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吉县惊现民国壁画 庙宇破损亟待修葺

战乱频仍的民国时期,壁画很少,而能完整保存下来的更为鲜见。近日在吉县一山村破庙发现1931年绘制的京津风情等壁画,令人惊叹。3月10日,笔者经过吉县车城乡朱家堡村一座颓败的九天圣母庙时发现,此庙虽已墙倾屋漏,破败不堪,但庙内保存完好的碑刻、技法精湛的砖雕、古色古香的戏台却让这座深山老庙显出一种灵气,那新颖别致的壁画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整座庙宇坐落在群山深处,庙门大开,尘土满地。门内有一堆酒瓶,酒瓶中间有一个书写“九天圣母”的小牌位。庙的顶部已出现坍塌,阳光漏射下来。在庙内四周墙面的精美壁画上,有浓郁的民国时期京津两地如“北京正阳门”“天津大街”等民俗风情和建筑艺术的珍稀画面。$$ 在“北京正阳门”壁画上,可以看到高高的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西日报2008-03-27
《西部皮革》2019年17期
西部皮革

古壁画数字化修复方法研究

1古壁画数字化修复的重要性在众多珍贵文化遗产当中,古壁画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古壁画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现在遭受着不同程度的损坏且是持续遭受损坏中,数字化修复已经成为文物保护工作的一个热门发展方向。数字化修复方法在古壁画保护工作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位置。数字化修复方法的发展能够推动古壁画的数字化修复技术和虚拟展示等。其次,随着数字化修复技术和古壁画保护工作的深入,能够满足对于古壁画中破损原因的识别精度和修复效率等问题。同时,也对人工智修复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推动数字化修复更深层次的发展。2古壁画数字化修复方法研究根据古壁画典型破损表现可将修复过程分为三部分。一是复原古壁画的线描图像,首先将古壁画扫描在计算机应用Photo-shop中,运用文献调研法和完形修复法将古壁画脱落的地方进行复原。例如,古壁画中的仕女形象,可以查阅对应朝代其他壁画中的仕女形象以及描写其朝代文化风俗习惯的文献进行分析和参考,从而进行有文献支撑的修复工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吐鲁番学研究》2019年01期
吐鲁番学研究

胜金口千佛洞第5窟壁画中花鸟画浅析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胜金口千佛洞,位于吐鲁番市二堡乡巴达木村北的火焰山南麓木头沟东岸一处河湾地内,河湾呈南北向狭长条状。木头沟河从河湾西侧潺潺流过,沟内草木丛生。昔日那些脱离世俗的僧侣,在这幽静的沟谷之间开窟建寺。整个窟群依山而建从下到上分为四层,每层洞窟上、下层之间有踏步连通。除南、北寺院尚可看出部分初始形制外,中区部分因为坍塌被淤土和流沙掩埋,形成了一座高达12米多的半圆锥形土山(图片叁,1)。近年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先后两次对部分洞窟进行发掘和保护。在该区域发掘寺院两组、生活区一组、洞窟十三座、居址二十七间。此外还清理出纸质文书百余片,以及木器、陶器、绢画、织物等大批珍贵遗物。现存的13个洞窟里,有壁画的洞窟5个。由于年代久远和人为的盗掘破坏,石窟中的壁画已经漫漶不清。但是编号为第5窟的壁画中残留的几棵树木,造型准确生动,线条活泼流畅,色彩对比鲜明。这种绘画风格在新疆地区的佛教壁画中比较罕见,所以笔者以为应该予以特殊关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北京城市学院学报》2019年05期
北京城市学院学报

《山高水长》漆壁画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城市版)》2018年11期
美与时代(城市版)

公共壁画中“空”的问题探析

在公共空间里,面对所有人开放是公共壁画最本质的属性,有意识地吸引和激发观者是其内在驱动力,用恰当的艺术手法让被引导者自愿接受城市社会要求的公共精神引导是公共壁画的目的。一、“空”的内涵与公共壁画空间的关系亚里士多德认为所谓的“虚空”并不存在。笛卡尔继承其观点认为在空间中数量不能衡量的有形实体就是无形的。即在西方传统概念中单纯的“空”和“无”是不存在的,它只是物质的稀疏和低密度处。而在中国历史上,“空”随时代社会和语言的发展,其字义在不断变化。其名词多为佛家道家用语,佛家中“空”字就是现代人诠释的,品格高于生命、社会高于个人的意译,是以忘记小我成全大我,淡薄名利享受而实现的。“空”不仅是个人修养的精神世界,还是超越个人局限以利他的方式关怀世界,不张扬不喧嚣,心怀慈悲宅心仁厚的胸怀。形容词“空”多出现在诗词中,营造幽美空灵的意境,传达文人不失格调的惆怅和愤懑之情。在中国文化中由“空”演化出的传统审美,在艺术中可见一斑。尚“空”,在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术观察》2018年12期
美术观察

专访袁运生:壁画是时代的见证

时值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的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如何在文化及艺术领域彰显中国特色和一个大国的文化自信,是摆在中国壁画家面前的重要命题。改革开放以来,几代人的努力孕育了中国现代壁画的雏形,其中也存在着诸多问题。谈到中国现代壁画,袁运生先生是绕不开的一个人物,作为在这一领域有着突出贡献的壁画家,从与他的谈话中,让我们去感受中国美术这40年的发展变化。中国现代壁画兴起的标志柯萍(中央美术学院中国传统造型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袁先生您好!我应《美术观察》之邀,以“我与中国美术这40年”为题对您进行采访。中国美术这40年经历了很多重大的艺术事件及艺术进程中的各种变迁,1978年,邓小平同志提出改革开放,您还记得当时的状态吗?您的那批云南白描就是在1978年画的,为什么那个时候会去云南画白描呢?袁运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全国其他地方是什么反应我不清楚,我当时在东北长春工人文化宫工作,听到改革开放的消息时非常兴奋。我想,画画会更自由了。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