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山大谢常德等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

本报2月25日讯 (记者李爱珍) 积20余年研究成果,量子光学与光量子器件国家重点实验室、山西大学光电研究所谢常德教授课题组,完成的《纠缠态光场及连续变量量子通信研究》,利用量子纠缠,实现了在经典物理环境下不可能实现的超标准极限微弱信号检测、量子态离物传送、量子密集编码、量子保密通信等。其研究成果,获得2006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这不仅标志着我国在未来信息科技的基础研究方面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也是我省自然科学基金实施20年来,基础研究在国家自然科学奖方面的零突破选$$  量子光学是一个面向未来的科研领域。为占领未来信息科技的制高点,山大光电研究所从1983年起就在量子光学领域行拓疆之旅。他们与国际一流实验室互相学习,同步发展。从2000年开始,将目标锁定在量子物理走向应用的核心点―――纠缠态光场产生及连续变量量子通信研究,先后获得一系列创新性成果:通过精确、简捷的实验得到了双模压缩真空态、强度量子关联孪生光束及明亮EPR纠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西日报2007-02-26
《船山学刊》2016年04期
船山学刊

“千古一人”与“不知《三百篇》如何”——论析王船山对大谢的试图修饰与企图接近

众所周知,船山的诗歌观体现为相互呼应交融的两部分:即以诗话、诗评直述其理论;又纵览历代诗,以选诗来验证支撑其理论。其著名的诗选亦即三大诗评《古诗评选》、《唐诗评选》、《明诗评选》。从《古诗评选》的目录中可获见,船山对晋宋易替时代特别看重;从其诗论中我们知道在各类体裁中船山特别看好五言古诗,推其原因是要刻意以搜求古诗传达己志,是要聚焦易代来关注士人的人品境界。《古诗评选》的思路即如此,按照这个思路其选大谢古诗二十六首。另外,还选了他的四首乐府。从量上居于六朝榜首。显然,他是把大谢放在突出位置。一、“千古一人”何为?船山曾在对大谢《晚出西射堂》诗的评语中云其“心期寄托,风韵神理,不知《三百篇》如何”。1又在《石壁精舍还湖中作》以为“其(取景)即远入细,千古一人而已。”2由此可见,他从内容到形式所表现出对大谢的敬意。船山对其所选每一首大谢诗均有一段经典评语,细玩其评应涉及大谢为诗的内容形式和总风格。若从《古诗评选》,再参以《薑斋诗话》...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瞭望周刊》1993年35期
瞭望周刊

脂麻通鉴·大谢

夜读偶拾 “大谢”谢康乐与“小谢”谢宣城,早有“诗中之日月”一称,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是无庸置嚎了。只是二人英年陨命、且死非其罪的身世遭际,总不免令人思之慨然。将这列个题目,或者尚有几句话可说。先说大谢,小谢留待下篇。 大谢出身望族,家世显赫。祖父是肥水之战中大破前秦军的谢玄,乃以军功封康乐县公。灵运少年袭爵,移居建康乌衣巷,常与家族子弟赏会宴处,作“乌衣之游”。及弱冠人仕,先从琅娜王司马德文后依抚军将军刘毅,毅兵败自杀,再为刘裕所用。裕立宋代晋,先削降谢氏之康乐县公为县侯,继又予以任用。但灵运本欲承继祖业,建不世之功,想必志在宰辅,故一种“以王父前朝负荷世业,而耻复屈身后代”的心情,总也是有的。所以,并不安于职守。不论在京在外,皆是肆心悠游,文帝登作,再行征召,虽职在清要,但仍未授以实权,距灵运的期望与抱负,未免太远。因此,他依然故我。最后,终以彭城王刘义康的构陷被杀于流放地广州。 灵运的冤死,固令人扼腕。但这在中国历史上,却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4期
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大地回声与人生玄思——从几首诗看大谢散在人生旅程中的玄韵

