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攥紧拳头再出击

“调整优化运行实行短短两个月,就出现新气象:材料费大幅下降,修理费大幅下降,劳动效率得到提高,单位风气越来越正,士气越来越高。”这是7月30日玉门油田召开干部大会时,油田领导对优化调整工作的评价。 $$    玉门油田是个老中青相结合的复合型油田,既有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开发的老君庙油田,也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发的石油沟、鸭儿峡、白杨河和单北油田,还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发的青西油田,更有试采时间不长的酒东探区,采出程度各不相同。$$    集中精力抓发展,勘探开发是基础,抓实抓好寻找可采储量的工作,做好深度调整工作,才能为下一步的腾飞夯实基础。青西、老君庙、鸭儿峡3个油田作业区是支撑“石油摇篮”的主心骨,也是玉门油田上游产业的典型代表。近一个时期以来,3个作业区根据油田确定的“深度调整、强基蓄势、优化运行、降本控费”的工作方针,抓好科学深度调整,以加深认识、寻求突破为重点,深化地质综合研究,优化实施方案,将扩边增储、基础研究、潜力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甘肃教育》2017年12期
甘肃教育

行走在教学科研的路上——记甘肃省第一届“陇原名师”李志刚

“教学生三年,影响三十年。”正是由于这一理念和教育教学信念的支撑,这些年来,李志刚从教学、教研入手,提升教学水平,提高科研能力,率先垂范,发挥传帮带的作用,从所在学校到周边地区学校,再跨地区到教育发展落后的民族地区,把自己的教学经验、科研心得以及教育理念传播开来,让更多学生、老师受益,成为新时期陇原教育界的一名好老师,一名旗手般的好老师。“我的价值在课堂。因为‘钟情’课堂,我们师生用爱温暖着彼此。”李志刚大学学的是物理教育专业,毕业后像大部分那个年代的大学生一样按照国家分配政策,被分派到陕西洋县一所山区四个乡联办的高中。他回忆说,当时全校只有20李志刚,男,汉族,1966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正高级多名老师,400多名学生,学校离县城100多公里,而离李教师,物理教育专业,主持省部级教育科研课题八项、通过志刚的家有200多公里,学生来自大山深处,经济条件很鉴定五项,主持市级课题并通过鉴定二项,获省级重点科研差,最远的距学校40...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石油化工应用》2017年03期
石油化工应用

玉门油田上产20天日产提高200吨

截至3月6日,玉门油田的上产攻坚战开展了20天,日产量比上产前提高200吨,目前日超产8吨。这标志着玉门油田恢复基础产量攻坚战取得阶段性成效。各采油厂分类编制了油井上产挖潜措施计划,积极组织调参、碰泵、间开、热洗等工作;开展油水井大普查工作,对全油田近1 300口油水井进行全面摸查分析,做好油水井资料的录取工作,细化油水井生产情况。老君庙采油厂在2月份组织修井完井61口;鸭儿峡采油厂全月完成检泵12井次,完成热洗、调参、防腊等常规性措施57井次;青西采油厂完成热洗、调参、化清常规性措施47井次;酒东采油厂不仅组织了节后扶躺工作,还开展了油井普查工作,针对存在的问题,制定了具体措施。截至目前,各采油厂产量均踏上计划线,日产提高200吨,并超计划线8吨。玉门油田作业公司快速组织油田修井作业复工,加强与各采油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汽车与运动》2016年12期
汽车与运动

源泉 中国石油探源丝路行

王之涣《凉州词》中的名句“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把河西走廊的广袤大地的恶劣环境用浪漫的手法表现出来。而石油工人就是在这里竖立起一座座井架打造出一座座石油城市。在这里诞生了新中国第一口油井、第一个油田、第一个石化基地从兰州出发一路向西到达敦煌有近千公里的路程,这条线路作为古丝绸之路上经典的一段,其中不乏享誉国内外的名胜古迹和自然景观。本次由中国石油主办的“中油伴YOU”石油探源丝路行活动,就是沿着这条路线行进,但我们并不是简单的采风赏景的自驾游,因为我们的目的是去探寻中国石油工业从起源和发展的点点滴滴。从兰州石化开始认识石油加工产业“我们开采的原油通过管道进入到我们的厂区,经过各种技术工艺进行处理后,制造出了汽车上使用的汽油、柴油、润滑油等等和石油相关的产品。”中国石油兰州石化公司的技术人员开始了介绍。中国石油兰州石化公司作为“中油伴YOU”石油探源丝路行出发活动后进行的第一个探访地点,技术人员给全体人员进行了一次简单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地火》2017年02期
地火

从石油东路出发(组诗)

紧紧地黏磨在一起都市里的村庄在这里,他们把散步当成消除疲劳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的娱乐和着了色的庄稼地黏在一起还把自己与石油,与心爱的人油菜已经收割,一位窈窕的村姑编排成与播种,与收获,与花开花落用纤纤的玉指,在翻耕过的土地上与生儿育女,与呼吸新鲜空气一样逐行逐窝,点播着大豆的籽粒快乐的记忆不远处,地质队员正在沿着滨江大道钻取地芯在这里,他们畅谈人生,畅谈理想劳作和奔忙,在不期而遇的眼神中畅谈石油如何走出大山,走出湖泊彩绘着连接地气的期盼和相许走出远古的营盘,然后在蓝天白云下面这是石油城的边缘和高高的炼塔,飞旋的机泵从1958年的秋天开始熊熊燃烧的炉火,密织的管网紧扣那一条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在一起和盖着小青瓦的农舍外面的田坝乘着东风,在曲曲弯弯的小路旁就和石油人的理想,石油人的眷恋他们把石油城一点一点扩大使之后来有了学校,有了家属宿舍记得在即将离开岗位的那一天有了医院,有了工人俱乐部他只要求我和他在曾经居住过的单身楼在嘉陵江边,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地火》2017年02期
《丝绸之路》2017年16期
丝绸之路

玉门学作为地方学的研究意义初探

地方学是以特定地理单元作为研究载体的综合性学科。以敦煌学为代表的地方显学吸引了多学科学者驻足,已形成完善的学术体系,为文化的传承与发扬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城镇化的加速,各种地方学体系建设得到了学术界和地方政府的重视,北京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等学科层出不穷。多数新兴地方学科在保持地方学文化价值的同时亦注重其现实意义,成为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催化剂。玉门市为甘肃省西北部的县级市,与县级敦煌市同属地级酒泉市代管。玉门作为一个沿袭长达两千余年的地理概念,其承载的文明意象在历史长河中不断丰富。从边塞要地到丝路重镇,从石油摇篮到转型前沿,玉门的角色在中华文明史上独具一格。有关玉门的学术研究并不鲜见,然而现有研究大多只关注特定领域。玉门的独特性是其自然、社会与人文特征综合作用的结果,有必要将其作为整体加以分析。本文从地方学视角出发,讨论建立“玉门学”(Yumenology,Yumen Study)的可行性与必要性,并提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