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家族企业的信任

美籍日本学者福山在其所著的《信任:社会道德与繁荣的创造》一书中指出,美国、日本等国属于高信任度国家,而中国、意大利、法国等属于低信任度国家。信任是经济运行的润滑剂,一个没有信任基础的社会会产生许多无谓的交易成本,大大降低经济运行效率。$$    与福山具有相同观点的国外学者不乏其人,福山在做此结论时主要是依靠一些罗列出来的现象做依据,而这些现象又正好是发生在华人家族企业中。其实福山并不真正了解中国人的信任。$$    国内彭泗清教授对福山的观点进行了理论上的批评分析。彭泗清认为福山没有区分对外人不信任的两个层面。一是起点上的不信任,因为不能确定其可信程度,所以不敢给以盲目信任。二是永远的不信任,信任只局限自家人的小圈子,无论外人品德多么好能力多么高都不给予信任。对于第一层面,西方也早已有学者提出了信任与盲信之间的区别。对于不知底细的陌生人,当然不能给予信任,所以福山本意应该不是这方面,对于福山的回应关键点就落在了“中国人是否对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求实》2006年11期
求实

中国家族企业可持续发展剖析——基于信任博弈的视角

自人类诞生以来,人与人之间既相互合作又彼此冲突。人类在长期的进化博弈中发明了各种各样的制度来约束和规范自身的经济行为,以便有效地化解冲突促成合作,提高社会成员的福利水平。其中权威(国家)、价格(市场)和信任(人际网络)是促成和维系合作,保障社会有效运行,促进经济繁荣的不可或缺的三大机制。由此可见,一个社会的信任机制对经济的增长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然而,一个社会宏观层面的经济增长离不开微观层面的企业可持续发展,那么,一个社会的信任结构对企业可持续发展有什么影响呢?笔者在此试图就中国社会的信任结构对中国家族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影响进行分析。一、家族信任:家族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桎梏一个社会的信任程度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传统的家族文化决定中国社会的家族信任多于社会信任。1.中国家族文化衍生家族信任。中国家族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石,它有着深厚的积淀,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对中国人心理与行为有着深远的影响。中国人对家庭的高度认同,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求实》2006年11期
《管理观察》2017年25期
管理观察

家族企业主与职业经理人相互关系的传导机制——以温州制鞋业家族企业为例

1问题的提出30余年来,中国的家族企业在发展、传承、管理转型等方面不断面临挑战。随着大量的家族企业逐渐进入到交接班的过程中,在讨论引入职业经理人是否可以带来管理创新与管理升级的同时,家族企业主与职业经理人冲突不断,双方都渴望“忠诚”与“责任”的匹配。在职业经理人和家族企业之间所有的冲突中,最根本最主要的冲突是信任冲突。家族企业中高层管理团队成员的彼此信任程度极大地影响了家族企业的成长和绩效表现。相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缺乏信任造成职业经理人经常性的离职。家族企业主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相互不信任是普遍的现象。也就是说,家族企业与管理资源融合的障碍最集中的表现是家族企业主信任资源的缺乏,即对职业经理人难以给予足够充分的信任。而信任不够充分导致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家族企业主在职业经理人市场上难以吸纳到质、量俱佳的职业经理人才。在不能得到家族企业主充分信任或者感受不到来自家族企业主信任的时候,职业经理人的专业人力资本输出也注定会是低效的,而职...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上海管理科学》2017年05期
上海管理科学

职业经理人对家族企业主的信任:理论构建与模型检验

1研究概况1.1研究的实践背景2012年上半年,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和讯与数字100联合发布了中国民营企业调查报告。数据显示,中国民营企业已经超过840万家,占企业总数的87.4%,占GDP的贡献率也从最初的1%发展到现在的超过60%。由此可见,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势头迅猛,正逐渐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840万家民企中,70%以上是以家族企业形式存在的,普遍采用家庭、家族拥有的形式,在企业内部的管理上也广泛存在着家族管理模式。对私营企业的抽样调查表明,私营企业家族化管理相当普遍:己婚企业主的配偶50.5%在本企业做管理工作;己成年子女20.3%在本企业做管理工作。在所有管理职位中,26.7%由投资者担任,16.8%由企业主或投资者的亲属担任,5%是他的邻居或同乡。其他类型的企业,比如很多集体企业、合伙制企业、股份制企业中,也大量存在家族和泛家族控制与管理的模式。遍布海外的华商绝大多数也是家族企业,几乎所有的企业集团...  (本文共23页) 阅读全文>>

《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4年05期
中央财经大学学报

基于信任的家族企业控制权配置及其演化研究

一、引言控制权如何有效配置是现代公司治理的核心问题。按照经典的产权理论和交易费用理论的观点,控制权配置的目标是节约交易成本,而决定控制权配置的直接因素是各个要素所有者基于其拥有的生产要素的相对重要程度所形成的谈判力[1]。由此,问题的答案无非是由物质资本所有者拥有控制权从而形成“资本雇佣劳动”式的治理结构[2],还是由人力资本所有者主要拥有控制权从而形成“劳动占有资本”或“利益相关者共同参与”式的治理结构[3]。然而,这种一般层面的探讨对于当前我国社会普遍存在的家族企业的具体实践的指导意义不大。因为家族企业的治理问题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家族企业是家族资产占控股地位、家族规则与企业规则的结合体[4]。这种结合从根本上决定了家族企业的两个特殊之处:第一,家族企业存在两大目标,除了与其他类型企业一样关注企业经济利益最大化外,家族企业还有一个重要目标———家族利益最大化,家族通过实现家族成员效用的满足和企业长期价值增长来实现这一目...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人力资源管理》2014年06期
人力资源管理

家族企业成长阶段及信任资源的演变分析

信任存在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信任度的高低决定了诸多事情的发展趋势,这种隐形的态度比正式的合同和协议更具有效果。但是,一直以来中国被认为是信任度低的国家,曾经在100多年前,传教士亚瑟!亨!史密斯在其《中国人的性格》一书中就列举了中国人的27项个性,其中有三个便是:相互猜疑、缺乏诚信和多元信仰。当然对于这三个特性的存在也是建立在对象选择上,以家族企业为例,普遍意义上讲,家族之间的信任程度大于与泛家族之间的信任度,且远远大于家族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信任度。为此要想解决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关键是突破信任的关系强度,只有这样才有利于家族企业的成长,避免基于血缘、亲缘和朋友关系的信任成为企业发展的瓶颈。本文主要以家族企业成长与信任资源之间的辩证关系为出发点,阐述家族企业在成长过程中信任资源的变化,并且描述信任资源对家族企业成长的重要作用。一、家族企业成长阶段演变家族企业的成长大致可分为四大阶段:一是期初的由家族成员组成的创业阶段,二是家族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