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赵晓:房地产需要的是规则而不是PK 赵晓

“如果游戏规则没有改变,暴力、控制力、泡沫等问题,都不会妨碍挣钱的人挣钱,破产的人破产,绝望的人绝望,这样的讨论都是没有意义的。”$$    赵晓出现的场合,总是不会缺少话题。媒体通常喜欢说,赵晓是国内最活跃的青年经济学家之一。$$    在这个潜台词下,其实包括了两点:其一,赵晓喜欢发言,在国内比较知名的报刊杂志上,他的专栏宛如明星新闻一样覆盖国际、国内、经济、时政诸多领域,以至于有老经济学家感慨,年轻人就是精力好。$$    其二,赵晓喜欢在热点领域发出自己的见解,他自己承认,并不是对所有的领域都擅长,但这丝毫没有妨碍他发言的底气和兴趣———因为在他看来,这些热点领域背后的经济逻辑是共通的———“形势比人强”或者“从宏观经济的角度观察房地产”———这是他的研究出发点,也是他的擅长。$$    因而,在今年的地产年会上,赵晓犹如独行剑客一样,将他在过去一年的研究心得———“中国房地产最严重的问题不是效率的问题,而是公平问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绿色中国》2018年18期
绿色中国

赵晓军 独挡一“面”的女老板

谁说老板和厨子不能同体?老北京大幺碗炸酱面餐饮公司老板赵晓军,就是一个“特例”,旁人笑称:“她是女老板里饭做得最好的,又是厨子里钱包最鼓的。”每每听完这席话,赵晓军总是一摆手哈哈大笑。在她看来,自己从一名下岗女工,转行当“厨子”,并成功经营两家高档餐饮店,其最大秘籍就是“用口味留住顾客的胃,用服务留住顾客的心。”改变人生“人的一生就像一碗面,酸甜苦辣都是佐料,如何做出最适合自己的口味,只有不断尝试后才能知道。”从时间纬度上来看,那碗改变赵晓军人生的面出现在2002年。那一年,赵晓军从会计岗位下岗,人生一下跌入低谷。面对失业的压力,为了维持生活,年已43岁的赵晓军没有退缩,毅然选择了自主创业,并把目标瞄向了大众面馆。其实,当时赵晓军心中一直存在一个顾虑——自己根本不会做饭,开面馆能行吗?除了自己不自信,赵晓军也遇到了诸多阻力,亲朋的反对,外界的鄙视,资金的周转等各种问题。但这些,都不足以让她放弃。因为,赵晓军始终坚信,43岁,也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青海湖》2019年02期
青海湖

赵晓梦的诗

老男孩你不是我的闹钟,岁数也不是把睡眠从嘈杂的黎明唤醒是监视心跳的手环,十分钟一次的震动让你因为紧张而来不及告别——感觉什么都有。在这漫长的周末早展除了遗落枕边说不清来源的香汗遥远的马可·波罗和博尔赫斯醒来忘了这朵花是蔷薇还是玫瑰巨大的树荫里藏着腐败的甜蜜不枝注意的蚂蚁赶在暴雨前完成迁移手风琴的忧伤和黄昏重新聚在一起忽明忽暗,每一个都在讲述一段故事锅碗瓢盆茶杯书卷甚至亭台楼阁无不带着屋顶花园番石榴的味道夜雨洗出了去和来之间的乡愁陪伴似乎比药物更让人神智清醒从牙疼到头疼,从落满灰尘的书架到长满灰饼的烟斗,医院的大门整天敞开你不想成为那个不幸的佣人。但你必须成为生活的佣人——为了一双凉拖鞋关心孩子比关心唐诗宋词更让人涨姿势比如待客的茶杯至少十个以上比如头发再长你也流不出美人鱼的眼泪如果牙关能咬紧秘密微信就不会被拉黑更长的一天或许在明天来临更大的酒杯也追不回光阴的裂痕多走一圈吧老伙计,被闹钟拉长的周末更像是许愿池边打捞硬币的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作家》2018年11期
青年作家

赵晓梦的诗

报上名来都过来吧,说出你的名字一棵树的生死与你无关黑夜过后就是黎明神已为你准备休息的长椅幼稚的阳光还在草丛里生长所有人都在提防从迷雾里冲出的死亡那个知道城市下水道秘密的人可能是你也可能是躲在墙后的某个人救命的水管到底藏在哪里?神把船拖到山坡上,偷画地图射出响箭在城里人还没有醒来前挖好坟墓埋葬偷来的玩具,发誓以后不再相见我们都去教堂吧,青砖砌出的教堂每一个座位前面都放着一本经书彩色窗户下是模糊不清的名字为了罪过,请不要在这里撒谎凭空消失的水管成为医院病人的希望上帝爱你,用他的火焰洗去我的罪恶上帝爱我,用他的火钳拔除水的疾病干净的水,就像母亲,生命之初的你幼小的阳光在迷雾里走得艰难为了休息的长椅,夕阳在侧脸上看到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华环境》2019年04期
中华环境

赵晓明作品

~~赵晓明作品@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诗潮》2019年05期
诗潮

赵晓梦的诗[组诗]

刀笔手你的生活注定在时间的对面被石头磨去锯齿的对面在一轮旧时明月照耀下纯银制造的一庭晴雪坦荡无垠浅醉今生。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留给后来人一个宽松的背影见素抱朴的神龟吐出身体和头颅试着推开钝刀雕刻的庞大梦境绝学无忧的几点梅花行到水穷处聊大天喝小酒,兴之所至推刀而去耕云种月快意人生狂心歇处——往来成古今得意而守形,法贵而天真别无诗意的石头有了剑胆琴心在你痛下杀手的地方,秦汉篆隶相互揖让来不及叫好,气息生动的书生已跃然石上家居万里桥西一草堂,闲举寿山封门青,收集断简残章的蛛丝马迹偶然砚田心事,面对一池莲花像个独持偏见的月下漫步者吹香破梦——借助一张纸相互凝望跑步者必须赤裸上身像一根透明的红萝卜在清晨或黄昏的微光中缓慢移动,划出光的弧线必须从第一步开始喊出名词或动词的誓言无须有人听懂,就像路边站立的草,活着就为风通过直到身体一半透明一半混浊呼吸如同飞鸟掠过的湖面双腿早已在汗水中淹没膝盖公园的长椅还躺在黄桷树下休息这是场没有名次的奔跑日出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潮》2019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