量,在获得政治收益的同时,以期获得经济、社会收益的多赢局面,显见有:就国家而言,可以稳定整个社会大厦的基础,缓和“三农”矛盾;就农民而言,取消农业税,实实在在减轻身上负担;就乡镇而言,缓和了紧张的干群关系,在农民心中的地位有所提升。分析三方主体,不难窥视国家不仅仅要“固基”,取消农业税为更好的贯彻“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发展战略,实现国家经济和谐、持续发展;农民不满足仅仅只是减负,更是期望农村经济能够进一步的发展。一、’集体无为”的乡镇政府税费改革前,乡镇财政收人主要由国家预算内资金、预算外资金和乡镇自筹资金三部分组成。乡镇财政的收支本来就很难平衡,特别是农业型乡镇更是如此在压力型体制下不得不产生集体行动,“合情合理”的运用预算外资金和乡镇自筹资金来填补,同时由于分税制的激励,乡镇政府有搭便车的集体趋利动机,于是“三乱’问题就越演越烈。国家在农村税费改革期间,先是将政策内的收费并人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