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天业矿产开发获重大突破

石河子讯 通讯员张国峰报道笔者从天业集团于2月23日召开的矿业工作会议上了解到,2009年,天业以煤炭、原盐、石灰石为重点的矿产开发取得重大突破,全年共在北疆和东疆区域新开发矿产地7处,3个矿种的储量累计达8亿多吨。$$2009年,天业集团矿业公司先后对北疆和东疆14个地县的煤炭、原盐、石灰石资源进行勘查,相继在达坂城、精河、呼图壁、吐鲁番、玛纳斯、托克逊、博乐7地,累计探获煤炭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09年10期
炎黄纵横

文化遗产开发不是矿产开发

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的文章指出,他对文化遗产保护现状感到忧虑。文章说,很多地方对文化遗产的内涵与特性缺乏认识,仅仅将其作为一种产业资源,甚至简单地与地方政绩和经济收益挂钩。往往是某一遗产申报成功,列入名录,便大举开发。把文化遗产开发当做土地或矿产一样开发,其结果就是热闹一时,不仅所获经济成果十分有限,而且会造成浪费,并对文化遗产本身造成根本性的破坏。文章指出,当前一些不负责任的开发,大多来自“长官意志”和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贵州省党校学报》2017年06期
贵州省党校学报

城市矿产开发研究的战略思考

城市矿产是指工业化和城镇化过程中产生和蕴藏于废旧机电设备、电线电缆、通讯工具、汽车、家电、电子产品等废料中,可循环利用的钢铁、有色金属、贵金属等资源。2013年7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城市矿产龙头企业格林美公司时指出,“变废为宝、循环利用是朝阳产业”。[1]城市矿产开发利用是保障国家金属资源安全的重要支柱之一。城市矿产可为工业生产提供替代原生金属资源的再生原料,也可以通过循环再造为社会生活直接提供再生产品。把城市现有的金属资源社会存量加以开发利用,确实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寻求矿物资源指出了一条新路,比天然形成的真正矿山更具开发价值[2]。因此,对城市矿产开发进行深入研究,对缓解我国对海外资源依赖,构建资源节约型社会,提升国家金属资源安全保障能力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一、城市矿产开发研究的战略背景(一)我国金属资源保障能力仍待提高李克强总理指出,中国是一个“有着13亿人口、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关键时期的发展中大国,提高...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农村经济与科技》2017年17期
农村经济与科技

从全面停止开采反思花垣县矿产开发影响

花垣县位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西北部,地处湘黔渝交界,是个以苗族为主要人口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全县总面积1108.69km2,境内耕地较少,尤其在60年代工业矿产大力开发发展后,近年来土壤肥力水平降低明显。境内锰矿、铅锌矿的储量分别位于全国第二位、第三位,有“东方锰都”、“有色金属之乡”美誉。2011年初步探明铅锌矿远景储量1300万金属吨,花垣有望成为世界级铅锌矿基地,目前矿业占全县GDP60%以上。在未来,矿产资源开发仍将是该县社会和经济发展主流。花垣锰矿、铅锌矿采选业发展较早,始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快速增长,2005~2010年迎来扩张高峰期,全县几乎人人靠矿吃饭。2010年猫儿锰矿区透水事故死亡7人、因上方矿区堤坝溃堤下方牙酉镇滑坡泥石流死亡6人等事故在2010年为花垣县矿产开发敲响警钟。花垣县矿产资源的开发在带来巨大经济效益同时,造成了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社会风气混乱等一系列问题。花垣县政府近年来陆续加大力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地球》2017年07期
地球

浙江省:探索矿产开发与环保协调发展的新路子

浙江的矿产资源开发以非金属及普通建筑用石料矿为主,且基本为露天开采矿山。长期以来,这些矿山布局不合理、开采规模小、技术工艺落后、企业管理粗放,导致矿山生态环境问题突出。  在2017全国地质环境管理工作会议上,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张金根表示,从2005年开始,浙江省就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持续深化矿产资源管理改革,探索出了一条矿产开发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的新路子。抓布局优化,切实强化矿山生者有机地统一起来。的保护意识、责任意识及“负债”意识,态环境保护的源头管控  四是严格准入条件,对新建矿山在签订采矿权出让合同时,由矿山企  据张金根介绍,一是严格分区管实行最小储量规模和最低开采规定的业与国土资源部门专门签订矿山生态理。在规划开采区内,鼓励矿山企业双控制度,其中规划开采区内新设经环境保护治理责任书,明确其保护治做大做强,促进集约高效开发;在规营性建筑用石料采矿权出让年限一般理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地球》2017年07期
《矿业研究与开发》2016年08期
矿业研究与开发

城市矿产开发利用的政策创新

1城市矿产政策状况评述1.1国外政策状况1991年,德国的《包装废弃物管理法》提出,在再利用、再循环的前提下对包装废弃物加强管理,对不同包装废弃物的回收目标与时间限制也进行了相关的设定。生产商和销售商必须对废旧物资的有效部分进行回收利用,在遵循“谁污染、谁治理、谁付费”的原则之下,明确生产者的相关责任和义务[1]。此外,德国还出台了《欧盟循环经济方面的基本法律》、《报废机动车指令》、《欧盟回收废弃电子电器设备垃圾指令》等一系列条例与指令。同一时期,日本也对废弃物管理制定了与德国相类似的政策,并出台了《推进循环型社会形成基本法》、《废弃物处理法》、《资源有效利用促进法》等法律法规。这些法规的基本思路均是从产品设计的再生思想、废弃物处理流程与体系着手,旨在提高废弃资源重新利用效率。日本还颁布了《容器与包装物再生利用法》、《家电资源再生利用法》和《建筑材料再生利用法》,这几部法规与前述法规相比更为具体和细致,避免了框架式、粗犷式的指导...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