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建立直接退市制度尚需配套机制

随着近期创业板新股在二级市场上的重新火爆,以及创业板半年报显示出其成长性堪忧,对于创业板加强监管的呼声再度高涨起来。据媒体报道,深交所已向证监会递交了关于创业板直接退市制度的正式报告,建议尽早明确建立创业板不同于主板的退市制度,如果创业板公司连续出现两年亏损,将直接退市。此外,在创业板再融资制度的建立上,其门槛也将会高于主板和中小板。$$   笔者想补充的是,鉴于高管辞职套现、PE腐败等现实状况,在建立直接退市等严格制度的同时,还需要配合实行补偿机制,防范创业板业绩变脸退市后原始股东仍旧收获颇丰,而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却血本无归的不正常局面频繁出现。$$   创业板在推出前后被市场寄予厚望,给予了比主板和中小板更高的估值。但查近期披露完毕的创业板半年报,业绩变脸的公司不在少数。据有关统计,有可比数据的105家创业板上市公司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82.3亿元,相比2009年同期增长28.1%,净利润合计30.45亿元,同比增长25...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理财周刊》2019年08期
理财周刊

四大维度确立退市制度

科创板退市制度明确规定,触及终止上市标准的,股票直接终止上市,不再适用于暂停上市、恢复上市、重新上市程序。制度从重大违法类、交易类、财务类和规范类等4个维度明确了具体退市标准。合理流动和资源有效配置具有重要作用。此外,对退市公司直接终止上市,极大地缩短了退市周期,简化了退市流程,大大提高了退市效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对应当退市的企业直接终止上市,也能够避免重大违法类、主业不明的企业长期滞留市场,从而扰乱市场预期和定价机制。严格的退市制度,势必会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完善起到积极推动作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近日在公开场合表示,在科创板退市制度前,监管层就已经开始研究退市制度改革,所以退市制度会不断朝前走,会越来越严格。这是对的,是个有进有出的循环,优胜劣汰正常,所以科创板退市制度一定会向整个市场推广。四大强制退市标准图/全景网根据科创板特点,推出重大违法类、交易类、财务类和最严退市制度规范类等四大强制退市标准,具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美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比较研究

从1990年11月26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和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以来,我国证券市场的发展非常迅速。到2018年8月底,上交所共有上市公司1 436家,总市值达到44 803亿美元,深交所共有2 115家上市公司,总市值29 450亿美元[1]。在此过程中,不断建立并完善了各种相关法律制度和规定。然而和比较成熟的证券市场相比,我国有关证券的法律法规以及各种机制仍然有待进一步完善。我国证券市场发展的时间相比较而言要短很多,而退市制度的建立则时间更短,虽然在1993年颁布的《公司法》和1999年颁布的《证券法》中对上市公司的退市进行了规定,但退市制度的正式实施,是以2001年2月22日的《亏损上市公司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实施办法》的推出为标志的。我国第一家退市的公司为2001年4月23日退市的PT水仙[2]。在《上市规则(2012修订版)》中,增加了“36个月累计受到三次公开谴责”和“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这两个终止上...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商业会计》2019年09期
商业会计

新退市制度与审计谨慎性

一、引言2001年我国正式推出了退市制度,虽然针对企业的盈余管理、操纵等行为的管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由于在这期间推出的退市制度标准单一、退市效率低下等原因,还是存在许多盈余管理等机会主义行为,许多企业虽然实质上早已达到退市标准,但是他们会通过各种手段拖延自己的退市时间。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退市公司的数量较少(冯科,2014),退市约束较松,这不仅会威胁到投资者的权益,甚至会严重影响到市场的秩序。为了进一步完善退市制度,我国于2012年推出了新退市制度,与原有退市制度相比,新退市制度增加了若干标准,使企业的各种机会主义行为的发挥空间降低,新增的标准有:净资产指标、营业收入指标、审计意见指标、市场交易指标、披露年报的指标,除此之外,还在终止上市和恢复上市等方面进行了调整,提高了退市效率,减少了更多主观因素带来的干扰。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退市制度的推出还包括了创业板,2012年5月1日创业板退市制度正式出台。虽然在2012年之后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董事会》2019年07期
董事会

退市制度下的“幸存者”

报告进行追溯调整后,2010年至2014年以及2016年(追溯调整前)共计6个年度,抚顺特钢由盈利转为亏损。正常情况下,连续四年亏损不就得终止上市么,那ST抚钢从2010年至2014年连续五年亏损、为何无需退市?研读沪深主板退市制度,如果上市公司最近两年净利润连续为负或被追溯重述后连续为负则实施*ST;被*ST后,上市公司细水长流连续多年造假,然后某年又突然不造假并实施重整、公司上市内容有较大变化,站在目前历史点位,由于不构成重大违法,就无需追溯此前的业绩是否构成连续四年亏损,而只是看最近几年的情况是否触及退市红线,这样上市公司等于可将此前历史上多年造假后果一抹了之,这或是退市制度的一个漏洞最近,证监会下发ST抚钢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经查公司连续8年财务造假,ST抚钢、45名董监高集体被罚。不过,目前公司并未发布退市风险。ST抚钢被查出的造假行为很多,其中一条就是业绩造假,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48期
中国经济周刊

退市制度改革望获实质进展 没有“劣汰”,难以“优胜”

时近年底,来自证监会、交易所的多位高管密集表态,未来时期将重点推进股市退市制度改革。市场预计,明年该项改革任务有望获得实质性进展。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培育支持优秀企业发展壮大,而一个无法实现“劣汰”的市场,则必然难以促进“优胜”。此前中国A股市场,长期执行几乎全世界最严格的发审程序,但A股上市公司总体质量在层层“优选”下远远达不到预期水平,股市表现与同期中国经济突飞猛进态势更是严重背离,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退市制度失于软、失于松。这种缺失反映在现象层面,很明显的例证就是:沪深股市迄今总共只有1()〇余家上市公司因各种原因被退市,数量仅占全部上市公司3%左右,而境外股市平均每年退市的上市公司比重高达10%~20%左右。可能有部分“股市维稳派”观点认为,在严重缺乏内在稳定性的A股市场,不宜过于严格地实行退市制度(至少不宜过于迅速地严格实行退市制度),但问题是,在高度统一的市场中,“劣汰”和“优胜”从来就是须臾不可分离的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