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可转债让债券型基金深陷泥潭?

2004年债券型基金的年报数据显示,债券型基金的规模比成立时的规模平均下降了79%,债券型基金面临严重困难。对于债券型基金面临的困难,业界有观点认为其“罪魁祸首”是“可转债”。$$  $$  部分债券型基金虽然名称是债券基金,却大量投资可转债,使得其“债性”不纯,给市场和投资者造成误导。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产生这种错误观点的原因在于对可转债这种投资工具的性能缺乏深入的认识和把握。$$  $$  充分理解“进可攻、退可守”$$  可转换债券是一种介于普通债券与普通股票之间的混合型金融衍生产品,投资者具有在将来某一时间段内按照一定的转股价格将债券转换为公司普通股票的权利。$$  投资者如果投资于可转债,如果股票价格上涨,可以将债券转换为股票,以分享股价上涨带来的超额回报;如果股票价格下跌,可以持有债券获得债券票面利息和本金,或执行回售权回售给发行公司,领取利息补偿金的保底收益。可转债债权与股权的双重特性使得投资可转债具有“进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股市动态分析》2019年29期
股市动态分析

公募可转债配置:规模略降 偏爱金融券

随着可转债市场的不断扩大,公募基金对可转债的配置金额也越来越大。截止到2019Q2,公募基金对可转债的配置金额为661.02亿元,位列历史第二高峰,相比Q1的配置金额有大约3亿元的下滑,但是超过660亿元的金额已经具备相当规模。可转债配置高位略降2019Q2公募基金持有转债市值由Q1末的663.22亿元小幅回落至661.02亿元,环比降低0.33%。市场供给仍在持续,2019Q2新发转债28只,Q2末转债市场存量规模已由Q1末的2972亿元小幅攀升至3148亿元,公募基金持有转债市值占转债存量市值的比重下滑至19.3%,由于今年以来供给量大幅提升,公募基金持有转债比例位于17年以来的最低点。就上交所公布的转债持有者结构而言,公募基金是持有转债最多的投资机构,Q2末持有转债规模463亿元占比12.7%,较Q1增持14.7%,单季增持规模297亿元位列第二。其他机构而言,保险Q2单季增持规模370亿元位列第一,较Q1增持51.6%,...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债券》2018年12期
债券

可转债市场扩容延续 投资价值凸显

▲自2017年以来,在再融资新规等政策影响下,可转债市场迅速扩容。▲当可转债的股票属性较强时,主要关注正股、估值和赎回条款;当可转债的债券属性较强时,主要关注到期收益率、回售收益率和下修条款。▲可转债作为一种攻守兼备的投资产品,当前已经具备一定的配置价值,2019年或将迎来供给高峰。自2017年以来,在再融资新规1等政策影响下,可转换公司债券(以下简称“可转债”)市场迅速扩容,扩张趋势仍在延续。目前,可转债市场存量已近百只,规模接近两千亿元。同时,可转债作为一种攻守兼备的投资产品,当前已经具备一定的配置价值,2019年或将迎来供给高峰。可转债市场的发展历程和投资者结构(一)可转债市场发展的三个阶段从1993年至今,可转债市场经历了从起步到扩张的过程,笔者将其大致划分为初始发展、规范化发展和扩容三个阶段。初始发展阶段(1993—2005年)。1993年,我国第一只可转债(宝安转债)在深交所上市。1997年国务院证券委发布《可转换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债券》2018年12期
《金融经济》2019年03期
金融经济

可转债,你了解多少?

当前股市较为动荡,不少投资者纷纷开始寻找新的投资目标,其中就有不少人转向了可转债债券。可转债到底为何物?可转债,顾名思义是一种债券形式,而它背后的发行者,都是上市公司。既然是债券,那么发行者的目的还是向投资者借钱。借钱自然就需要付利息,一般来说,可转债作为债权的利息,每年还不到1%。这样的利息确实不高,但可转债却有个特别规定:在约定时间内,可以用债权按一定比例兑换该公司股票。如果是牛市,相信所有人都会愿意兑换成股票,赚取更高收益;要是遇上熊市,就攥紧债权,坐收固定利息,看起来也不亏。这听上去还真是一个灵活的投资方式,感觉投资者手上的自由度又大了一些。也正因为这一特性,使得坊间有了可转债“下有保底,上不封顶”的传言。现在投资市场上还有这么好的产品?听上去实在诱人,但这是真的吗?可转债的风险又有哪些?可转债真没那么简单首先,来辨别一下“下有保底,上不封顶”是真是假。可转债的“保底说”到底是从何而来?其实,关键还在于它的债权性质。如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理财》2019年03期
理财

可转债基金悄悄涨起来

近期,基金市场风云变幻,名不见经传的可转债基金从众多基金中脱颖而出,再次受到市场关注。可转债作为一类非常小众的品种,兼具债性和股性。作为债券,它既有收益固定、保底的特性;作为股票,它又有长期增长的潜力。同时,可转债具有T+0和杠杆优势等特点,在估值合理或较低情况下,会在好年份获得超越正股的收益。比如,2014年沪指上涨52%时,中证可转债指数也上涨了57%。但在下跌年份,转股债下修的条款博弈对可转债跌幅影响有限,比如,2018年沪指下跌25%,但中证转债指数仅下跌约1个百分点。因此,可转债虽然是小众投资品种,但仍有不少小伙伴关注。可转债价格目前处于低位由于2018年股市震荡,去年可转债并未给投资者带来理想回报。然而随着对股债转换预期的上升,转债左侧价值进一步凸显,从估值来看,当前可转债具有一定吸引力,长期投资价值显现。泓德基金研报认为,目前,从整个可转债市场来看,价格和隐含波动率均处于历史底部,尤其是隐含波动率中位数已位于历史2...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理财》2019年03期
《理财》2019年04期
理财

警惕银行转债回暖背后的风险

近期,股市和可转债市场暖风习习,银行可转债市场也火热了起来。年初以来,国内资本市场呈现“股债双强”的局面。A股升温,而债市牛市并未戛然而止。尤其是银行可转债也一扫阴霾,集体回暖,年内全部实现上涨。去年的“烫手山芋”能否成为“香饽饽”?事实上,银行可转债本不是金刚之身,回暖背后的风险也不可小觑。银行可转债密集获批自2018年第四季度,可转债市场便受到大家关注。因为经过2018年的洗礼,不少可转债已经具备较厚的安全垫,向上的空间相当乐观。基于这样的判断,在去年第四季度末,不少研究机构便开始关注可转债,尤其是银行可转债。与此同时,对市场向下有限向上乐观的判断,也让不少银行跃跃欲试,在2018年年末和2019年年初,市场上便有银行可转债密集获批。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12月底,交通银行、中信银行、江苏银行、平安银行以及浦发银行等银行的可转债申请已经过会获批,随后民生银行也获得批准。等到2019年年初,上述银行先后披露公开发行可转债的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理财》2019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