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劳动力成本上升未必催生成本推动型通胀

随着我国大规模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渐渐接近尾声,一些研究认为,中国经济抑或即将经过“刘易斯拐点”,未来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失衡和劳动力成本上升将成为长期持续存在的现象。劳动力工资的持续、过快上涨对整体物价上涨和通胀生成具有重要推动作用,对这样的“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需要高度重视。$$   笔者的看法是,劳动力成本过快上涨,从而引起工资—物价螺旋式上升和通胀最终生成必须具备一定的触发机制,即货币工资的上涨幅度超过了劳动生产率增速,而过去十多年来我国劳动生产率增幅并没有明显落后于工资增速。因此,“刘易斯拐点”临近,并不等于工资—物价螺旋式通胀的产生。劳动力成本上升对通胀的影响更多还是一种长期趋势,短期内的直接作用有限,不必过于担忧。$$   劳动力工资的过快上涨,会通过向终端产品转移而引发整体物价与工资的螺旋式上升,从而倒逼成本推动型通胀压力在居民消费领域和工业品价格领域同时体现,其推升物价的具体影响有以下两个方面:$$   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铁道工程企业管理》2009年01期
铁道工程企业管理

浅谈提高劳动者素质在降低劳动力成本中的作用

7p‘.叼、一一、劳动力成本和劳动者素质之间的关系所谓劳动力成本,通俗地说,就是指工薪报酬、劳保福利、社会保险、培训教育等方面的费用。而所谓劳动者素质,主要包括劳动者的文化素养、科学知识、专业水平、职业技能、创新能力、职业发展潜力,以及与此相联系的职业道德、职业态度、身体素质、心理素质、智力素质等。劳动力成本与劳动者素质之间,应该是劳动者素质决定劳动力成本。从总体上讲,劳动者素质与劳动力成本,作为劳动力要素,是生产力发展中最积极、最活跃的因素,是社会实践的主体,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也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受益者。具体来讲,两者对经济发展的作用却根据生产力发展的不同阶段和不同的社会政治制度而有所不同。农业经济时代,生产的发展依赖土地和人的体能,劳动者的低成本和数量具有决定作用;工业经济时代,生产的发展依赖自然资源、能源和生产者的技能,劳动者的素质与劳动力成本显得非常重要,而前者则更为重要。现在的世界己经进入知识经济时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焊接》2012年06期
现代焊接

潜心求精 变挑战为机遇——企业如何应对劳动力成本上涨

2007年以来,房价飙升、物价飞涨,民众生活成本急剧上升,导致人工费激增,为各行业经营带来不小的压力。如何面对此种局面,保持企业竞争力甚至于保证能活下去,已经成为摆在企业经营者面前的难题。近几年来,员工工资不断上涨,人力资源成本在企业经营总成本中的比重不断上升,但是由于社会生活成本提升太快,企业增加的人工费支出赶不上房价、物价上涨速度,虽然企业增加开支,但员工生活水平并没有得到实际提升,生活艰难必定影响工作信心,导致企业人心不稳,企业(尤其是制造业)招工困难。因此我们在人力资源市场上经常看到的一幕就出现了:一边是企业招不到人,另一边是劳动者找不到工作,原因何在?就是垄断推高社会生活水平已经超过了中国实业可以承受的极限,企业和劳动力之间已经找不到平衡点了。如何面对,从理论上专家们提出了很多符合经济规律的办法,但很难适应我们现在这种特殊的经济环境。例如将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西部地区,凭借该地区地广人多、经济相对落后、解决日益冲突的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产经评论》2019年03期
产经评论

粤港澳大湾区劳动力成本上升与企业创新

一 引言及文献综述新时代背景下,粤港澳地区的合作模式出现了新变化,由传统的“前店后厂”生产模式转变为更注重生产力与创新的新模式。一方面,受刘易斯拐点出现引起的人口红利消失,以及“二代农民工”福利需求普遍增强等因素的影响,粤港澳地区特别是珠三角的劳动力成本大幅度提升(李郇,2012)[1]。另一方面,受后金融危机时代国外购买力普遍下降等因素的影响,粤港澳地区初级加工制成品的生产模式面临着转型升级;实质上,近些年珠三角地区出现的机器换人、产学研合作、产业集群等创新新现象,正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表现。而2017年以来提出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是国家和地方政府为应对宏观经济新形势,所采取的以创新驱动为目标的发展战略。那么,在粤港澳大湾区,同一时期出现的工业企业创新是否更多受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国际上,学界普遍认为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能够显著促进企业创新。从早期的仅探讨工资上升对企业研发的影响(Hick,1935[2];David,197...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统计研究》2018年01期
统计研究

中国制造还具有劳动力成本优势吗

一、引言近年来随着我国“老龄化”和人口红利的消失,“民工荒”和劳动力短缺问题促使我国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本文利用1998-2007年我国工业企业微观数据计算发现,工业企业就业人员实际工资年均增长超过11.3%。我国制造业特别是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受到越来越大的冲击,制造业应该如何转型成为摆在我们面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有学者认为,我国制造业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城市,当东部地区劳动力成本上升时,可以将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移到中西部地区,继续发挥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优势(蔡昉等,2009)[1]。然而,现实是一些大的国际商品制造商并没有将制造业从我国东部地区转移到中西部地区,而是向国外尤其是东南亚国家转移(1),例如耐克和阿迪达斯分别在2009年和2010年关闭了在华唯一工厂并迁往东南亚国家,我们称这种现象为“到中西部去之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牛津经济研究院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仅比美国便宜4%(2),中国的劳动力成本...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时代金融》2018年02期
时代金融

论我国劳动力成本上升

当前,我国低成本优势正逐渐减少,劳动力成本上升较快,这无疑促使投资环境发生波动,且低成本优势减少会给企业、产业带来重大冲击,迫使它们寻求新的增长点。我国经济之所以能够保持快速增长,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我国市场具有众多廉价劳动力,若丧失这一优势,我国又会受到哪些影响,所以如何有效面对我国劳动力成本上升是值得深思的问题。一、劳动力成本上升的现状我国的经济实力与经济水平之所以一直能保持高速发展的形势,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国的劳动力成本一直相对偏低,这就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国各产业在世界范围内的竞争实力,且对外资的投入具有较大的吸引力。但近年来,全球化经济的飞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加大的国际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而也使各国之间的竞争变得越发激烈,这就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我国拉动力成本的升上并给我国的各产业发展带来了新的问题。所谓劳动力成本主要指的是企业人力资源工作所需承担的成本,主要包括薪资待遇、福利奖金、职业培训、社会保险以及一些其他的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