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双宁:证券行业进入资本为王新时代

作为6年来首家通过IPO上市的券商,光大证券本周正式启动发行工作备受市场关注。针对上市后光大证券战略定位的变化,以及光大集团未来的发展前景等问题,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日前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优质券商上市$$    将为市场注入新鲜血液$$    记者:目前,A股市场严格意义上的IPO券商股,只有中信证券一家,光大证券作为第二家,您觉得对整个证券市场的意义何在?$$    唐双宁:中国证券市场在近十年里走过了成熟市场近百年的路,券商IPO的重启,不仅说明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证券市场已经出现了一批经营稳健、管理规范、业绩优良、已具备上市条件的证券公司,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作为证券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优质券商的上市在为证券市场注入新鲜血液的同时,也必将对证券市场的稳定和发展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也意味着证券行业进入了资本为王的新时代,“资本扩张→业绩增厚→估值提升→资本扩张”这样的发展机制已经得到券商及市场的认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市场》2019年04期
艺术市场

从唐双宁的抽象画追本溯源

唐双宁《海浪》去年秋天,一场以“阳关三叠”为主题的百幅画作捐赠活动,让颇负传奇色彩的金融家兼企业家的唐双宁,以当代抽象画家的新身份再次闪亮地走进大众视野。不仅引起美术界、文化界、新闻界及其他各界的关注,还刷新人们此前对他兼具的诗人身份和以狂草书法享誉当今书坛的书法家身份又一认知。而他捐给李可染画院的“水墨大美”和“T抽象”两大系列抽象画为主的百幅画,则让人们眼前一亮,产生了极为强烈的视觉美感,在揣摸他的技艺画法之余,又不由去探寻他幻化神秘的画面背后所要传递的深意。双宁先生的抽象画,乍一看去确实不懂,却被画面的气韵生动和图纹的另类表达深深吸引,并油然而生神秘感。待弄清其“水墨大美”和代表宇宙万象的“T抽象”的主题后,随即也就醍醐灌顶,再仔细欣赏琢磨众多由大写意的泼墨晕染和点、线、块面、形体构筑的各类图形的画作,便不得不佩服双宁先生在落笔前的胸有丘壑,以及他笔下的变幻莫测与雷霆磅礴。无论大写意风格的“水墨大美”,还是在西方抽象基础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金融家》2018年12期
当代金融家

唐双宁书画作品选

T抽象水墨大美系列之一水墨大美系列之二水墨大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报道》2007年12期
中国报道

唐双宁:霜染红叶,凝重人生

走近唐双宁,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因为你可以从他对生活的热爱中提取激情,从他恣意奔放的狂草中得到灵感,从他睿智的演讲和美妙的诗文中收获哲理。然而,解读唐双宁又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他博学多才,建树颇丰;因为他洒脱飘逸,心性孤傲;因为他身居高职,使命难辱。2007年6月20日,正处于改革重组关键时刻的光大集团迎来新的“掌门人”——原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光大集团是国内最早的金融混业经营机构,旗下金融资产主要包括光大银行、光大证券、光大永明人寿和在香港上市的光大控股公司、光大国际公司,以及光大投资管理公司等一批实业企业。近年来,“光大”改革步履艰难,原因是各方利益难以平衡,而正在谋求上市的光大银行,需要强大的助推器。唐双宁恰好在这方面拥有独特的社会资源。成为光大集团新一任董事长,唐双宁的多年银行业从业经验将有力推动光大银行的财务重组,并帮助其尽快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他既要按照国务院批准的方案办事,又要考虑操作稳妥可行;既要抓住资本市场的机遇...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国金融家》2006年01期
中国金融家

唐双宁书法精选

~~唐双宁书法精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英才》2005年06期
英才

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回应热点问题 银行大案的深层原因

据说冯其劝随样的学者,读罢唐双宁 狂草,彻夜未眠,引用二十二典写出《唐双 宁狂草歌》并手书长卷。不管怎么样,在中 国金融界,论及书法恐泊无人能出唐双宁 之右.而在中国书法界,也可能没有人再比 店双宁懂金融。在清华大学的一次演讲中, 店双宁借用陈豁切巧句“当着元帅是诗人,当 着诗人是元帅”自喻,称自己既不是银行家 也不是书法家,只刀织寸两者略知一二。 1 982年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白勿爵双宁 便进人建设银行辽宁省分行工作,3年之 后,便提升为建设银行沈阳市分行常务副 行长。又经过4年,唐双宁被调任沈阳市人 民银行副行长,后升迁为行长。1 997年,43 岁的唐双宁调任中国人民银行信贷管理司 司长,后任货币金钉渴局长、银行监管一司 司长,至2(X)3‘网月,任中国钉滥会副主洲亨, 其仕途可谓一帆风!凤 对于金融与书法,唐称本来是逻辑思 维与形象思维风马牛不相及,但却在自己 身上融合在一起,“须臾不可分离”。 可能“宣泄情绪”是书法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英才》2005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