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于幼军会见美国德国客人

本报1月12日讯 (记者贺锴) 省委副书记、代省长于幼军今天上午会见美国国际金属与煤炭公司总裁谩德·汉斯先生和德国梯森克虏伯钢铁公司客人,与访问团一行就双方加强煤炭能源综合利用及金属冶炼和深加工技术合作进行了会谈。$$  于幼军首先欢迎访问团一行来山西考察,并希望通过这次访问促进美德方面与我省建立煤焦、金属加工 转化技术的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推进清洁生产和安全生产技术的开发应用。于幼军说,美国国际金属与煤炭公司、德国梯森克虏伯公司在冶金、煤焦生产技术上享有盛誉,山西作为中国能源和资源大省,也是煤焦生产、钢铁铝镁加工技术比较发达的省份。彼此在煤洁净技术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西日报2006-01-13
《中国企业家》2016年01期
中国企业家

教授于幼军

1972年的某一个深夜,于幼军刚刚读完希特勒的《我的奋斗》,打了一个寒颤。这样的书和很多手抄本一样,在地下流传。图书馆关门,更别提书店。当书辗转流传到于幼军手里时,他只有一天一夜的阅读时间,他还读了一本《+字奖章与战火》(1950年代译本)这两本书加速了于幼军对文革的反思,他与朋友、老师交流,“文革再这样搞下去不行,年轻时气盛,就这么有脾气”。2015年岁末,于幼军在中山大学锡昌堂给年轻人讲《反思“文化大革命”》,40多年间,他从一名语文教师走上仕途,历任省委宣传部部长、省级政府一把手、文化部副部长,可谓历经庙堂之高。 现在他已退休,回到中大哲学系做教授。这是一个别样的选择。 “当我在很困难的时候,我就想起鲁迅的那段话。他说,如果有谁,从人生的高峰坠入低谷,他在这个过程中就可以发现世人的真面目。人情世故世态炎凉都会看得很清楚。”于幼军说。 七场讲座题目中,第三场《“文化大革命”的正义力量和正效应》也是引起很多人关注的部分,于幼...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领导之友》2015年02期
领导之友

于幼军的这些年

2015年1月14日,国务院公布新一轮任免名单,62岁的于幼军被免去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办公室副主任一职。这位曾经的明星官员,从深圳到湖南、山西,再到北京,仕途几度起伏,几乎每次职务变动,都曾被媒体和公众解读。才子从政成长为政治新星于幼军是江苏人,在广东长大。早年的于幼军,专注于学术。据澎湃新闻报道,1985年至1986年间,他在担任广东省广州市社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之时,与他人合作撰写了《社会主义四百年》一书。这本普及性政治读物借鉴了武侠小说的叙述结构,采用章回小说和历史演义的体裁形式讲述社会主义运动史,该书获得了全国优秀畅销书奖。很快,于幼军由学界转入政界,出任广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此后在广州市东山区、天河区任区委书记。1994年,41岁的于幼军担任广东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据财经网报道,当时于幼军被称为广东省委宣传系统的“四大才子”之一。在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任期内,广东报业改革一直领军全国,先后有广州日报集团问世,以及《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2015年10期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

孙幼军与《东方少年》

孙幼军老师的突然离世,让我深感悲痛。翻译作品《福伦盖尔船长历险记》到《亭亭的《东方少年》杂志的同志们和小读者们从此失童话》《钓鱼奇遇》《可怜的蛇》等,进入新去了一位亲密的朋友。世纪以后,又有《三个吃冰激凌大王》《春节2011年,我们在采访他的时候,他说:大反串》《打赌》《我山林里的朋友》《醉麻“在这本刊物创刊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雀》《雪碧黄瓜》等童话、小说、散文和文学我很高兴,当时就很热烈地支持,表示以后一评论20多篇。时间跨度从1982年到2014年,定要跟刊物一起成长,给刊物写一些受小读者有35期杂志上刊登有孙老师的作品。可以说,喜欢的童话。这些年,我为《东方少年》写了孙老师在《东方少年》杂志这块文学园地辛勤很多作品。那些作品都在,我没有说大话。”耕耘,陪伴了我们30多年,他的作品滋养了几在我电脑里,还收藏着他说这句话时的视代小读者。频。当我再次打开观看时,我的眼睛渐渐模糊我和孙老师接触不多,但是感情却很深,了。彼此都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2015年10期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

深情怀念幼军兄

孙幼军悄悄地走了,我为我国失去一位深处,陪伴他们一起快乐成长。他的作品具有杰出的童话大家,自己失去一位可爱可敬的朋永恒的、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和审美价值。孙友、同行而倍感哀伤。幼军的名字将永远闪耀在我国乃至世界儿童文孙幼军热爱生活,热爱孩子,几十年如一学史册上。日,执着追求真善美,把毕生的心血、精力奉我远在海外,没能与幼军兄再见上一面,献给了滋养下一代心灵的儿童文学。他生性活作最后的告别,不能不引以为憾。我在大洋彼泼,视野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2015年10期
东方少年(快乐文学)

重读赠诗 悼念幼军

幼军走了。尽管他这几年一直在病中,尽我和幼军的友情真可谓“君子之交淡如管他活了82岁,但他走得还是太早了,太早水”。我们住得很近,但会晤不多。特别是后了。来这些年,因为他双耳失聪,交谈更加困难。以我和他30多年的交往,以我对他的了记得有一次,我约了一些朋友聚会,也约了幼解,他的豁达,他的幽默,足可支撑着他安度军。他来了,但那顿饭,从始至终他只用目光晚年,健康长寿。况且他去年还完成了几个中和大家交流,很少搭腔。饭局结束时,他站起篇童话,这该是多么令人鼓舞的消息。可他还来和大家说:“抱歉,吃这顿饭,我没听清大是走了,走了。家的一句话。”听他说完,我黯然神伤。从那以后,我便不敢再叨扰他了。但每次聚会,我诵的声音,但我又一次表达了对他的友情,表们必然谈起他。达了我对他的敬爱。他的赠诗是他对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