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股市不仁 以股票为刍狗

很多股民,股市大涨赚了钱就夸耀自己,股市大跌亏了钱就骂政府,好像政府应该是仁爱的衣食父母一样,必须照顾自己保证自己在股市赚钱。其实两千多年前老子就在道德经中说得很明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同样,股市不仁,以股票为刍狗;监管者不仁,以交易者为刍狗。$$   巴菲特说的好:天助自助者,股市也只助自助者。靠天靠地靠政府,不如靠自己。$$   一、巴菲特小故事$$   巴菲特在1982年致股东的信中明确说:“市场,就像上天一样,天助自助者,市场也会帮助那么自助者。但是,市场与上天不同的是,市场绝对不会原谅那些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对投资者来说,以过高的价格买入一家优秀公司的股票,会让这家公司未来十年业务良好增长为投资者创造的价值增值化为泡影。”$$   2000年巴菲特对狂热的牛市发出警告:“更加不理性的是,市场参与者对于那些最终几乎可以肯定价值平平甚至根本没有价值的公司却给予极高的估值。但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4期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刍狗释疑

陈寅恪先生论诗创“古典”、“今典”之说 ,所谓古典“即旧籍之出处” ,今典“即当时之事实”。其作诗亦遵循此一原则 ,往往古典、今典融贯为一 ,情与景会 ,独臻化境。由此带来的问题是笺释者因不明今典而发生歧解 ,如台湾著名文史作家高阳先生在其诗学专著《高阳说诗》中笺证陈寅恪《王观堂先生挽词》时便不乏误释之处。今典多为作者亲历亲闻之事 ,未能通解 ,不足为病。然高阳敷说《王观堂先生挽词》时有一古典之解似亦于义未安 ,可供商榷。《王观堂先生挽词》有云 :“忽闻擐甲请房陵 ,奔问皇舆从未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少年书法》2010年06期
青少年书法

刍狗

“刍狗”一语出于《老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陈鼓应先生是这样解释的:“天地无所偏爱,任凭万物自然生长;圣人无所偏爱,任凭百姓自己发展。”至于刍狗一语,是说用草扎成的狗之形,用于祭事。宋人苏辙说:“结刍为狗,设之于祭祀,尽饰以奉之,夫岂爱之,适时然也。即事而弃之,行者践之,夫岂恶之,亦适然也。”是说以草扎作狗形,用于祭祀时,则尽力装饰,用心供奉,并不是偏爱这个草扎的狗,而是此时此刻有此用场;祀事过后则弃之,任人践踏而不顾,并不是厌恶此物,而刍狗(附边款)是时过境迁,此物已无用场了。二十几年前,用“刍狗”作印文刻过一方印,是感于这样一件小事:单位同事某君,一日见收破烂的三轮车上有两件卷轴形物,出于好奇,取出展开一观,乃是书法,并无残缺,仅其中一幅缺一轴头而已。此君不懂书道,但觉此物锦绫装裱,甚是好看,堆诸破烂车上,实在可惜,故与收破烂者商量,愿买下这两幅卷轴。此本收破烂者几分钱一斤买来之物,一看有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5期
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释“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义

老子《道德经》五千言 ,至为精辟 ,殊不易解 ,注释者多相歧互。其第五章“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 ,以百姓为刍狗”一句 ,便很难解。北宋梁迥《道德真经集注》收有河上公、唐明皇和王等家注释 ,对此句注释即大相径庭。王此句注释系来自其父王安石的注释 ,而王安石《老子注》则收于南宋彭耜《老子道德真经集注》。因之 ,本文释义除河上公、唐明皇、王三家注释 ,尚有王安石对此句的注释。本句注释之所以如此不同 ,关键在于对“刍狗”二字是分读还是连读。分读作“刍、狗” ,则为刍、狗二义 ;连读则成为“刍狗”一词 ,亦即一义。由于这一差别 ,诸家解释也因而歧异。下面先看河上公对本句的注释 :  天地任自然 ,无为无造 ,万物自相治理 ,故不仁也。仁者必造立无施 ,有恩有为。造立施化 ,则物失其真 ;有恩有为 ,则物不具存。物不具存 ,则不足以备哉 !天地不为兽生刍 ,而兽食刍 ;不为人生狗。无为然万物 (?此语可能有误失 )而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作家》2011年07期
作家

刍狗春秋

老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已是春节后了,纷飞的大雪仍然厚厚地覆盖着这座东北边城。天寒地冻,路滑难行。这种天气,本该是待在家中,品品茶,看看电视,唠点趣闻轶事,要么一卷在手,神驰于古往今来……可我必须出行。这天是Billy(比利)走后的半年忌日。我想他,要去看他。在那个让我们情思牵系的处所,我朋友家后院,几株树木笼罩之下,有四个小小的坟丘,我家的Mary、Billy和朋友家的两只狗就静静地安息于此。2008年7月11日早上,陪伴我们15年之久的Mary与我们诀别。一年之后的9月20日中午,Billy也永远离开了我们,他比Mary多活了一年。原来打打闹闹、快快乐乐的小“四人帮”,只剩下年龄稍轻但也已8岁的Johnny和刚来不久的Charles了。刚刚从痛失Mary的沮丧中稍稍缓解过来的我们,又因Billy的撒手人寰而再度陷入难以言说的伤感与失落之中。原来随处都有Mary、Billy身影的房间顿觉空空荡荡。睹物伤情,竟在随...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作家》2011年07期
《大舞台》2009年06期
大舞台

刍狗还是鸡肋——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第四度来台湾,带来了新版《梁山伯与祝英台》,在台北市的演出只有九月四日晚间、六日下午两场,四日晚间的场有近七成观众。剧场有1200个座位,台北这两场是包票场,两场都只分别释出一百张票供五十位民众(一人二张)索取,另外九百零二张不知主办单位给的哪些人?有许多没票进不了场的民众在场外抱怨,场内却空了三百多个座位,甚为可惜!戏一开始,童声独唱到齐唱:“天乃蝶之家,地乃蝶之灵,云乃蝶之裳,花乃蝶之魂,但为君之故,翩翩舞到今。”听起来很清新,略显质朴了些。第一场“英台出门”改动不大,基本上还是依循旧版,这段在旧版就常被人诟病,认为祝公远老糊涂到认不出自己闺女,还被自己女儿戏耍了一番,不合情理。饰演祝公远的董柯娣唱来驾轻就熟,饰演祝英台的陈晓红唱的傅派并不地道,但是她唱得相当稳定,此外陈晓红假扮算命先生时居然在相士服下摆露出一大截桃红色女装裙摆,这下子祝公远不但得被迫成了老眼昏花,还得是个色盲,不然怎么会没发现此位算命先生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