一“赏心”———玄言的结谛作为后期玄学的代表人物,谢灵运所面临的是玄学理想的破损,玄言思维所遭遇的欺凌。大谢怀抱着深刻的目的性而放情山水,所谓寻觅新、幽、异,实质上是期望山水能重新激活自己玄言感觉。大谢受后人尊敬从质上说也就是这一点。也的确这样,我们今天从他的五古诗和乐府诗中既可以看出他纵游放情的足迹,也能看出他一些关于玄言的人生印迹。永初三年,刘裕称帝,大谢以为自己没受到重用,于是与刘裕次子刘义真、颜延之、释惠琳等结友逍遥。刘裕死,遭受徐羡之、傅亮等排挤,调任永嘉太守,在赴任途中大谢创作了《永初三年七月十六日之郡初发都》。其诗云:述职期阑暑,理棹变金素。秋岸澄夕阴,火旻团朝露。辛苦谁为情?游子值颓暮。爱似庄念昔,久敬曾存故。如何怀土心,持此谢远度。李牧愧长袖,郤克惭躧步。良时不见遗,丑状不成恶。曰余亦支离,依方早有慕。生幸休明世,亲蒙英达顾。空班赵氏璧,徒乖魏王瓠。从来渐二纪,始得傍归路。将穷山海迹,永绝赏心悟[1]54。顾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春秋》2000年05期
春秋

奔袭大谢集

巨野县烈士陵园烈士纪念堂前,苍松翠柏拥抱着一块石碑,虽然碑石斑驳,但碑文清晰可辨。上书:晋冀鲁豫野战步兵六旅十七团特派员郭凤朝烈士之墓 中华民国36年7月30日立六旅周发田刘华清彭李桂王树堂于笑虹敬挽。 石碑讲述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把我们又带人战火纷飞的年代。 1947年7月12日,刘邓大军二纵六旅奉命东进,奔袭巨野城南大谢集国民党六十六师三十八团。曹县通往大谢集的几条土路上,六旅正风驰电掣般地急速前进。 “跟上!”旅长周发田一边快走,一边急促地督促,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照。战士们个个几乎是小跑,汗顺着战士们的脸颊、顺着脖子淌下来,不时有人喘着粗气,用舌头舔着干裂的、爆了皮的嘴唇。 “旅长,还有多远?”警卫员小张在背后问。 “快了!”周发田回答还是两个字。几个钟头来,他已用这两个字回答了数次同样的问话。150里坎坷不平的土路,是一时半刻能赶到的吗?但他觉得用这两个字回答最好。一问一答,明显表现出一种内心的焦灼。这种焦灼,来自对作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春秋》2000年05期
《文艺评论》2015年10期
文艺评论

大谢诗风在南朝的接受与传播

晋宋之际,文坛风尚发生重大变化:“庄老告退,山水方滋。”1赫然印证这一新变的,是谢灵运对山水诗的大力创制。陈郡谢氏的高门出身,天赋异禀的卓尔不群,加之勤奋好学,博览群书,谢灵运有生之年便大获文名于世。《宋书》本传称,大谢“每有一诗至都邑,贵贱莫不竞写,宿昔之间,士庶皆遍,远近钦慕,名动京师。”2作为山水诗鼻祖,谢灵运对后世文坛影响深远,于南朝尤巨。宋、齐、梁、陈之间,不仅有萧道成、沈约、钟嵘、裴子野、萧子显、萧统、萧纲等,竞相讨论点评。更先后有鲍照、谢朓、江淹、江总等大手笔,纷纷模拟效仿。综观众多批评,有褒扬盛赞,有贬低斥讽,截然不同;考察诸家仿作,有步武因袭,有脱胎重铸,迥然相异。于不同声音中,爬梳整理出大谢诗风在南朝的传播接受脉络,对于丰富充实谢灵运的研究,厘清南朝诗坛的审美流变,很有必要。一钟嵘《诗品》称,“(沈)约于时谢朓未遒,江淹才尽,范云名级故微,故约称独步。”3沈约,仕齐、梁、陈三代。这位曾执笔梁武帝文集序的“一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